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男子實名舉報妻子出軌某校講師,涉事學校回覆查無實據

2021年10月13日15:29

  山東男子實名舉報妻子出軌某校講師,涉事學校回覆查無實據

  來源:正觀新聞

  “妻子婚內出軌黨校講師,兩人多次開房,微信聊天記錄不堪入目,還說我兒子也是他們生的,我拿著相關證據到黨校舉報,黨校說被舉報的講師已經離婚,舉報查無實據,無法處理。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才在網上發文實名舉報。”

  10月13日上午,針對近日網上熱傳的“泰安市委黨校某講師長期與他人妻子通姦並育有私生子”的舉報,舉報人張先生向記者證實,舉報內容屬實,希望相關部門嚴處破壞他人家庭的不道德行為。

  張先生在網絡平台的實名舉報

  發現妻子與他人的聊天記錄,才知道妻子多年前已出軌

  張先生今年34歲,在山東省某市工作。10月13日上午,提起妻子小莉(化名)出軌黨校老師何山(化名)、自己舉報無果的遭遇,張先生情緒低沉,精神幾乎崩潰。

  “我和小莉是大學同學,兩人相識於2006年,2007年確立了戀愛關係。2011年3月,我們在老家舉行了婚禮,一年後正式在民政局登記結婚。2017年年初,小莉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兒子。”

  張先生介紹,小莉在某學校工作。“之前兩人同在山東某市工作,2021年春節後,小莉所在的學校搬到了某市下屬的一個區縣,兩週回家一次,自此兩人聚少分多。

  張先生稱,今年8月18日晚上9時40分許,小莉洗澡期間,他無意發現小莉的手機不斷髮出短信語音提示。“平時妻子的手機都是鎖屏的,當天剛好未上鎖”。打開妻子手機後,張先生驚呆了:小莉與何山的微信聊天記錄不堪入目:既有兩人開房的內容、說情話的內容,還有討論離婚的內容。最讓張先生不能接受的是,小莉與何山在聊天記錄中提到,小莉所生的兒子與張先生沒有血緣關係,其實是小莉與何山所生。

  “看到他們的聊天記錄後,我當時都快崩潰了。他們的聊天記錄太長,我怕她發現,就把她的手機拿了出來,開車到我的工作場所考慮如何處理此事。第二天淩晨兩點,小莉找到我,問我在幹嘛,我逼著自己平靜下來,隨便找了個藉口說有事,她就開車回家了。”

  8月19日淩晨4點,張先生覺得實在憋屈,就到小莉家向小莉的父母說明了此事。回家後,張先生把手機還給小莉,問她為什麼這樣對他?小莉說沒有的事,張先生把聊天記錄拿了出來,小莉見隱瞞不住了,說“你就那麼絕情,不顧及咱倆的感情嗎?”之後就什麼也不說了。

  發現妻子出軌後,張先生設法與何山的妻子取得了聯繫。何山的妻子說,她和何山已經離婚,何山和小莉在一起的事情,她多年前就知道了。當時她曾聯繫張先生,但未果。電話中,何山的妻子稱,她當時都快崩潰了,幾次到了生死的邊緣,但後來硬是忍住了。她勸張先生想開些,“你還年輕,沒必要糾纏此事,只要人在,身體好,這些都不是事,可以從頭再來。”

  何山的妻子說,不管怎麼說,何山畢竟是她孩子的父親,事情鬧大了,對誰都不好,更何況她不想因此事影響自己的孩子,但她同時認為“他們早晚會受到懲罰”。

  張先生說,近日他一直在舉報,身心疲憊不已

  想理性解決問題,但妻子帶著孩子離家無法找到

  張先生說,小莉的婚外情被他發現第二天,小莉就帶著孩子離開了家。當天,他曾到小莉的父母家找小莉,但小莉並未在父母家。此後幾天,張先生到處尋找小莉和孩子,一直沒有找到。“她的電話停機了,她父母說他們也不知道小莉去了哪裡。”

  今年9月開學後,張先生到小莉的學校去找小莉,學校說小莉早在今年7月就辭職了。“我現在就想理性解決這件事情,同時給孩子做個親子鑒定,看看孩子到底是不是我親生的,但我根本找不到小莉和孩子,事情陷入了僵局。”

