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台不到一個月,岸田文雄迎來“大考”

2021年10月28日19:45

  原標題:上台不到一個月,岸田文雄迎來“大考”

  更換首相不到一個月之後,日本政壇面臨新的變數。

  本週日(10月31日),日本將舉行大選,選舉產生第49屆眾議院。這是日本45年來首次在眾議院4年任期屆滿後舉行的選舉,也是新任首相岸田文雄上台以來面臨的首次全國性選舉。

  專家分析指出,由於此前安倍晉三政府、菅義偉政府在抗擊新冠疫情方面不力,日本民眾對自民黨領導的政府不滿情緒增加。因此,自民黨在此次眾議院選舉中能否保住相對多數的席位、在野黨的席位是否會大幅度增加,無疑是本次大選最大的看點。而此次大選結果也將直接決定,上台不到一個月的岸田文雄是否會成為日本“最短命”的首相。

  焦點1:這次選舉有何特殊性?

  這大概是日本近些年來最受關注的一次大選。

  今年10月4日,岸田文雄接任上台僅一年的菅義偉,正式成為日本第100任首相。當天,岸田文雄即宣佈,將於10月31日舉行眾議院選舉。岸田文雄在正式上任後的首次新聞發佈會上稱,為獲得領導日本政治的授權,盡快舉行大選“很有必要”。

  10月14日,岸田文雄宣佈解散眾議院。10月19日,日本眾議院選舉之戰正式打響。從解散眾議院到投開票僅有17天的時間,創下了日本戰後曆史最短紀錄。

  日本實行君主立憲製,國會是最高權力機關和唯一立法機關。日本國會由眾議院和參議院組成,其中眾議院權力大於參議院,且首相一般由眾議院中擁有多數席位的政黨黨首擔任,因此眾議院選舉一般被稱為大選。

  此次日本眾議院選舉有幾個突出特點。

  遼寧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陳洋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日本國會眾議員任期4年,本屆議員的任期實際上在10月21日結束,而大選將於10月31日投開票,所以這是一次跨越眾議員任期的選舉。

  此外,戰後日本眾議院選舉往往都是提前進行,鮮少有在眾議院任期屆滿之際才舉行的。而此次選舉是1976年以來首次因眾議院任期屆滿而舉行的選舉。

  陳洋指出,與參議院選舉有規定的時間段不同,日本首相可以選擇一個有利於自身、有利於本黨的時間點,提前解散眾議院、宣佈舉行大選,由此其大概率可以獲得連任,同時夯實持續執政的根基。

  岸田文雄剛上台就宣佈舉行大選,某種程度上也是希望利用這段“蜜月期”以及日本新冠疫情放緩的有利現狀,鞏固其新政權。

當地時間10月21日,日本東京,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為10月31日大選舉行競選活動。圖/IC photo
當地時間10月21日,日本東京,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在為10月31日大選舉行競選活動。圖/IC photo

  焦點2:岸田文雄能保住首相之位嗎?

  岸田文雄面臨的局面並不樂觀。

  10月24日,日本舉行了兩場國會參議員補選投票,這被認為是一週後眾議院選舉的“前哨戰”。最終,執政的自民黨在補選投票中一勝一負。

  對於雄心勃勃上台的岸田文雄而言,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衝擊。此次舉行補選的山口縣和靜岡縣此前的參議員均來自自民黨,自民黨保住了山口縣的席位,但在靜岡縣落敗。

  陳洋稱,山口縣一直是保守勢力的票倉,因此自民黨獲勝無可厚非。但岸田文雄兩次前往靜岡縣為自民黨候選人聲援卻最終落敗,這釋放了一個信號,那就是岸田並未喚起日本民眾對新首相、新政府的期待,岸田本人在日本社會的影響力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大。“這兩場補選的結果,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眾議院選舉。”陳洋認為。

  事實上,岸田文雄的首相任期“開端”就並不樂觀。日本NHK民調顯示,岸田內閣上台初的支持率僅為49%,比菅義偉內閣的支持率低了13%,是十餘年來新任首相上台初支持率的最低點。

  陳洋認為,這主要是因為岸田文雄本人在日本社會知名度有限,因而難以喚起日本民眾對新內閣的期待。同時,岸田在很大程度上將延續安倍晉三、菅義偉的內政外交政策,這也使日本民眾普遍認為岸田內閣是個“傀儡”,因此也就對其不抱有太大的期待。

