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為中國讀者裝上“天眼”

2021年10月30日15:14

原標題:《參考消息》為中國讀者裝上“天眼”

我當了一輩子公務員,閱讀《參考消息》有整整40年時間。40年來,我目睹了這份國家精選外國媒體每日報導的唯一主流報紙,伴隨改革開放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下“神壇”,潤物無聲地著陸到廣大讀者心坎上。

1981年夏天,我大學畢業分配到縣政府辦公室綜合組,成了縣長麾下一名“刀筆小吏”。綜合組共4人,號稱“筆杆子”,被政府領導視為驕子,享有不少特權。如閱讀文件和報紙雜誌就是典型一例。當年,通訊員每天送到綜合組的各級黨報黨刊、各類行業報刊總共不下十種,但唯有《參考消息》按當時的規定,閱讀範圍只到縣處級,可視情況擴大到“部辦委”,所以這份報紙過門不入直接送到了主任室。

寬敞的主任室內有一間私密閱覽室,《參考消息》及中央下發的不同密級的文件都放在那裡,方便縣長和主任們閱讀。由此可見《參考消息》的神秘。

大報都看了,小報看不到。國內都曉得,國外漆漆黑。無奈之中,我們經常自嘲,也不甘心。辦法總比困難多。綜合組我最年輕,每天下午不管有事無事我都最後走,主動為主任室拖地板。拖完地板就到小閱覽室急不可耐地看《參考消息》,別人吃飯我看報。打開這份報紙就像開了一扇天窗,我看到了天外天,消息還可以這樣寫,感到書櫃里地理書、牆上世界地圖都在動;感到世界曆史的河流也在流淌。真長見識了。只不過經常餓得前胸貼後背,華燈初上才進家門。第二天,我把讀後感告訴組里的同事,刺激得他們心頭髮癢,同時我又於心不忍。我們4人都是熬夜爬格子的戰友,享受幸福時應該一個也不能少。

我選了一個適當機會,鬥膽向辦公室主任進言:《參考消息》堆放在桌子上不便查找,應該按時夾好上報架,然後逐月裝訂成冊。我還主動承諾做好整理保管《參考消息》的工作。我的要求不違反縣政府製定的保密守則,主任默許了。我便順水推舟將《參考消息》整理到綜合組的報架上了。從此,《參考消息》落戶綜合組,直到20年後我離開縣政府辦都沒挪過窩。同事們套用曾經流行的話叫“軟著陸”。

的確如此,40年來,《參考消息》緊跟國家改革開放步伐,走進尋常百姓視野,為中國讀者裝上“天眼”。由黑白到有彩印,內容更豐富,色彩更亮麗,展現在我們面前的世界不再是40年前通欄標題下的戰爭、災害、饑餓、恐怖等,還有和平的嚮往、正義的呼喊、生活的靜好、環境的優良等等。《參考消息》全面報導了人類生活的多樣性,社會發展的多極化,為我們展現了一個實在的幸福與危機並存的世界。

的確如此,40年來悄悄走入尋常百姓家的《參考消息》,特別是近幾年來文風大變,有溫度有態度地講述新聞事件,如“外國人眼中的中國”專版和一些外國政要與中國百姓的新聞特寫,語言平實生動,春風化雨般娓娓道來,毫無生硬的說教,大大增強了文章的可讀性。

我總覺得走下“神壇”,揭下神秘蓋頭的《參考消息》越來越顯生機勃發,呈現出雅俗共賞的多姿多彩,它定會成為不老的新聞常青樹。(作者為湖南省益陽市讀者)

監製 | 鄧媛

審核 | 丁揚

編輯 | 田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