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反向為西甲培養教練 昔日金元足球留下了什麼

2021年11月04日09:31

沙治·巴爾祖安出任巴塞教練。
沙治·巴爾祖安出任巴塞教練。

  C.朗拿度與美斯相繼離開之後,西甲還剩多少關注度?至少對於中超球迷而言,還能偶爾目睹「老友記」。

  伴隨著沙治·巴爾祖安3日淩晨率領巴塞拿下任內首勝,今季曾有過中國執教履曆的西甲教頭,陡然升至5人。

  中超教練西甲再就業名單:

  柏歷堅尼(貝迪斯)(前河北華夏幸福主教練)

  路斯 (馬略卡)(前北京人和主教練)

  弗洛雷斯(基達菲)(前上海申花主教練)

  沙維爾(利雲特)(前重慶當代助理教練、前河南嵩山龍門主教練)

  沙治(巴塞隆拿)(前中甲杭州綠城主教練)

  小告魯夫(巴塞隆拿技術總監)(前中超重慶、深圳隊主教練)

  5人中既有柏歷堅尼、弗洛雷斯這樣踏遍四海的出名教頭,也有沙治、路斯等履曆僅限於中甲的「小人物」,更別提夏天還在河南嵩山龍門執教,如今卻已在利雲特上崗的沙維爾。

  再加上曾執教重慶和深圳、如今高昇巴塞技術總監的小告魯夫,中國足球「支援」西甲的主教練們,湊一桌麻將都富裕。

  水退方知誰在裸泳,當中超金元熱成為歷史,那些曾頂著赫赫名頭、為不菲年薪而來的西甲教頭,重返老家再就業,也成了無奈之下的必然。

  沙治帶領巴塞歐冠盃1-0取勝。

  巴爾祖安?這不就是「老塞」嗎?

  身為巴塞「夢之隊」的主力左閘,巔峰期基本留在上世紀的沙治·巴爾祖安,對於年輕球迷是太過陌生的名字,而退役後先後執教馬略卡和維爾瓦的履曆,之於年過半百的巴爾祖安而言,也不算拿得出手。

  若非巴塞火線解聘高文,今季初才接替皮緬恩塔擔任巴塞二隊教練的他,斷然沒有暫時執掌一隊的可能。

  如今,巴塞代理教練名字的中文譯法,多半選取姓氏「巴爾祖安」,但對於杭州綠城球迷而言,這位前教練曾有個格外親昵的中文綽號——「老塞」。

  沙治曾在綠城執教。

  畢竟,無論是「沙治」,還是「巴爾祖安」,中文唸法都略顯拗口。而「老塞」在綠城不到兩個賽季的執教,合計帶隊48場,戰績為21勝15平12負。

  其中最好的階段為2018賽季,當時綠城以傳控踢法在中甲獨樹一幟,最終獲得當季第三,僅差一場就能升超。

  在中甲相對寬鬆的氛圍里,「老塞」或許還算得心應手,但在巴塞,一旦昔日隊友沙維回歸,沙治重返B隊,是大概率事件。

  相比於新手上路的沙治,已經回歸西甲近一年半的柏歷堅尼,在貝迪斯的二次創業儼然初見氣魄。

  柏歷堅尼曾執教河北華夏幸福。

  上季,綠白軍團名列西甲第6,直接進入歐霸盃正賽,今季他們也仍然穩定在歐戰區。對於一支過去幾年成績過山車般起伏,還曾短暫跌落回西乙的中遊球隊而言,「柏歷堅尼」帶來的是久違的穩定性。

  在貝迪斯上任後,智利老帥率先對球隊糟糕的防守開始動刀,上季貝迪斯前半程場均失球高達1.87個,完全是降班隊水平,但柏歷堅尼上任後的前8場比賽,這一數據驟降到0.88個。

  儘管今季球隊防守再度開始鬆懈,但柏歷堅尼又及時激發了弟子們的進攻潛質,19個西甲入球,全聯盟僅次於皇馬的26個,比巴塞還多3個。

  頗為諷刺的是,在執教河北華夏幸福時,柏歷堅尼卻始終找不到感覺,坐擁最豪華的外援陣容,卻一度為成績發愁——而取代柏歷堅尼的,正是如今質疑纏身的國足教練李鐵。

  華夏球迷送別柏歷堅尼。

  前度劉郎今又來

  淮南為橘,淮北為枳,在西班牙和中國,相同的教練,總有不同的命運劇本。

  本週二淩晨,西甲上演了一場另類的「中資VS中超前教練」之戰,由當代文體注資的格拉納達,在作客3比0擊敗身處降班區的利雲特。

  而利雲特教練沙維爾,仍舊未能迎來重返西甲執教的首勝。

  事實上,沙維爾對格拉納達的中方老闆並不陌生,畢竟,當代文體(此前名為「當代明誠」)還是中超重慶兩江競技的資方——沙維爾在擔任河南嵩山龍門教練前,就在重慶擔任教練小告魯夫的助手。

