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OECD稅收政策和管理中心主任:避稅天堂將不複存在,全球稅改協議讓所有國家受益

2021年10月25日18:41

  原標題:專訪OECD稅收政策和管理中心主任:避稅天堂將不複存在,全球稅改協議讓所有國家受益

  經合組織推行國際稅改影響如何丨雙支柱稅改框架 影響利用低稅率吸引外資

  21全球觀察|世紀稅改掃除關鍵障礙:“釘子戶”愛爾蘭讓步,逐底競爭時代宣告終結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鄭青亭 北京報導 在愛爾蘭、愛沙尼亞和匈牙利“點頭”之後,一場全球稅製改革的大幕正式拉開。未來,“避稅天堂”有望成為曆史,跨國企業避稅將變得更加困難。

  10月8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在巴黎宣佈,代表全球經濟94%的136個國家和司法管轄區已同意實施雙支柱國際稅改方案,以應對經濟數字化帶來的稅收挑戰。該協議隨後得到了G20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會議的核準,並正在等待本月底G20峰會的最終批準。

  該方案的支柱一是將確保規模最大、利潤最豐厚的約100家跨國企業利潤和徵稅權在各國之間更公平地分配。新規則要求跨國公司在其經營活動所在國納稅,而不僅僅是在其總部所在地。支柱二是將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設為15%。從2023年起,年收入超過7.5億歐元(約合8.7億美元)的公司都將適用這一稅率。

  雙支柱方案如何確保跨國公司更公平地納稅?愛爾蘭等低稅率國家為何同意稅改?僵持多年的稅改談判為何突然取得突破?稅改方案給發展中國家吸引外資帶來怎樣影響?針對上述問題,OECD稅收政策和管理中心主任帕斯卡爾·聖阿曼斯(Pascal Saint-Amans)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的書面專訪。

  聖阿曼斯指出,這兩個支柱解決了在現有規則中允許跨國公司避稅的漏洞。經合組織表示,借助雙支柱解決方案,所有類型的經濟體——如發展中經濟體、新興經濟體或GDP較高的經濟體,都將受益於額外的稅收收入。在支柱一下,每年超過1250億美元的利潤的徵稅權預計將重新分配給市場所在的稅收管轄區。在支柱二下,15%的全球最低稅率估計每年會在全球產生約1500億美元的額外稅收。

  封堵跨國公司避稅漏洞

  《21世紀》:本月初,經合組織宣佈,136個國家和地區達成了一項協議,同意將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設定在15%。這項全球性的協議有怎樣的意義?能否介紹一下該交易的關鍵條款?

  聖阿曼斯:10月8日達成的協議是國際稅收改革和國際合作的一個裡程碑。占全球GDP的94%以上136個國家和司法管轄區同意將企業稅最低定為15%,這是全球首次在最低企業稅問題上達成一致。更重要的是,針對全球約100家規模最大和利潤最高的跨國公司超過1250億美元的利潤,協議規定將它們的利潤重新分配給其銷售產品、提供服務以及消費者所在的國家/地區。

  這兩方面解決了在現有規則中允許跨國公司避稅的漏洞。目前,跨國公司可以在一個市場上經營並賺取可觀的利潤,而無需在那裡繳納太多稅款,並且可以通過稅務安排支付較低的有效稅率。該協議將讓各國以更公平的方式向跨國公司徵稅,幫助消除避稅天堂,減少跨國公司轉移利潤的動機,並減輕政府提供浪費性稅收激勵措施的壓力。

  《21世紀》:自2018年以來,有關企業稅的正式談判就一直在進行。為什麼現在突然取得了突破?推動各方達成共識的主要動力是什麼?美國在談判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聖阿曼斯:自2013年以來,一些國家一直在等待解決這些問題。當年,我們首次發佈了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行動計劃(BEPS)。然而,隨著經濟數字化在新冠疫情期間的加速,再加上,越來越多的國家轉向單邊措施(如數字服務稅),以解決數字化的稅收挑戰和對其國家預算的限制,各國在今年達成一項決議變得至關重要。媒體對全球化贏家未繳納公平份額的稅收以及單邊措施可能掀起新貿易戰的威脅的日益關注和公眾的低容忍度也促成了該協議的達成。美國新政府從一開始就參與了這項協議。

  “避稅天堂”將不複存在

  《21世紀》:這項協議是否會極大影響企業未來將資金投向何方?整體而言,哪些行業預計將面臨最大的影響?