  張先生稱,妻子的婚外情暴露後,他從何山的妻子處獲悉,何山與小莉是2012年通過聊天工具認識的。何山妻子獲悉此事後,兩人曾於當年離婚,但很快又複婚。“怪不得我們2011年年初在老家舉行婚禮後,小莉一直拖到2012年下半年才領結婚證。現在看來,她當時是想腳踩兩隻船,後來看到自己嫁不到何家才與我登記的。”張先生氣憤地說道,從結婚到現在,他只不過是小莉的一個備胎而已。

  “我恨自己為什麼對她如此信任,這麼多年一直傻傻地蒙在鼓裡,我恨她如果不愛我,為什麼要毀掉我的人生?”張先生說,妻離子散帶給他巨大的精神壓力,讓他瀕臨崩潰。

  向黨校實名舉報並提供相關證據,黨校回覆“查無實據”

  張先生告訴記者,何山作為黨校講師,在明知小莉已婚的情況下仍與小莉通姦,破壞他人家庭,影響惡劣,理應受到相關紀律處分。

  8月23日,張先生帶著相關材料、證據到泰安市委黨校舉報。黨校相關負責人收下了他的舉報材料,答覆他會按程序處理。8月24日,泰安市委黨校相關負責人通知張先生:經向單位主要領導和市紀委監委派駐組領導彙報,現已進入調查階段,請耐心等候。

  9月2日,黨校相關負責人再次通知張先生:調查正在進行,如果你方有親子鑒定和其他相關證明材料,可以盡快提供,以利於盡快查清事實,做出處理。

  “經過一個月的調查,9月23日,泰安市委黨校相關負責人回覆我:查無實據,無法處理。”對這個調查結果,張先生表示不能接受:“事實依據如此確鑿,黨校無權處理為何不移交至相關部門?”

  在張先生提供的相關錄音中,記者聽到以下對話:

  張先生:你好。

  黨校相關負責人:你好,我把調查結論給你簡單答覆一下。接到你的舉報後,我們與何山本人多次談話,對他的婚姻及與小莉的交往等進行了初步調查。據調查,何山與妻子2012年協議離婚後又複婚,2014年,兩人又通過法院起訴離婚。上述情況屬實,我們已從民政局和法院核實。

  調查過程中,何山否認小莉的孩子系與他所生。你提供的書面證據和錄音證據,我們多次諮詢紀檢部門和司法部門及律師,均認為尚不能構成直接證據,不能證實你舉報的內容屬實。我們又聯繫相關部門,欲調取何山與小莉的相關通話、通訊記錄,相關部門答覆我們無權調取。

  因為權限受限,根據你目前提供的證據,我們的調查結論是:查無實據。

  張先生:你們沒有權限調查,結論怎麼會是查無實據?

  黨校相關負責人:以黨校目前的權限所查到的問題,尚不能印證你舉報的內容屬實,所以查無實據。

  張先生:就是你們處理不了,對吧?

  黨校相關負責人:對。

  黨校相關部門:尚不瞭解情況,需要調查瞭解

  張先生反映是否屬實?10月12日、13日,記者先後聯繫了何山、小莉、小莉父母以及泰安市委黨校相關人員。

  10月12日、13日,記者多次致電何山,電話一直無人接聽,發短信也無回覆。小莉的電話顯示停機,其父母的電話同樣無人接聽。

  10月12日晚上,記者聯繫上了泰安市委黨校負責調查該案的相關負責人。其稱,相關情況他不方便介紹,需與泰安市委黨校辦公室聯繫。

  10月13日上午,泰安市委黨校辦公室相關人員稱,何山是黨校工作人員,張先生舉報的情況他尚不清楚,需要進一步調查、核實瞭解。

  “黨校講師應該為人師表,何山公然破壞他人家庭,影響非常惡劣,希望相關部門一查到底,還舉報人一個公道。”張先生說,找到小莉和孩子後,孩子哪怕不是他的,他也要撫養權,“在一起生活好幾年了,這份感情無法割捨。”

  (來源 華商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