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迪被從業抵製!其商業版圖是怎樣的?神秘的“朝陽群眾”是誰?

2021年10月22日18:28

  原標題:李雲迪被從業抵製!其商業版圖是怎樣的?神秘的“朝陽群眾”是誰?

  “鋼琴王子”李雲迪跌下神壇。

  據@平安北京朝陽 10月21日消息,近日,朝陽公安分局接群眾舉報稱,有人在朝陽某小區賣淫嫖娼。對此,警方依法開展調查,將賣淫違法人員陳某卉(女,29歲),嫖娼違法人員李某迪(男,39歲)查獲。經審查,上述人員對違法事實供認不諱,目前均已被朝陽公安分局依法行政拘留。

  中國演出行業協會:

  對李雲迪進行從業抵製

  據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官方微信消息,中國演出行業協會對李雲迪進行從業抵製。

  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稱,日前演藝人員李雲迪因嫖娼被朝陽公安分局依法行政拘留。中國演出行業協會依規啟動行業道德自律評議程序。經綜合本會道德自律委員的評議意見,對演藝人員李雲迪做出如下評議,特此公告:

  遵紀守法是作為普通公民的基本素質。作為公眾人物,李雲迪的行為表現出其法律觀念淡漠、道德自律缺失,其行為違反法律法規,違背社會公德,造成惡劣影響。因此,本會對演藝人員李雲迪的違法行為進行道德申斥,並根據《演出行業演藝人員從業自律管理辦法》的規定,要求會員單位對其進行從業抵製。

  中國演出行業協會表示,在此鄭重提醒廣大演藝從業人員,務必加強自省自律,提高遵紀守法意識,自覺規範言行。以身試法,終將自食惡果。

  中國音樂家協會:取消李雲迪會員資格

  據中國音樂家協會官方網站22日消息:中國音樂家協會發佈聲明,取消李雲迪會員資格。

  川音取下李雲迪鋼琴工作室門牌

  官網刪掉有關他的信息

  10月22日,據媒體報導,記者從四川音樂學院官方網站發現,“鋼琴藝術研究所”也沒有了“副院長李雲迪”的名字。

  目前,川音官方網站和官方微博已經刪掉李雲迪的相關信息。有記者核實到,李雲迪鋼琴工作室的牌子也已被取下。

  李雲迪鋼琴工作室已被取下

  李雲迪恩師深夜回應稱很痛心

  著名國際鋼琴家李雲迪在北京嫖娼被拘留的新聞,在全國鋼琴藝術界引起了很大關注,也讓許多網友和粉絲震驚。

  深夜10時,封面新聞記者第一次撥打李雲迪的恩師但昭義的電話,談及得意弟子李雲迪在北京嫖娼被拘留的新聞,他大為震怒,立即關閉手機。

  夜裡11時30,封面新聞記者再次致電李雲迪恩師但昭義。老人家在電話那頭歎了一聲氣,然後獨家回應封面新聞記者道:

  “我很生氣!李雲迪讓我感到很痛心!李雲迪作為公眾人物,應該從各方面嚴格要求,不能犯這樣的大錯!”

  但昭義是李雲迪真正的恩師。在第十四屆肖邦國際鋼琴比賽前,李雲迪是中國迄今為止唯一一名全程在中國國內學習而揚名世界的鋼琴家,創造了中國鋼琴本土教育的奇蹟。九歲時,李雲迪師從但昭義教授。1994年,他考入四川音樂學院附中,後隨但紹義教授轉入深圳藝術學校。1992年至1999年李雲迪在國際國內多項著名鋼琴大賽中獲得第一名。2000年10月,李雲迪代表中國參加最高級別的肖邦國際鋼琴比賽,剛滿18歲的他,打破金獎連續空缺兩屆、長達15年的沉寂,一舉奪得肖邦國際鋼琴比賽冠軍。成為開賽73年來最年輕的金獎得主和首位獲第一名的中國人。在李雲迪成名道路上,但昭義付出了極大的心血。

  但昭義10月21日全天一直在做金鍾獎鋼琴比賽評委主席工作,深夜11時30分,在接受封面新聞記者的獨家採訪時,但昭義的言語中,一直有恨鐵不成綱的語言。他連聲三次說,我感到很痛心啊!很痛心啊!

