鍾南山、張文宏對新冠病毒變異毒株Omicron作出最新研判

2021年11月28日16:21

  鍾南山:變異株危害性還需要一段時間研判

  11月28日,中國罕見病聯盟呼吸病學分會第一屆全國會議在廣州舉行,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出席會議並講話。

  活動中,鍾南山接受記者採訪表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Omicron變異株傳播速度快,已在南非等地區流行,近期在中國香港也發現了一例。

  “這個變異株很新,雖然分子基因檢測發現,它在受體結合部位有比較多的變化,但是它有多大的危害性、傳播會有多快、會不會使疾病更加嚴重,以及是否需要針對它進行疫苗研發,還要根據情況來判斷。現在下結論為時太早。”

  鍾南山表示,Omicron變異株的危害性還需要一段時間的判斷,需要隨時注意,但是現在還不會採取比較大的行動。“還有一個需要比較注意的是,對南非有關地方來的人員進行防控。”

  張文宏:目前對中國不會產生大影響

  11月28日,上海市新冠肺炎臨床救治專家組組長、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醫生在其個人社交賬號發文,就新冠病毒變異毒株奧密克戎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全文如下↓↓

  上海疫情進入掃尾階段。新冠新變異株奧密克戎登陸世界,迅速占領了所有學術論壇和百姓的飯堂。幾點看法供大家參考:

  1。 奧密克戎變種被發現是近期的突發性事件,毫無疑問是病毒進化的產物。由於突變點數量遠超已經發現的所有變種,預計應該是在宿主體內經曆了較長時間的進化後形成。因為新冠病毒引起的是急性感染,難以在免疫功能正常者體內長時間生存與進化,也沒有像流感病毒那樣的基因重配發現,目前多數認為該變種可能是在免疫功能缺陷者,如愛滋病患者體內,經過長時間的攜帶,最終進化而成。形成新變體後,又經過偶然的機會經過傳播,並迅速在傳播上超越了已有的病毒傳播能力,成為南非近期所記錄的病毒株中的優勢株(佔比90%以上)。

  2。 由於攜帶病毒突變點多,在傳播上短期內似乎戰勝了南非的其他病毒株,包括德爾塔毒株。因此,世衛組織出於謹慎,將其列入了密切關注變異株(VOC),也就是說要引起極大關注。

  3。 但這是否已經說明全球抗疫的努力就此前功盡棄呢?現在還很難說。南非這次病毒株序列公佈的總量不多,需要再觀察未來兩週更多的數據和實驗室數據才能精準判斷。

  4。 南非的疫苗接種完成率低,完成全程接種的人口比例僅僅24%,自然感染率4.9%左右,其實不足以構建疫苗和自然感染的免疫屏障,沒有免疫屏障就談不上免疫突破。也就是說如果這種情況今天出現在以色列,那麼可以說毫無疑問,全球抗疫要面臨重頭再來的風險。

  5。 這裏也就清楚了,為什麼英國和以色列這些疫苗全程接種率超過80%,特別是以色列第三針接種率也已經達到了50%左右,這兩個國家對外來輸入採取的措施突然收緊。也就是說,對南非這種情況下,如果一旦明確這個病毒株可以突破原有的免疫屏障,那就意味著我們必須對已有的所有疫苗體系做調整,開始進入流感疫苗接種模式,也就是說每年要根據病毒變異情況,迅速構建新的疫苗。但是也意味著日子會變得更難。

  6。 據路透社報導,為防止疫情入侵,以色列27日宣佈將關閉邊境,禁止所有外國旅客入境,成為全球首個因“奧密克戎”毒株而封鎖國境的國家。以總理貝內特表示,這項禁令可能將持續14天,這種變異毒株“非常令人擔心”,以色列“在進入緊急狀態的邊緣”,所有人都要嚴陣以待。

  7。 這種情況下,可以判斷,這次南非的變種病毒出現有偶然性,但是是否會對目前的初步建立的脆弱的人群免疫構成威脅,需要兩週左右的觀察時間。為什麼初步定為兩週內,是因為現在全球的流行病學數據,以及病毒中和試驗數據,在兩週到數週內都會出結果。這些工作我們複旦的團隊和中國多個兄弟科研團隊都在同步進行。不過我同意我的朋友香港大學病毒學家金冬雁教授的看法,“新冠病毒的變異是受到一定限制的,總的來講,新冠的很多變種都沒有存活下來,即使是存活下來的部分變種,其中也只有極少數能夠成為優勢株。從疫情暴發到現在,起碼發現了上百種變異株,但只有一個德爾塔能留下來,在過去,貝塔和伽馬變異株也被證明有比較強的免疫逃逸特性,但它們在和德爾塔的傳播比賽中還是落敗了,最後無聲無息就消失了。”讓我們拭目以待吧,好在不需要太長時間。

  最後說下,中國怎麼辦。

  我認為對中國目前還不會產生大的影響,中國目前的快速響應與動態清零策略是可以應對各種類型的新冠變種的。

  新冠病毒再變,還是新冠病毒。中國目前處於動態清零策略所贏得的戰略機遇期內,正在加速構建下階段應對常態化抗疫所需要的科學支撐,包括形成足以支撐世界開放的有效疫苗與藥物儲備,以及公共衛生及醫療資源儲備。基於科學與團結,我們可以應對德爾塔,也能應對奧密克戎。

  (來源:中國青年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