  沙維爾和河南隊和平分手。

  後來「小克」南下高就,沙維爾則去了河南隊單獨帶隊。上季,前半程連戰連敗的河南隊,在沙維爾入主後一路鹹魚翻生,提前逃離了慘烈的護級大戰。

  今季河南隊表現穩中有升,雖然未能直接進入爭冠組,但賽區第5名的表現,仍舊超出了其真實的實力預期。

  然而,執教河南之前從未有過單獨帶隊經歷的沙維爾,面對新賽季西甲前8輪不勝的利雲特的邀約,還是突然撇下了調教得有模有樣的球隊。

  相比於略顯大器晚成的沙維爾,現任馬略卡教練路斯,已經不是第一次以中超為跳板實現「回流」。

  執教北京人和第一年,路斯業績和口碑都相當可觀,旋即回西班牙接手維拉利爾。第二年北京人和升班馬二年級綜合徵發作,路斯再次救火,但賽季末段下台。

  路斯執教北京人和。

  不過這並不妨礙馬略卡對其青眼有加——畢竟,常年在西甲西乙扮演「升降機」的海島球隊,在西班牙聯賽體系中的定位,比北京人和也高不到哪裡。

  但真正令中超球迷略感違和的,恐怕還是在基達菲帥位上「三進宮」的弗洛雷斯。

  曾是西甲少帥旗幟性人物的「花帥」,40歲就執教華倫西亞的起點不可謂不高,但此後跳槽過於頻繁,葡超、英超、中超都曾留下愛斯賓奴的足跡。

  執教申花時期,弗洛雷斯和曹贇定關繫緊張。

  但2019年執教賬面實力不俗的上海申花,弗洛雷斯卻顯得「水土不服」,無論是對曹贇定等常年主力的處理上,還是對外援的過於信任和放縱,下台前僅排在中超第12位的申花,場內場外都是麻煩不斷。高調而來的愛斯賓奴敗興而歸,也是合情合理。

  儘管在中超只是「打醬油」,但在西甲,弗洛雷斯卻險些成為武磊的頂頭上司。

  2019年冬窗武磊壓哨加盟愛斯賓奴前,弗洛雷斯剛因戰績不佳被球隊解僱,若非愛斯賓奴高層此舉,恐怕此後「花帥」也不會東行,而武磊的西甲軌跡,也有可能徹底改寫。

  歷史的巧合與玄妙,有時只是一線之間。

  小告魯夫今季剛開始還在深圳隊執教。

  1000萬歐元和付不起的電費

  儘管近幾季在中超討生活的前西甲教練不在少數,但2011年萬達和中國足協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之前,西班牙球員和主教練,都是中國聯賽極其珍稀的物種。

  哪怕退回甲A時代,最有名的愛斯賓奴,也不過是當年北京國安三杆洋槍之一的高中鋒安德列斯——他連西乙都從未踢過。

  然而,當金元足球成為中超一度的主旋律之後,西甲也在銀彈攻勢面前低下了高昂的頭——畢竟來到中超執教得到的收入,在西甲中小球隊想都不敢想。

  柏歷堅尼來到中超前,是英超冠軍+歐冠盃四強級別的功勳教頭,但在不差錢的曼城,卡塔爾金主開出的年薪,也不過450萬歐元。

  但在河北華夏幸福呢?柏歷堅尼及其教練團隊,每年要拿走1000萬歐元!憑藉這個數字,柏歷堅尼直追哥迪奧拿,一度穩居教練界收入前三之列。

  但如今,「柏歷堅尼」在貝迪斯的收入,只有中超執教時的不到1/5。畢竟,綠白軍團只能算西甲中產,絕對和巨富不沾邊。

  而河北華夏幸福呢?現在連球會基地的電費也付不起了……

  柏歷堅尼下台後,李鐵接任了他的帥位。

  當然,頂著「西甲製造」名頭教練搶灘中超,也和當年格外紅火的兩國足協「深度合作」不無干係。

  那些年,王健林是馬體會的小股東,床單軍團新主場至今仍叫萬達大都會;蔣立章、陳雁升相繼收購西甲球隊;武磊成為留洋西甲第一人;各級國字號集訓熱身每每設在西班牙。

  而恒大在資金鏈斷裂之前,在西班牙設立的各類青少年賽事,是恒大足校「優等生」才有機會前去的「深造」機會……

  但如今,集體過冬的中超,非但無法開出高薪邀約西甲出名教頭,連自家聯賽土壤上培養出來的西班牙教練,都已經留不住。

  所謂的「反向支援」,實則是退去虛假泡沫後,足球世界最真實的模樣。

  楊健/仰臥撐足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