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央行震驚市場:通脹飆升20%,“逆勢”降息200基點,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2021年10月22日21:50

  原標題:全球央行觀察|土耳其央行震驚市場:通脹飆升20%,“逆勢”降息200基點,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吳斌報導 在全球各大央行逐漸收緊政策之際,土耳其以最“特立獨行”的方式贏得了全世界的關注,總統埃爾多安堅信降息是降低通脹的途徑,而不是加息。

  儘管市場對土耳其降息已經有所預期,但10月21日土耳其央行還是再次震驚了市場。在通脹率高達20%之際,土耳其央行將政策利率大幅下調200個基點至16%,里拉應聲跌至紀錄新低。在決議公佈前,即使是最“鴿派”的分析師也僅預期降息100個基點。

(土耳其央行“逆勢”降息200基點,來源:土耳其央行)
(土耳其央行“逆勢”降息200基點,來源:土耳其央行)

  “土耳其央行此次降息向外界釋放強烈信號——央行打算放寬貨幣政策,而不管里拉價值急劇下跌的負面後果。”InTouch Capital高級貨幣分析師Piotr Matys表示。

  “逆勢”降息為哪般?

  在收緊政策成為全球央行主流趨勢的背景下,土耳其“逆勢”降息顯得很“另類”。

  對於降息的原因,土耳其央行表示,近期通脹的上升是由供應方面的因素推動的,這些因素是“暫時的”。而貨幣政策收緊對商業貸款的緊縮效應已開始超出預期,加強宏觀審慎政策框架已開始抑製個人貸款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在埃爾多安施壓之下,土耳其央行上個月也意外降息,但幅度不及這次。9月23日,土耳其央行降息100個基點至18%,拖累土耳其里拉一度跌至曆史最低點。

  要瞭解土耳其為何“逆勢”降息,首先得關注大背景。簡基金資深研究員張竹然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在疫情剛剛暴發的時候,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開啟了前所未有的無限續杯式放水,給資本市場提供了史無前例的流動性,為的是要穩住資本市場。在穩定住資本市場後,市場對後市的預期也趨於樂觀化,隨後實體經濟開始逐步反彈,慢慢回暖,直至如今全球經濟複蘇明顯。但目前全球供應鏈受到了更大的衝擊,各種大宗商品大規模上漲,很多新興經濟體也出現了較為嚴重的通貨膨脹。

  “土耳其政府在通貨膨脹和振興經濟這個兩難選項之間做出了選擇:先降息放水,加大疫情後期經濟恢復力度,待經濟趨於穩定後再另行加息。”張竹然對記者表示。

  張竹然進一步解釋稱,發達經濟體的水龍頭已經可以預見趨於收緊,這背後也是有底氣的,就是資本市場和實體經濟的恢復程度,如果對未來經濟信心不足,加息在發達經濟體同樣不會出現。

  興業銀行新興市場策略師菲尼克斯·卡倫(Phoenix Kalen)則表示,降息的決定表明埃爾多安正計劃提前舉行下一輪總統和議會選舉。最新的策略可能具有短期邏輯,但從長期來看可能對土耳其經濟和金融體系造成毀滅性影響。

  “任性”總統三次罷免央行行長

  作為“任性”總統的代表,埃爾多安此前在不到兩年時間內相繼開掉了3位央行行長,副行長走人的更多。埃爾多安長期以來對升息持強烈反對態度,自稱是“利率之敵”,堅信降息是降低通脹的途徑,而不是加息,央行官員誰不同意降息,埃爾多安就罷免誰。

  2019年7月,埃爾多安首次罷免土耳其央行行長;2020年11月,埃爾多安再度罷免了一位土耳其央行行長;2021年3月,埃爾多安在不到5個月的時間里又罷免了一位央行行長Agbal。

  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最後一個被罷免的央行行長Agbal,在不到五個月的任期里,Agbal將基準利率累計上調高達875個基點,土耳其央行由此重新獲得了一定的市場信任。但此舉卻“得罪”了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他希望保持低利率來刺激經濟增長,隨後總統便換了自己人。

  而最近埃爾多安也沒閑著,上週又解僱了三名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10月13日晚間,埃爾多安在與央行行長卡夫喬格魯(Sahap Kavcioglu)會面後,在午夜下令罷免了央行利率製定委員會的三名成員,包括副行長圖門(Semih Tumen)和庫庫克(Ugur Namik Kucuk),以及貨幣政策委員會成員亞瓦斯(Abdullah Yavas)。

  土耳其經濟去往何處?

  對於土耳其而言,過去五年裡通脹基本都處於兩位數水平,遠高於5%的政策目標。今年9月的名義通脹年化增速達到19.58%,食品、交通運輸、房價等與民生息息相關的商品價格漲幅更高。

  土耳其央行在聲明中表示,鑒於食品、能源和其他進口產品的暫時性物價壓力,今年進一步降息的空間很小。“供應方面的暫時性因素使年底前政策利率向下調整的空間有限。”

  對此伊斯坦堡的獨立分析師Haluk Burumcekci表示,該聲明表明,今年最後兩次利率製定會議的降息幅度較小,但“在新的一年里,進一步降息的大門保持敞開。”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降息已經讓土耳其的實質收益率大舉落入負值。

  埃爾多安長期以來一直呼籲採取貨幣刺激措施來促進信貸、出口和就業,在不到兩年半的時間里解僱了三任央行行長,但這一任性舉動削弱了央行的信譽,外國投資者已經紛紛出逃。

  而對於當前土耳其的政策,土耳其人也選擇“用錢投票”,一直在加大購買外幣的力度來保護自己免受貨幣貶值和日益猖獗通脹的影響。根據土耳其央行的數據,截至10月1日,當地居民持有的外彙存款總計2327億美元,較2020年初增長了20%。

  隨著土耳其里拉持續下挫,土耳其財政部已出台新規定,要求貨幣兌換商登記客戶的身份,而在此前,只有交易金額在3000美元以上的客戶才會被要求提交個人信息。

  張竹然對記者表示,短期內土耳其的彙率將繼續走低,並使得其主權債務評級受到一定影響,也會使得全球投資者對土耳其未來經濟增長預期進一步降低,該國從疫情中經濟恢復的速度會受到製約。

  未來土耳其的經濟將面臨巨大挑戰。“這一切只能以里拉的崩潰而告終。”德國商業銀行分析師Ulrich Leuchtman警告稱:“降息與埃爾多安的觀點一致,但他的貨幣政策是完全錯誤的,現在我們正面臨著彙率嚴重衝擊實體經濟的風險。”

  (作者:吳斌 編輯:李豔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