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秘慘遭毆打?信披秘鑰被奪?這家上市公司內部發生了什麼?

2021年10月15日13:58

原標題:董秘慘遭毆打?信披秘鑰被奪?這家上市公司內部發生了什麼?

陷入股權之爭的嘉應製藥內鬥再度升級。

近日,嘉應製藥回覆深交所關注函。讓人大跌眼鏡的是,獨立董事肖義南透露,就在一個月前公司董秘遭到股東毆打,信披秘鑰也一度被公司董事搶走,上市公司內部曾上演“全武行”。與此同時,兩份此前隱而未宣的《備忘錄》浮出水面,爭鬥雙方對此各執一詞。

董秘被打、信披秘鑰一度被搶走

肖義南表示,今年9月16日收到董事、董事會秘書徐勝利發來的《控告函》。

具體來看,9月8日晚10時許,股東黃利兵以“喝茶”為由,竄到四樓高管宿舍要請董事會秘書徐勝利到其三樓辦公室喝茶,進入辦公室後將門反鎖,黃利兵有針對性地將對股東的不滿撒在董事會秘書身上,對徐勝利動手,徐勝利跑出黃利兵辦公室後借用保安手機撥打110報警,現公安機關尚未結案。經多次醫院鑒定,徐勝利受輕傷,面部及胸部挫傷。

除此之外,董秘徐勝利掌管的秘鑰也曾被搶。

2021年9月16日,嘉應製藥董事趁董事會秘書外出辦事之機,到公司證券部辦公室以個人名義從證券事務代表處搶奪走了董事會秘書用於信息披露的E-KEY,並聲稱董事會秘書今後信息披露經申請同意後,去他那裡取E-KEY進行操作,用完再放回他那裡保管。

肖義南表示,董事幹涉董事會秘書正常的信息披露工作,其行為極其惡劣,雖然董事會秘書於次日成功收回E-KEY,但董事的行為嚴重阻礙了董事會秘書正常的信息披露工作。

源於股權爭鬥

而上述“全武行”事件主要源於嘉應製藥內鬥。

根據嘉應製藥知情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透露,此次黃立兵毆打董秘徐勝利的事件,主要系“總經理”到底誰當的事件。

而此次矛盾的關鍵,主要在於老虎彙認為新南方醫療接受表決權委託後,並未按照雙方實控人之間簽署的《備忘錄》內容履行。於是《備忘錄》也成了關注的焦點。

馮彪代表老虎彙與新南方投資商議達成四個主要條件,即《備忘錄》主要內容,雙方公司實際控製人於6月15日簽署了《備忘錄》。

《備忘錄》主要內容有四點,一是上市公司以新南方投資、老虎彙為主要決策股東,其他股東不參與上市公司經營管理、決策等活動;二是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份預案通過股東會審議後,上市公司啟動董事會換屆工作,董事席位共9名,老虎彙公司提名4名董事,新南方投資提名5名董事;三是提名朱拉伊擔任董事,推舉為董事長,提名馮彪擔任董事,聘請為總經理;四是老虎彙承諾不謀求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地位,未來若減持公司股份至總股本的5%以內,老虎彙將讓出其擁有的董事會席位。

而今年6月才形成的合作關係為何僅維持了3個月?主要源於老虎彙要解除上述的表決權委託協議,這也是深交所此次下發關注函的主要原因。

2021年8月2日,嘉應製藥在董事會相關議案審議結束時,新當選的董事長朱拉伊要求增加一個臨時議案,提議聘請黃某某為上市公司執行總經理,這個舉動當場遭到董事會成員的反對。結果因新任董事長朱拉伊臨時提案不符合公司章程規定,最終未提交董事會審議。

但在2021年8月5日,朱拉伊再次向董事會提交聘任黃某某為嘉應製藥執行總經理,副董事長馮彪在收到該內容後表示強烈不滿,並在董事會成員微信群裡表達了自己的反對意見。

此次提案事件導致矛盾升級,新南方醫療及老虎彙雙方實控人之間並沒有就此進行溝通,新南方醫療及其實控人也沒有就此事向老虎彙作任何解釋。

2021年8月11日,朱拉伊簽署任命通知,撤回對黃某某執行總經理的聘用,改為任命黃某某為公司常務副總經理。

這裏的黃某某據嘉應製藥知情人士透露,就是黃立兵。同時,根據知情人士透露,此次黃立兵毆打徐勝利主要系與老虎彙之間的矛盾,徐勝利之前也是老虎彙一方推薦到公司的高管。

新控股股東能否誕生希望渺茫

資料顯示,嘉應製藥是一家集研發、生產、銷售為一體的中成藥製造企業,主要涉及咽喉類、感冒類、骨科類、風濕類中成藥。截至10月14日收盤,嘉應製藥股價報8.71元/股,總市值為44.2億元。

目前,從股權結構上看,嘉應製藥現無控股股東,2021年半年報顯示,老虎彙為第一大股東,持有嘉應製藥11.27%股份,老虎彙是東方資本集團旗下的一家投資機構。馮彪為東方資本集團董事長,也是老虎彙的實際控製人。

新南方醫療是在今年6月份才出現在嘉應製藥的棋局上。因陳泳洪、黃智勇、黃利兵股權存在瑕疵導致直接轉讓不成,新南方醫療轉而求助老虎彙,6月17日晚間,嘉應製藥曾公告,第一大股東老虎彙將其持有的5720萬股股份的表決權,排他性地委託給新南方醫療投資行使,有效期為24個月。

同時,公司籌劃向新南方醫療投資發行股份,發行後新南方醫療將占嘉應製藥總股本的持股比例、表決權比例將分別達到23.05%、31.72%,新南方醫療也將成為嘉應製藥控股股東,朱拉伊將成為實際控製人。

如今,老虎彙反悔,甚至兩家人馬上演了“全武行”,嘉應製藥的新控股股東能否誕生也變得希望渺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