  但昭義最後表示:“李雲迪是我的學生,他犯了大錯,他自己應付法律責任,還應該吸取人生的教訓。但是,李雲迪還年輕,他才30多歲。希望他出來後,給他有改錯走正路的機會。”

  從鋼琴家到綜藝咖的李雲迪

  據中國新聞網,早年的李雲迪,曾對鋼琴表現出濃厚的熱愛,他接受採訪時強調,“沒有絕對的刻苦訓練成就不了大師”,並稱自己不願當所謂的偶像,“現代社會是一個偶像時代,所以我不可否認別人會因為‘偶像’而關注我的作品,但其實在古典音樂的境界中,只存在大師,而不會有偶像的存在。”

  然而,近年來,屢屢登上熱搜的李雲迪,相關話題都與鋼琴無關。

  2015年,李雲迪在韓國演出時曾出現重大失誤,有報導稱,李雲迪在首爾演奏自己最著名的拿手曲目《肖邦第一協奏曲》時發生了失誤,在台上突然斷片,演奏被迫中斷。但李雲迪方面對此迅速做出了回應,表示由於舟車勞頓,導致李雲迪演出失誤。李雲迪本人也轉發致歉,沒有作任何辯解。

  彼時,就有網友質疑,李雲迪社會活動過多,包括商業代言、娛樂節目等,過多分散精力,導致不能好好練琴。亦有媒體指出,隨著粉絲暴增,日漸被推向娛樂化,李雲迪需要改進心態。

  然而,李雲迪並未從失誤中汲取經驗。從2016年開始,他的綜藝邀約明顯多了起來。2020年,據不完全統計,他一共參加了六檔綜藝。這對綜藝明星來說不算多,但對一位鋼琴家而言,未免有些分散注意力。

  對於自己的頻頻跨界,李雲迪給出的答覆是,“在生活相關的節目當中體驗一下生活方式,給我帶來一些新的靈感,然後把這些靈感的同時,包括生活的這些感悟注入到我的舞台上音樂和演奏當中,這也是一個在這個時代音樂的再創作需要表現當代的一個精神和一種狀態,一個需要的狀態。”

  早在《披荊斬棘的哥哥》節目曝光陣容名單時,面對網友的吐槽“這節目就不能請點人類高質量男性嗎?”李雲迪親自下場回覆:“我都不算人類高質量男性嗎?”

  但從如今的結果來看,李雲迪並沒有用鋼琴演奏來證明自己的“高質量”。

  業精於勤荒於嬉,行成於思毀於隨。

李雲迪的商業版圖:商務合作達12個
李雲迪的商業版圖:商務合作達12個

  跌落名人榜多年

  少年成名的李雲迪,目前並無閃耀的商業版圖,但持續走在商業價值“進階”路上。

  據貝殼財經記者梳理髮現,2008福布斯中國名人榜中,李雲迪以鋼琴家身份位列26名,收入4030萬元人民幣,收入排名第6。2009年至2016年李雲迪均榜上有名,此後數年未見上榜。

  公開資料顯示,李雲迪從2015年後開始通過一些綜藝節目刷“存在感”,其中,2020年是其上綜藝最多的一年,包括參加《創造營2020》《脫口秀大會第三季》等至少5檔綜藝節目。今年李雲迪因參加爆火節目《披荊斬棘的哥哥》再度成為焦點,同時也伴隨人氣不高的“槽點”。

  9月24日,芒果TV《披荊斬棘的哥哥》第三次公演公佈了排名,在失利陣營全員投票後,麥亨利、李雲迪暫別舞台。

  貝殼財經記者梳理相關商業品牌看到,李雲迪的商業價值似乎並沒有趁著這一節目的熱度明顯提高。可查詢到的公開內容顯示,李雲迪商務合作(不完全統計)有12個,但是高端品牌勞力士、B&O均簽約於2015年以前。

