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中窺夢》11月16日發售:在盒子裡創造世界

2021年10月13日14:13

  文明玩家只要點擊下一回合時間就會加速流逝,科幻愛好者會建議你呼叫殲星炮一勞永逸,在《籠中窺夢:Moncage》里則需要一點想像力:把太陽放進天平,在重力作用下自然落下,砝碼與月亮一同升起。

  圖1

  這是一款所有玩法、場景與故事都圍繞著一個神秘盒子展開的解謎遊戲,Optillusion工作室開發,由代理過《Muse Dash》和《部落與彎刀》的國內廠商心動負責發行,將在11月16日登陸TapTap、iOS、Steam平台,支持簡體中文。

  圖2

  盒子裡的世界

  《籠中窺夢》的玩法用一句話就能說完:“運用觀察力和想像力,以各種姿勢和角度擺弄那個立方體盒子就能通關。”在遊戲中,盒子每面都呈現一個完整的世界,有時是公園、玩具盒這樣和平安逸的場景,有時又是廢墟、兵營這樣充滿戰爭氣息的場景。

  圖3

  他們雖然看似毫無聯繫,但依照特定的角度將其組合,兩個場景中的物件便能相互影響,解鎖新的場景推動遊戲進度。

  圖4

  但《籠中窺夢》並非把一張平面的拚圖直白地搬運到盒子的每一面,讓玩家在機械化地擺動角度中通關,一些謎題除了需要觀察力和想像力外,還需要一些源自現實的直覺——就像文章開頭依靠重力讓太陽下山的天平與這個門閂謎題。

  圖5

  嚴格來說,遊戲更像是把50多張拚圖3D化後塞進了立方體,每張拚圖還都講述著獨立的故事,但在解開遊戲所有謎題後又會發現,它們其實又圍繞著同一個主線。

  遊戲人的“夢太奇”

  《籠中窺夢》的故事用三兩句話可說不完,嚴謹一點說遊戲根本沒打算用文字與話語來講故事。遊戲英文名Moncage源於法語Montage,也就是所謂的“蒙太奇”。為方便區分,我們就把《籠中窺夢》的故事表現稱之為“夢太奇”。

  簡單來說蒙太奇就是把相互獨立的畫面剪輯在一起,使之產生全新的含義,《EVA》OP動畫用的就是這種表現手法。

  圖6

  《籠中窺夢》則更進一步,雖然遊戲沒有過場與文字說明劇情,但圖與圖直接的聯繫、解謎的機制就足以引發玩家的猜想:床頭海報上的飛機飛進現實,為何帶來的卻是廢墟與硝煙?童年的遊樂園,為何又會與廢墟中的建築物,有著相互重合的標誌?

  圖7

  圖8

  就像大部分同類作品的故事眾說紛紜一樣,運用“夢太奇”的《籠中窺夢》也沒有什麼官方指定劇情,碎片化的故事串聯起來,可以是一個有關父與子的成長故事,也可以是一段有關戰爭與和平的宏大史詩。

  在籠中窺到了什麼夢,由窺夢者決定。

  圖9

  籠之內,夢之外

  對那些在籠中玩過試玩Demo的窺夢人而言,遊戲有著精緻的解謎玩法,有著用心且具有延展性的故事。這些優點,讓《籠中窺夢》獲得了很多專業機構與核心玩家的認可。

  圖10

  2019年Weplay籠內試玩

  2019年 IndieCade 最佳創新體驗設計,英特爾大學遊戲展最佳玩法等獎項,2020中國獨立遊戲大賽最佳創新獎。在前段時間,還獲得了被譽為獨立遊戲業界最高成就,IGF獨立遊戲節的最佳設計獎提名。

  圖11

  但對於同在籠內的造夢者,只有兩個人的工作室Optillusion而言,將《籠中窺夢》從大學畢設打磨成現在這樣,並不是一項輕鬆的工作。

  追求玩法的獨特性、夢太奇的表現手法、將五十個獨立的世界塞進盒子裡,這些現在看上去頗有趣味的設計,對他們而言更是是另一層思維上的籠子,將遊戲的開發難度提升到地獄級別。

  圖12

  初期階段的設計草圖

  因此在正式版之前,他們也走過一些“彎路”,比如試玩難度過高、遊戲提示太不明顯等等。為此他們還特意找了《畫中世界》開發者羅伯茨·傑森這樣的業內前輩求教。雖然收到的回覆是“自己也沒有什麼很好地辦法,在開發《畫中世界》的過程中也幾度想要放棄。”但最終,他們還是咬著牙堅持把這場夢造了出來。

  圖13

  圖14

  遊戲現在的提示機制

  現在他們已經走出了籠子,巴塞羅那的音樂組合Berlinist(代表作《GRIS》)專門為這場夢境打造了的原聲,將在11月16日交到玩家手中。屆時這款屢獲殊榮的遊戲,能否大眾的認可,就等新一批窺夢人來評說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