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直播帶貨“翻車”,商家“很受傷”,服務費能要回來嗎?

2021年11月03日13:12

原標題:藝人直播帶貨“翻車”,商家“很受傷”,服務費能要回來嗎?

當前正值“雙11”期間,

消費者忙著買買買,

商家也是忙得團團轉。

一場場直播帶貨熱熱鬧鬧,

可有時也難免“翻車”,

有的銷量不佳,

有的播到一半被封,

難免要打官司。

近日,

廣州中院就審理了兩宗相關案件。

案例1

花重金直播帶貨,結果銷售額為零

判決書截圖。
判決書截圖。

2019年12月,恒某公司作為甲方與天某公司作為乙方簽訂《直播帶貨合同書》,約定乙方為甲方進行直播帶貨,主播由乙方匹配安排。合作期限為自2019年12月24日起至2020年2月29日止。經雙方確認,合作期間內目標銷售產品共一款,服務費7萬元,保底銷售額15萬元,佣金比例20%,超額15萬元收取超額的40%。

雙方還約定,若乙方在合同期內無法完成銷售目標,按照上述商務條款中業績未達標退款規則在合同結束的30天內基礎服務費按照完成比例退款。同日,恒某公司向天某公司轉賬支付服務費7萬元。

恒某公司滿懷期待,盼著公司的美容儀產品能“大賣”,可誰能想到,之後得到的反饋是,銷售額為零。恒某公司趕緊與對方溝通,要求退款,對方卻說錢打給主播了,“播了幾場了,但是效果很差”,錢也沒拿回來,“急死了”。

恒某公司要求對方提供主播線上賣貨的視頻記錄,對方又說播完就下架了,沒記錄。恒某公司一氣之下將對方訴至法院。

判決:直播方全額退款

庭上,雙方針鋒相對,天某公司稱,是恒某公司未配合天某公司提高其店舖的基礎銷售量和產品好評量,造成直播時產品賣不出去;恒某公司遲遲不按要求報名並設置好店舖鏈接,導致錯失良好的直播時間;天某公司與恒某公司約定直播產品的單價為880元,後恒某公司變更店舖的下單價格為980元,因為價格太高導致網絡主播在直播時未賣出一台產品。

恒某公司稱,該公司此前已明確,以880元確認直播的價格。該公司甚至質疑,天某公司根本就沒有直播行為,不存在其直播無法銷售的可能。

一審番禺法院判決,天某公司向恒某公司返還服務費7萬元及支付利息損失。天某公司提起上訴。

廣州中院二審認為,天某公司並未能舉證證實其已履行了《直播帶貨合同書》所約定的義務,也無法證明其向主播支付了相關款項,天某公司亦確認未通過直播銷售出貨物,按照合同約定,天某公司應當退款。於是,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2

找藝人帶貨,話沒說完直播間被封

判決書截圖。
判決書截圖。

2019年9月,某米公司與某揚公司簽訂《直播內容合作協議》,約定同年10月9日晚(後延期至10日),由某藝人在某平台進行直播,期間通過連麥方式由連麥夥伴(另一主播)對某米公司產品進行售賣,其中藝人連麥10-15分鍾,售賣的產品有面膜、護理水、噴鼻噴霧等多款,佣金比例為15%。9月30日,某米公司向某揚公司支付15.9萬元服務費(含稅價)。

直播當天,直播時長達兩個多小時。期間直播間出現了內容為“當前直播間店舖評分過低,可能存在交易風險,請謹慎購買”的風險提示。在主播介紹鼻噴產品時,直播間被封,顯示“當前直播涉及違規內容:非法行為,直播間被關閉”。

產品還沒介紹完,直播間卻被封了。花了大價錢,本想通過藝人帶貨推廣產品增加銷量,結果直播間出現風險提示,甚至被封,某米公司感到詫異,效果沒達到,反而降低了消費者對產品的評價。於是將某揚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返還服務費。

天河區法院一審判決,某揚公司向某米公司退還70%的直播服務費。某揚公司不服,提起上訴。

某揚公司認為,該公司已完成直播推廣,直播間的風險提示系平台為了規避自身風險發佈的,不會對線上購物的消費者決定是否消費產生實質性的影響。且是由於產品(噴鼻噴霧)本身的用途和特性被平台判定為與“醫療相關”而導致直播中斷,主播推廣行為不存在過錯。

某米公司則稱,直播中斷的真正原因是,某揚公司對平台規則的不瞭解、對某米公司的產品介紹不熟悉,多次在直播間提及產品具有藥效,可治療鼻炎等,嚴重違反平台規則。

判決:服務有瑕疵,退款七成

廣州中院二審認為,根據合同內容,某揚公司應對售賣服務進行充分準備,包括對售賣產品特性的瞭解、連麥夥伴的選取等,都應最大可能滿足某米公司擴大產品知名度,激發消費者的購買慾望,最終實現經濟效益的合同目的。

從直播的過程看,某藝人連麥另一主播進行賣貨,在直播間出現風險提示,內容是平台對於存在一定問題的直播間進行的風險提示,且足以導致消費者對直播過程中所銷售的產品產生負面評價,進而影響其作出消費的決定。

在某主播對某米公司產品進行推廣時,由於違規行為導致直播被封禁,不僅使產品沒有被全部播出,且一定程度上也對產品的推廣產生負面影響。綜合上述分析,某揚公司沒有全面履行合作協議、妥善選取連麥夥伴,以致某米公司推廣產品的目的受限,某揚公司提供的服務存在瑕疵。一審法院依據公平原則,酌定某揚公司退回70%的服務費,並無不當。

遂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信息時報記者 何小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