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隊”成員談哀牢山搜救:這次救援難度大,磁場干擾待調查

2021年11月25日17:35

  原標題:“國家隊”成員談哀牢山搜救:這次救援難度大,磁場干擾待調查

救援人員在哀牢山中艱難行進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
救援人員在哀牢山中艱難行進 本文圖均為 受訪者供圖

  11月13日,國地質調查局昆明自然資源綜合調查中心的4名地質調查隊員進入雲南哀牢山開展森林資源調查,失聯8天后遺體被找到。4人中年齡最小的僅25歲,最大的也只有32歲,他們的遭遇令人惋惜。

  據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此前報導,4人失聯後,各方累計投入救援人員8000餘人次。搜救範圍沿著哀牢山西南、東北、正北3個方向,延伸覆蓋至普洱市鎮沅縣、玉溪市新平縣、楚雄州雙柏縣地域的哀牢山原始森林……

  “位置沒法確認的情況下,幾乎就是‘大海撈針’。”11月25日,國家山嶽救援昆明大隊隊長李業淩向澎湃新聞回憶了搜救過程,他談到,哀牢山多變的天氣和特殊地理情況,也給這次救援帶來了極大的挑戰。

  李業淩告訴澎湃新聞,11月19日隊伍接到命令趕赴普洱參與救援,41名指戰員攜帶個人72小時保障物資、專業救援裝備出發。20日晚間,隊伍抵達哀牢山2號補給點,進行了休整和分析研判工作。

  21日一早,救援行動正式開始。“隊伍分成了兩個大組八個小組,對任務區域和一些重點區域進行地毯式搜救。”李業淩告訴澎湃新聞。當天中午,隊伍發現了一些失聯者的線索,“我們找到了失聯者的雨衣,還有遺留的食物包裝袋。”他回憶,當時本計劃順著線索繼續追蹤,但接到指揮部的指令,大雨來襲,需返回二號補給點。

救援人員在哀牢山中艱難行進
救援人員在哀牢山中艱難行進

  21日晚7點,指揮部命令再次傳來:通過各方信息研判,有一處區域疑似發現失聯者。李業淩和隊員們迅速出發趕至現場,這一地點距離二號補給點約有1.9公里。李業淩向澎湃新聞介紹,晚間在哀牢山內行進難度極大,“白天都會迷路,更別說晚上了” 。哀牢山地形地貌複雜,山壁坡度較大、多懸崖峭壁,“我們要翻懸崖、過溝壑、越溪水”。同時,隊員們隨身背負的補給、救援設備等物品,合計重達約25公斤。

  “我們當時想著萬一失聯者還有生命體徵,所以爭取著一分一秒。”約1.9公里的山路,隊員們不間斷地行進了5個半小時,到達後發現了3名失聯者的遺體。李業淩的隊伍也是最早達到該區域的救援隊伍。

  隨後,李業淩和隊員們又以發現地點為中心向四周對第4名失聯人員開展搜索,但因夜色濃重,未能成功。直至22日8時許,第4名失聯人員被找到。

  作為國家山嶽救援昆明大隊的隊長,李業淩有著充分的山嶽救援經驗,多次前往哈巴雪山、石卡雪山等地參與山嶽救援任務。但他坦言,這次的救援難度更大。首先,無法確認失聯人員位置,需要“大海撈針”。哀牢山溝壑縱橫,地形複雜,“山上植被極為豐富,密集的竹林,讓我們根本無路可走。”同時山上氣候多變,常有降雨和大霧,能見度極低。

  “不下雨時晚間溫度大概只有三五度,下雨就更冷了。”李業淩告訴澎湃新聞,山上沒有手機信號,救援隊需要用衛星電話才能與指揮部溝通,需通過北鬥有源終端、GPS導航儀等科技產品才能儘可能地精準定位。

  雲南哀牢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鎮沅管護局局長王鴻東此前在接受央視新聞採訪時曾表示,初步認為失聯者失聯因素為方位判斷失誤。也有民間搜救隊員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在搜救過程中有羅盤受磁場干擾的現象。

  對此說法,李業淩表示,需等官方調查結果。他還告訴澎湃新聞,救援結束後,自己手機的陀螺儀出現了故障,至今仍未恢復正常。

  另外李業淩談到,此次救援,對於救援人員自身的身體狀況也帶來極大挑戰。隊員們背負50斤的裝備連續行軍,接近身體極限。山內還有野獸出沒,他透露,在此次救援中,有救援隊差點遭遇黑熊襲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