  聖阿曼斯:是的,在協議的累積影響下,人們認為的“避稅天堂”將不複存在。那些提供國際金融服務的司法管轄區可能會繼續為其服務找到市場,但前提是它們能為客戶增加真正的經濟價值,並為非純粹由稅收驅動的商業交易提供支持。多年來,避稅天堂通過提供保密(如銀行保密)和空殼公司(公司不需要在司法管轄區擁有任何員工或活動)以及對登記在該轄區內的利潤免稅或低稅而蓬勃發展。由G20和OECD主辦的全球稅收透明度與信息交換論壇的工作已經結束了銀行保密制度(包括銀行信息的自動交換),OECD的BEPS項目對企業實質經營活動的最低要求杜絕了空殼公司的存在,並通過製定重要的稅收透明度規則,使稅務機關可以有效地實施其稅收規則。新協議將確保所有大型跨國公司對其利潤支付最低15%的有效稅率,無論這些利潤被登記在何處。

  與此同時,新規則也包含剔除與真正的、實質性活動相關的收入的規定,這意味著發展中國家仍然可以通過有效的激勵措施來吸引真正的、實質性的外國直接投資,這對許多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國家政府來說非常重要。

  《21世紀》:這次全球稅改協議能達成的關鍵因素之一是獲得了愛爾蘭等小國的支持。是什麼讓這些國家決定加入這個全球稅改計劃?

  聖阿曼斯:該協議對小國有很多好處。商定的最低稅將意味著所有類型的經濟體——較小的、較大的、發展中的、新興的或GDP較高——都將受益於額外的稅收收入。該協議還將有助於提供稅收確定性並緩解貿易緊張局勢,這種緊張局勢因過去幾年單邊行動擴散而加劇。較小的國家也對談判產生了重大影響。協議的最初部分於7月在134個國家和司法管轄區之間達成了一致,該框架將某些關鍵參數留待10月前決定,例如最低稅率。在7月至10月期間,較小的國家大量參與了談判,最終達成的最低稅率為15%,而非7月的“至少15%”。這隻是一個例子,還有很多幕後故事。最終,各國認識到採用協調一致的方法來應對數字化和跨國避稅帶來的稅收挑戰才是最好的辦法。

  中國將繼續吸引大量投資

  《21世紀》:這項稅改方案的生效還需要得多各國立法機構的批準,怎麼看這一協議被美國國會通過的前景?

  聖阿曼斯:我們的立場是不對某個國家發表評論,但包容性框架已經轉向執行層面,這代表了140個包容性框架成員中的136個成員在G20的授權下做出的承諾。與OECD和包容性框架製定的其他國際標準一樣,承諾伴隨著實施和密切監測的義務。

  目前,包容性框架的重點是迅速執行該協議。10月8日還商定了詳細的實施計劃,提供了具體的和具有雄心的目標日期,這是確保已達成的解決方案能在實踐中落地的第一個重要步驟。在協議達成後,G20財長在公報中呼籲包容性框架根據實施細則中規定的時間表迅速製定所需的規則和工具,我們正在努力確保新的規則能於2023年在全球層面開始實施。

  《21世紀》:中國是支持將全球最低企業稅稅率定為15%的130多個國家之一。如何評價中國對這項協議的支持?最低稅率是否會損害中國吸引投資的能力?

  聖阿曼斯:最低稅收協定的目的不是抑製外國直接投資,而是確保跨國公司不能利用現行國際稅收規則的陳舊性質而逃避支付公平的稅款,這些規則是為傳統、實體企業的經營活動而設計的。新規出台的目的是解決這個問題。新規還特別規定了從真正的實質性投資中獲得的“排除”。新規則還將有助於確保商業投資的確定性,而隨著近來各國越來越多地尋求單邊措施,這遠未得到保證。最後,大多數擁有成功 FDI 制度的國家都會出於稅收以外的一系列原因吸引公司,我們預計中國將繼續吸引大量投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