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部007,“女邦德”?

2021年11月06日18:35

原標題:下一部007,“女邦德”?

007系列電影新的一集《無暇赴死》近日在國內上映瞬間登頂票房冠軍,受疫情影響後續票房無法預測,然而它已在英國等多國打破多項票房紀錄已是不爭的事實。自1962年肖恩·康納利出演該系列第一部《007:諾博士》起,邦德已陪伴影迷走過60個春秋,已經“打”了這麼多年的經典老IP,今後以什麼姿勢繼續“打”下去,不僅影迷好奇,可能他們自己也好奇。

▲

《無暇赴死》片長163分鍾,據說是有史以來最長的邦德電影,是第五部也是最後一部由丹尼爾·克雷格擔任秘密特工007的邦德電影。製片人二人組芭芭拉·布洛科利和邁克爾·G·威爾遜宣佈,為這位已經53歲的演員尋找繼任者的工作明年就會開始。

然而已經有風聲傳出,新一任邦德將會是一名女性。聽好,不是在說“邦女郎”,而是“女邦德”。

近年來,由於女權運動和“黑人的命也重要”運動在全球範圍內得到廣泛的擁護和響應,平衡影片中角色性別占比和演員種族占比正成為荷李活多元化的一種常見做法。例如,漫威即將上映的電影《永恒族》中的擁有超能力的永恒族戰士馬卡里,由原作中的男性換成了女性。正在國內熱映的另一部荷李活電影《沙丘》中,配角嶽醫生由中國知名演員張震扮演。

將在《無暇赴死》後卸下邦德角色的丹尼爾·克雷格被問到下一個邦德會否是女性時,他對美國《國會山報》的記者說,他認為,這個標誌性角色不應該由女演員扮演。相反,製片人應該為女性和有色人種提供並創造新的角色。

他說:“答案很簡單,女性和有色人種應該有更好的角色。如果有其他角色像邦德一樣厲害時,為什麼女人還要扮演邦德?”

克雷格並不是參與這個大IP系列的唯一認為應該為女性打造新角色——而不是用“女邦德”取代“男邦德”的人。

以製作007系列電影聞名的電影製作人芭芭拉·布蘭克利2020年曾對美國《綜藝》週刊說:“(邦德)可以有任何膚色,但他是男性。”她告訴《綜藝》週刊,她更願意為女性塑造全新的人物。

她說:“我認為我們應該為女性創造新的角色——一個強有力的女性角色。”

沒有人能比她說得更好了。

儘管也許粉絲希望有一天能在大屏幕上聽到“我叫邦德,詹妮斯·邦德” 這樣的經典台詞,但其實這樣一種生硬的性別互換和其他電影中刻意安排的演員種族比例,可能是對才華橫溢的女演員和有色人種演員的一種傷害。尤其當這種刻意的安排往往只是象徵性的,是為了獲取觀眾和輿論關於多元文化政治正確的讚賞時。

如果不重新建構一個新的角色真正為電影本身的故事服務,並在其中展現角色魅力發揮角色優勢時,那麼角色性別的互換或種族比例的安排對演員的實際表現並沒有多大用處,對電影本身也不能起到任何加成作用。

例如,新加坡媒體《AsiaOne》的一篇影評提出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007電影的經典情節中,邦德最愛喝的酒是馬提尼。邦德走進一家酒吧,對酒保說:“A dry martini,Shaken, not stirred!” (一杯乾馬提尼,搖勻,不要攪拌!)

但如果是“女邦德”呢?她會被這個電影系列尊崇為女人中的女人,就像“男邦德”是男人中的男人一樣,那麼如果她進酒吧點烈酒,會被觀眾視為粗魯嗎?她如果不點馬提尼,點了長島冰茶,會不會讓“邦德迷”大失所望?但如果是威士忌,對女人來說又會不會太難喝了或是太不性感了?

當然,在平權時代,沒有什麼所謂的“女人中的女人”,沒有什麼是男性可以做而女性不可以做的。“女邦德”當然可以喝馬提尼。可問題的關鍵是,由於自角色創立以來無數部電影的打造,邦德的粉絲已經對邦德有了一套固定的期待。這時將女性演員生安硬套進一個長久以來具有強烈符號意義的男性角色里,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令人愉悅。

話說回來,如果編劇、製片人和導演想讓電影表現多樣性,從頭開始創造一個全新、獨特、強大的角色難道不是更有意義嗎?

就在近些年,已經有越來越多女性間諜角色受到了同邦德一樣的歡迎。想想《特工紹特》里氣場兩米八的安吉麗娜·祖莉,《極寒之城》里又酷又颯的查里茲·塞隆,還有《黑寡婦》中美豔冷峻的斯嘉麗·約翰遜……所有這些女性偶像都受到了粉絲的喜愛,不是因為她們是女性,而是因為她們本身的角色。

▲電影《黑寡婦》劇照。(視覺中國)
▲電影《黑寡婦》劇照。(視覺中國)

因此,如果一個新的間諜角色要加入邦德系列,不管是女間諜還是有色人種,或者兩者兼而有之,她都應該不僅僅是邦德的替代品,而是應該和邦德一樣好。

也許,比邦德更好。

製片人芭芭拉·布蘭克利2018年就曾說過:“邦德是男性,他是男性角色。這很好。我們不必把男性角色變成女性。讓我們創造更多女性角色,讓故事適合這些女性角色吧。”

監製 | 夏子怡

審核 | 丁揚

編輯 | 許海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