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機構”打遊擊、“野生教練”隱患多——中考體育培訓市場火熱的隱憂

2021年11月04日17:09

原標題:“野生機構”打遊擊、“野生教練”隱患多——中考體育培訓市場火熱的隱憂

  新華社太原11月4日電 題:“野生機構”打遊擊、“野生教練”隱患多——中考體育培訓市場火熱的隱憂

  新華社記者王菲菲、劉揚濤、陳誌豪

  “距離中考體育考試時間僅有短短幾個月,您在體育上丟3分或5分,就可能失去上重點中學的機會。”隨著中考體育分值增加,類似的體育培訓班廣告標語日益挑動著學生和家長的神經。“中考體育培訓”眼下正成為新興體育培訓行業中迅速發展的一部分。

  然而記者近期在山西調查發現,此類應試培訓處於“半野生”狀態,在一些地方幾乎沒有開設門檻,教練隊伍混雜,給學生帶來健康和安全隱患。專家表示,對中考體育培訓亟須加強監管,同時家長也應避免“急功近利”,樹立正確的育人觀。

  想開就開,想教就教?

  記者不久前在山西省全民健身中心看到,十幾個中學生正在教練的帶領下進行慢跑熱身。結束熱身後,便開始針對中考體育項目進行專項訓練。這家培訓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僅僅在這個體育場內,就有8到10家開展中考體育培訓的機構。

  “開設這樣的培訓班太容易了,現在好多大的體育場所都可以租賃,只要租一塊地方,找幾個老師,能拉來學生就可以開班了。我們是有營業執照的,但很多機構沒有營業執照。大家也不知道需要辦什麼證。”太原市一家從事十年中考體育培訓的機構負責人說。

  不僅如此,記者瞭解到,目前中考體育培訓機構的教練隊伍也是五花八門,既有學校體育教師、健身房私人教練,也有體育專業的學生,還有的只是體育愛好者。

  “我們機構的教練都是省級以上的職業運動員。但是這類培訓沒有專門的證書,挑選教練的時候主要以個人的專項運動能力為參考,對各類證件的取得關注較少。”一家位於山西省全民健身中心內的中考體育培訓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有的大機構為了營利會招攬大批學員,但是教練數量有限,導致上課質量下降;一些機構會招收在校大學生做兼職,但由於缺乏經驗和系統訓練,他們很難給予學生科學的指導。

  機構“打遊擊”,加上師資隊伍魚龍混雜,給這種突擊性質的體育培訓帶來較大的安全和健康風險。

  一名私人健身教練舉例說,有一個孩子體型較胖,缺乏運動基礎,家長對他的健康狀況沒有足夠的認識,在培訓班第一天上完課後出現了腳疼的情況,第二天在訓練中出現摔跤的情況,後來嚴重到腳不能著地,導致缺席了體育中考。記者也接觸過一位學生,在練習坐位體前屈的時候,教練直接從後面把腰往下壓,導致壓完之後腰疼,後診斷為腰椎間盤突出。發生此類事故之後,雙方又往往在責任認定上陷入拉鋸,學生權益難以得到保障。

  體育培訓亟待加強監管,更需“應試”觀念改變

  太原市民王女士今年暑假給即將升入初三的孩子報了一個中考體育培訓班,一共上了40天,收費2000多元。“這個培訓班挺火的,身邊的家長幾乎都報了。”王女士說。

  山西大學體育學院教授成民鐸表示,中考體育分值不斷提高,加上家長對孩子身體素質的重視,使得體育類培訓日益火爆。然而毋庸諱言,雖然同樣屬於體育類培訓,但中考體育培訓帶有明顯的應試性質,其“野蠻生長”的背後是“分數”的刺激和日常鍛鍊的“欠賬”。在山西省全民健身中心營業的一家培訓機構負責人說:“現在競爭越來越激烈,有的機構甚至打出了‘短期內保證拿到滿分’的廣告。”

  專家指出,隨著“雙減”政策落地,體育培訓市場正迎來快速增長,此類應試培訓也將搭上東風,因此應盡快對機構準入、教練資質等進行規範監管。

  9月底,《體育總局辦公廳關於做好課外體育培訓行業服務監管工作的通知》正式發佈,其中第二條明確要求:“強化行業監管,促進行業規範有序發展。各地體育行政部門要組織本地區的青少年體育俱樂部、體育培訓機構、體校、學校體育社團等課外體育培訓主體開展規範化建設行動……”依照這份文件,各地體育行政部門是包括中考體育培訓在內的課外體育培訓主管單位,對課外體育培訓行業負有監管職責。

  不過,專家同時表示,監管非體育行政部門靠一己之力能完成的,還需要市場監管等其他行政部門以及相關社會團體的協同。

  事實上,與其他課外體育培訓不同,中考體育培訓的火熱有其特殊原因。記者調查發現,不少學生中考體育難過關,與一些家長和學生平時長期不重視體育鍛鍊,或是一些學校在開展體育課和保證“每天一小時”體育活動時間的落實上減價扣有關。

  專家指出,在加強監管的同時,更要倡導全社會進一步提升對青少年身心健康、全面發展的認識,讓體育鍛鍊成為孩子們日常生活的重要環節。什麼時候中考體育培訓這種應試班市場萎縮、招生難了,那就說明少年兒童的體育“欠賬”還上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