  2008年李雲迪成為勞力士代言人,最後一條官方公開活動為2018年。今年的綜藝《披荊斬棘的哥哥》衍生節目《哥哥的少年時代》中,李雲迪還手帶勞力士腕表。

  2013年其簽約B&O高端耳機,成為B&O全球首位代言人,此後至2017年一直有相關宣傳。

  近幾年,李雲迪又陸續簽約京東Plus體驗官、東風日產天籟大使、認養一頭牛首席音樂官、卡薩帝高端藝術生活體驗官等,但其中作為代言人身份的僅有今年1月份官宣的皮阿諾和4月份官宣的美嘉數碼鋼琴。

  10月21日晚,貝殼財經記者通過品牌官方微博搜索看到,除皮阿諾、美嘉鋼琴、B&O,大部分品牌已經無法搜索到李雲迪相關內容。

  朝陽群眾再立功

  此外,“朝陽群眾”也登上微博熱搜榜前列。

  據@中國文化管理協會網絡文化工委統計,從2014年開始,李代沫、張元、寧財神、張耀揚、高虎、尹相傑、王學兵、張博、黃海波和王全安等,均被北京朝陽群眾舉報,後被警方查處。

  而本次又是因北京朝陽群眾舉報,李雲迪才被拘。

  對此,人民日報“俠客島”微博發文為朝陽群眾“點讚”稱,“朝陽群眾曾多次協助警方查案,參與破獲多起明星吸毒、嫖娼等大案。為他們點讚!”

  據媒體2017年報導,每個月朝陽群眾要向警方提供2萬多條線索,包括盜竊電動自行車、街頭扒竊、涉毒涉黃涉賭。

  2017年,他們共向警方提供了8300餘條有價值線索,幫助破獲案件370餘起,拘留250餘人,消除各類安全隱患390餘起。

  揭秘“朝陽群眾”

  朝陽群眾近幾年才被關注,但他們其實一直都在。

  他們為什麼這麼牛?

  大爺大媽的信息量非常大,收衛生費、登記出租房屋、觀察小區里進進出出的人,他們其實對每個人家裡情況都有一本帳。他們的線索配合警方的專業判斷,往往一擊即中。

  多數情況下,大爺大媽只能看到“面”上的情況,更多的線索,可能來自一部分能夠進入室內的人群,如房管員、電梯工、維修工、保潔員、房產中介乃至收廢品的,這些都是都是警方依賴的信源。

  社區民警介紹:“很多人把自行車十塊錢二十塊錢就賣給收廢品的,他就會留意這可能是小偷,跟我來反映。抄水錶的到人家裡覺得味道不對,可能是吸毒,也會跟我們反映。”

  現在的“朝陽群眾”大概有五部分人組成:治安誌願者、黨員巡邏隊、專職巡邏隊、義務巡邏員、治保積極分子。

  2017年4月,朝陽警方還推出“朝陽群眾”APP,“朝陽群眾”也從幕後走向了前台,從胡同口踏上了客戶端。

  事實上,“朝陽群眾”並不只是活躍在朝陽區,在整個京城,像“朝陽群眾”這樣可敬可愛的人們已經成為維護首都穩定的重要力量。

  北京市市治安誌願者隊伍超過85萬人,先後湧現出“朝陽群眾”“西城大媽”“海澱網友”“豐台勸導隊”“大興老街坊”“東城守望崗”。

  2014年起,北京市還通過自願形式,形成了一支“網警誌願者”隊伍。誌願者們積極協助警方開展打擊網絡違法犯罪工作。

  據北京市公安局提供的資料顯示,這些網絡上的“朝陽群眾”,較為年輕,80後、90後是絕對的主力軍,占誌願者總數的80%。

  “網警誌願者”職業多種多樣,涵蓋了學生、教師、醫生、公司職員、政府公務員等,還有網絡大V、專家學者和來自互聯網安全企業,各大網站工作人員等,“朝陽群眾”的隊伍正不斷擴大,讓違法犯罪行為無處可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