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路上,跨國企業正將供應商的減碳表現納入採購決策體系

2021年10月21日21:07

原標題:碳中和路上,跨國企業正將供應商的減碳表現納入採購決策體系 來源:澎湃新聞

在大型企業通往碳中和的道路上,供應鏈減排是任務艱巨的關鍵環節之一。非營利機構全球環境信息研究中心(CDP)曾做過相關測算,供應鏈的平均碳排放水平是企業直接排放的5倍以上。據澎湃新聞觀察,在企業自身的運營減排之外,大型跨國企業正在向其供應鏈施壓,要求供應商實現可持續發展。

對供應鏈設置減排目標、將其減排表現納入採購考核,是諸多大型跨國企業的共同舉措。供應商的碳排放管理水平,逐漸成為與交付可靠性、敏捷性同等重要的考核指標,這在一定程度上有可能重塑全球供應鏈格局。

根據公認的國際標準,籠統來說,一家企業的碳排放可分為三部分:範圍一最為直接,是指企業物理邊界內實實在在向大氣排放的溫室氣體,比如自有鍋爐、自有車輛的排放等;範圍二,是指外購的電力和熱力(蒸汽/熱水)產生的排放,雖不發生在企業的物理邊界之內,但也屬於間接排放;範圍三,指除了範圍二以外的其它所有間接排放,涉及上遊採購和下遊產品使用過程中的排放。

這種覆蓋全生命週期、全產業鏈的碳足跡管理,使得碳排放不光是企業自身內部事項,同時必須向供應鏈企業施以壓力和激勵,引導後者的綠色轉型。在這方面,最為人熟知的典型案例是美國Apple公司。

根據Apple公司的計算,源自供應鏈的碳足跡佔據了其碳足跡總量的75%,供應鏈碳排放又有70%來自電力消耗,供應鏈減排是該公司實現碳中和的最大挑戰之一。2020年7月,Apple宣佈,在自身公司運營已實現碳中和的基礎上,計劃到2030年,在整個業務、生產供應鏈及產品生命週期實現“碳中和”。截至今年3月,全球範圍內已有超過110家供應商承諾在生產Apple公司的產品時使用100%的可再生能源。

大型採購方對來自供應鏈的間接碳排放越來越重視,倒逼供應商企業必須盡快實現從意識到行動上的轉型。從公開信息中不難發現,Apple在華供應商正通過一系列減排舉措滿足上述要求。除摸清內部碳排放基礎數據、優化能效、在辦公樓和工廠屋頂鋪設分佈式光伏系統、投資清潔能源項目之外,綠電/綠證市場開始成為抵消賸餘碳排放的選項。比如今年7月,國內新能源投資企業景旦新能源公司與Apple供應鏈企業L公司、國際權威綠證簽發機構APX,三方達成100000張平價綠證交易合作,這是中國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平價綠證交易。這100000張平價綠證,將為L公司的工廠提供1億度綠色電力環境權益屬性。

對於跨國工業企業而言,促使供應鏈減排不僅是其實現氣候承諾的必要組成部分,也是向產業鏈夥伴推廣數字化工具、控排產品,協同實現節能增效、綠色發展的良機。

法國工業巨頭施耐德電氣首席供應鏈官Mourad TAMOUD近日對澎湃新聞表示,該公司設立的碳中和目標不僅包括自身,也覆蓋端到端供應鏈的上下遊,因此在今年啟動了供應商“零碳計劃”,期望幫助全球前1000家主要供應商到2025年將其運營所產生的碳排放減少一半。

Mourad TAMOUD稱,施耐德電氣正嚴格實施綠色採購,對關鍵供應商實行碳排放準入機制。同時,通過綠色培訓幫助供應商建立和強化減碳能力。“我們要形成一個社區,大家對自己的碳排放進行測量,然後實施集體減碳的解決方案。當然,施耐德電氣自己開發的減碳節能解決方案和相關技術將儘可能地幫助供應商減碳。”

正在推行類似計劃的還有德國西門子公司。有數據顯示,工業產品的碳排放超過90%產生於供應鏈,西門子的目標是到2050年實現全球供應鏈碳中和。西門子全球執行副總裁,西門子中國董事長、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肖鬆近日表示,已建立起覆蓋近9000家在華供應商的減排信息管理系統,將有針對性地支援供應商挖掘減碳潛力。同時嚴格要求供應商遵守可持續發展行為準則,自2022財年起將低碳相關指標納入採購決策過程。

在汽車行業,供應鏈減碳也已提上日程。由於汽車產業鏈比較長,涉及上下遊包括能源、材料等諸多密切相關產業,涉及了眾多的供應鏈企業。汽車行業的原材料和零部件生產階段的碳排放均遠高於整車生產階段,供應鏈企業比主機廠肩負的碳減排責任更重。

波士頓諮詢公司(BCG)全球資深合夥人、BCG工業品專項中國區負責人許剛對澎湃新聞分析稱,對於一家汽車製造企業來說,屬於範圍一和範圍二範疇的碳排放相對較少,大致占到總量的5%-10%,主要還是在範圍三,即上遊供應鏈和下遊車輛應用。

在其看來,在推動全產業鏈減排方面,國際整車廠商的行動較早,但整體上全行業仍處在早期階段,“從下遊來看,路徑比較清晰,就是如何提高新能源車的佔比。從上遊來看,相對來說沒有那麼明晰。上遊供應端的碳足跡現狀,並不是整車廠商能夠完全掌握的。因此,現階段要先摸清從不同原材料到不同零部件的碳排放數據,這需要整車廠商與供應商協同完成。”

在減碳持續深入之後,由於不同供應企業的起步時間不同、推進力度不一,現有的供應鏈格局可能會出現變化。

“面對新的減排要求,各供應商應對的積極性不一樣,屆時碳排放水平、碳足跡可能會成為(採購方)篩選供應商的一個標準。當有新的標準出現時,有的企業能滿足,也有企業則無法達到要求,這就會對供應鏈現有格局帶來一些影響。”許剛認為,對供應商來說,這關乎企業能否保持在供應鏈中的競爭力,與其被動接受,不如主動借此倒逼自身的技改和效率升級。“如果供應商能在內部碳核查基礎上製定出明確的碳減排目標,作為一塊敲門磚聯繫主機廠,我認為這可能會成為一個先發優勢。”

作為全球供應鏈的中心,減碳激發的巨大需求將助推中國成為全球最大企業綠電交易市場。根據落基山研究所估算,到2050年,財富500強企業及其供應鏈在中國的綠電需求將至少達到每年1440太瓦時(1太瓦時=10億千瓦時)。

彭博新能源財經曾分析稱,作為跨國企業供應商的大本營,中國供應鏈企業面臨的清潔能源採購挑戰全球獨有。從需求來看,2030年供應鏈企業和國內RE100成員企業的綠電需求至少達到116太瓦時,較2019年的77太瓦時。滿足企業綠電採購需求將成為中國留住供應鏈企業的一大籌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