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激盪二十年,基金經理沒有YYDS丨南財號薦讀

2021年11月07日22:57

原標題:風雲激盪二十年,基金經理沒有YYDS丨南財號薦讀

南財號平台是由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依託21財經客戶端建設運營的財經內容聚合平台和財經創作者社區,廣泛邀請全國財經機構、專家及頭部自媒體入駐。“南財號薦讀”定期精選平台優質熱文,以饗讀者。

申請入駐南財號

今年三季度市場並不平靜,上半年還吃香的“茅指數”跌了大跟頭,以煤炭、鋼鐵為代表的傳統週期板塊則等到了好時機。

同樣不平靜的,還有賭錯賽道的股票基金經理。在基金三季報中,這些基金經理的焦慮溢於言表,有人開始反思自身的投資框架,有人轉投新能源板塊,還有人稱“三季度是曆史上僅次於2016年初最為焦慮的時期”。

然而,投資從來都只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在張坤、劉彥春、葛蘭等明星經理“隕落”的同時,一批“新生代”基金經理脫穎而出,前三季權益基金收益TOP20中,“老一代”基金經理無一入圍,“中生代”管理的產品有8只,而“新生代”基金經理管理的產品多達12只,占比六成,折算後的年化收益率也高得驚人。

來源:貝塔數據

註:“老一代”基金經理投資年限大於7年;“中生代”基金經理投資年限在3年到7年之間;“新生代”基金經理投資年限小於3年。

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現象?

如果僅從現象去看,今年業績跑出來的這一批股票基金經理主要集中在新能源賽道上,“新生代”之所以贏了“老一代”,是因為這些新銳基金經理的投資風格相對激進,當踏上行情上行通道時,業績一騎絕塵。當然,這其中也有管理規模還不算太大的原因,調倉可以更靈活。而老牌基金經理管理的基本都是全市場基金,他們往往以一種“選美”的思路去做行業間的比較和選股,不把籌碼都放在同一個行業。

然而,這也只是部分原因。進一步觀察會發現,這些排名靠前的“新生代”其實風格迥異。

有些基金經理是賽道型選手,把握住了行業主題的機會,比如彙豐晉信的陸彬,這兩年多時間,業績的主要貢獻來自於新能源相關行業,還有建信基金的田元泉、彙添富的趙劍、華夏基金的鍾帥;有些配置相對均衡,恰好踩對了步伐,比如華安基金的劉暢暢,今年上半年的配置了先進製造、消費、週期,下半年又看好新能源、部分週期品以及製造業。

而有些投機型基金經理,簡直就是在賭博。以劉榕俊為例,他所管理的金信多策略精選,今年前三季度業績38.49%,該基金持倉清一色的新能源,同時,劉榕俊管理的另一隻基金金信智能中國2025,持倉清一色銀行,前三季度業績9.45%。同一人管理的兩隻基金,持倉差異如此巨大,不管是價值好還是成長好,他都能賭中一個。

全市場2449名基金經理,從業不足3年的人數佔據半壁江山。不是“新生代”贏了“老一代”,而龐大的基數和諸多變量,足以在市場風格變換時,使這一群體成為黑馬誕生地。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還記不記得,2014年四季度到2015年上半年流行改革牛+創藍籌,國企改革、一帶一路主題基金當時備受市場追捧,帶火了王俊、樊正偉、焦文龍這一批踩中步伐的年輕基金經理。

2018年去杠杆影響下,權益基金集體跳水,唯有醫療主題基金一枝獨秀,上半年業績排行榜前三由於洋、葛蘭、劉江三名新銳基金經理包攬。

2020年面對疫情的流動性釋放,核心資產龍頭溢價日益誇張,白酒消費成就了一批管理千億規模的頂流經理,張坤被粉絲奉為YYDS(永遠的神)。

大浪淘沙,曾經年輕的基金經理有多少能留下來成長為老將?又有哪些老將,依然能保持巔峰時期的業績。

股票基金沒有常勝將軍

周觀新金融在貝塔數據做了這樣一組統計:

選取全市場3235只偏股型基金,計算其從2017年到2020年的收益率,以及連續幾年排名進入前20%的情況:

連續2年排名前20%的,共有246只/次,占全部樣本量的比例7.60%;

連續3年排名前20%的,共有9只/次,占全部樣本量的0.03%;

連續4年排名前20%的,無。

這是什麼概念,在國內公募基金20多年的曆史中,還從未出現過常勝將軍,沒有一隻基金可以連續多年排名靠前。

股票市場具有一定的週期性和輪動性,想成為常勝將軍,投資就必須要契合每一年的市場風格,重倉股每一年都要踩中漲幅較高的板塊。而這顯然是不現實的,因為沒有人的認知能力可以達到準確預測市場,更不可能在實際操作中每次都正確。

中信證券曾分析了近八年的冠軍基金持倉,發現這些年度冠軍幾乎都相對重倉了某一行業,第一大重倉行業的股票投資占比平均值為67.17%,前三大重倉行業的占比更是達93.35%。綜合來看,每年的冠軍基金基本都是因為抓住了當年風口,並壓上重倉才獲得了亮眼的業績。

賽道永遠比騎手更重要。

回想下“一下神一下鬼”的任澤鬆全倉創業板題材,2020年冠軍趙詣重倉新能源,年度業績冠軍只出現也只能出現在踩對賽道的選手中。朱少醒,謝冶宇這些耳熟能詳的基金經理,無一例外前十大重倉股占比都在70%-90%區間,甚至常年以超高倉位才能博取高收益,面對三季度這樣的行情,他們就只能開啟贖回的殺跌模式。

這兩年排名靠前的基金經理,他們沒有什麼驚人的投資,都是在重倉醫療、白酒的每個階段反複橫跳而已,即使是頂流基金經理,也超過一半都是長期重倉醫療白酒,給人感覺這就是頂流基金經理的標準答案。但是在此輪調整中,當核心資產被拋棄,標準答案還是正確答案嗎?

借用銀河證券的一句話:市場里每種穩贏的背後都蘊含著時代的紅利,也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沒有永遠的神,只有永遠的大時代。一個人再牛逼,在時代的大趨勢面前也不過是流沙。

聲明:本文由21財經客戶端“南財號”平台入駐機構(自媒體)發佈,不代表21財經客戶端、南財號平台的觀點和立場。

本期編輯 楊喜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