  自民黨自2012年連續執政至今,但近兩年內換了三位總裁,內部矛盾愈加凸顯。受新冠疫情等因素影響,自民黨的支持率也有所下降。因此,日本主流媒體普遍預測,自民黨在本次眾議院選舉中的席位將有所減少。

  “岸田文雄領導的自民黨若是不能在此次眾議院選舉中維持半數以上席位,那麼岸田政府今後在推進預算、立法等進程上必將受到掣肘,其執政根基也將被動搖。”陳洋稱。但他指出,自民黨的執政基礎仍然深厚,其他在野黨又太弱,因此自民黨雖然可能會失去一些席位,但仍有望維持過半席位(233個席位)。

  日本眾議院共465個席位,目前執政的自民黨和公明黨共擁有305個席位(自民黨276個,公明黨29個),遠超半數。

  共同社10月27日發佈的最新民調也顯示,自民黨在此次選舉中或無法保住276個席位,但自民黨和公明黨一起應該能贏得超過261個席位,保住執政聯盟在眾議院的穩定多數地位,從而為今後順利推進立法議程鋪平道路。

當地時間10月26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發表演講,助陣拉票。圖/IC photo
當地時間10月26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發表演講,助陣拉票。圖/IC photo

  焦點3:日本政治不穩定性增加?

  日本眾議院選舉實行單一選區製和比例代表製並行的選製。其中小選區289個席位由選民直接對候選人進行投票,得票最多者當選;11個比例代表選區的176個席位則由選民對各政黨進行投票,根據得票數按比例給各政黨分配議席。

  在自民黨政府支持率下降的背景下,日本在野黨試圖通過此次眾議院選舉奪回執政權。據共同社報導,立憲民主黨、日本共產黨等主要在野黨很早就達成一致,通過推舉統一候選人等方式,聯合起來共同阻擊自民黨。

  共同社27日報導顯示,目前日本自民黨在大約200個小選區領先,大約有70個小選區為激戰區,局勢存在比較大的變數。在野黨聯合在50個小選區佔據優勢,但需要在激戰區取得勝利才能增加席位。

  陳洋分析稱,由於自民黨長期保持“一黨獨大”的優勢,在野黨很早就通過抱團的形式與自民黨形成抗衡之勢,也即“野黨共鬥”。

  “然而,由於日本各在野黨的政策理念不盡相同,‘野黨共鬥’的效果經常大減價扣。”陳洋稱,此次選舉中日本在野黨在一些選區採取了“野黨共鬥”的模式,預計會取得一定的成果,在一些小選區擊敗自民黨,但這不會對自民黨構成壓倒性的威脅。

  NHK 10月25日發佈的民調顯示,自民黨支持率為38.6%,而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的支持率僅為8%。

  陳洋指出,這正是日本選民面臨的無奈局面——雖然對自民黨政府抗疫不力、高官頻頻爆出政治獻金醜聞等不滿,但他們並沒有太多的選擇。“也正是因此,日本近年來國會選舉投票率不斷下降,日本民眾尤其是年輕一代對政治缺乏關注與信心”。

  日本近年來的投票率堪憂。2014年眾議院選舉投票率為52.66%,創下了曆史最低水平。2017年,投票率也僅達到53.68%,其中20-24歲的年輕選民投票率更是低至30%。分析認為,此次日本眾議院的投票率預計仍將保持較低值。

  《日經亞洲評論》分析稱,低投票率事實上對自民黨保持執政地位是有利的,因為其在選舉中享有結構性優勢。上智大學政治學教授中野晃一甚至稱,若是此次選舉投票率提升至60%以上,在野黨可能會贏得更多的席位。

當地時間10月26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為大選助陣拉票。圖/IC photo
當地時間10月26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為大選助陣拉票。圖/IC photo

  不過,即使岸田文雄安全度過此次“大考”,他的前路也並非一帆風順。

  陳洋指出,日本目前的疫情形勢並未完全穩定,隨著“緊急事態宣言”解除、冬季即將來臨,日本社會普遍擔心會迎來第六波疫情浪潮。若是岸田文雄無法實現其強化抗疫、重啟經濟的承諾,那麼他也有可能重蹈前任首相菅義偉的覆轍,最終黯然離場,導致日本再次迎來首相頻繁更迭的政治動盪期。

  除此之外,日本明年夏天將舉行參議院換屆選舉,這對於自民黨而言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若是自民黨在參議院選舉中失利,那麼日本將重現‘扭曲國會’現象,這將導致日本政治迎來新的不穩定期”。

  記者 |謝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