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災寒潮下的山西縣城:物資運輸難,30公里距離6座橋斷了4座

2021年10月11日07:32

  極目新聞記者 曾淩軻 劉琴

  在斷斷續續下了十幾天的雨後,10月10日,山西省安澤縣的連日大雨終於停了。

  這個位於山西臨汾東北部、太嶽山東南麓的小縣,上次遭遇洪水還是28年前。

  路面塌方、橋樑垮塌、田地被衝毀,損失慘痛的安澤是暴雨成災後的山西縣城的一個縮影。而這幾天,山西多個地區在霜凍和寒潮預警之下氣溫驟降,這給救災物資運送和災後重建,帶來了不少困擾。

  救援隊員腿在冷水裡抽筋

  在安澤縣藍天救援隊隊長連賀龍的記憶里,安澤縣上次遇到洪水還是1993年。

  “聽村里老人說,1993年沁河的水位已經漲至與堤壩平齊了,那時的堤壩才高出路面兩米。今年國慶最後兩天,沁河的水位也一度高至與堤壩平齊,但今年的堤壩比1993年又高了好幾米。”連賀龍說。

  10月6日,安澤縣街邊的河流護欄轟然坍塌,成片的樹木和路燈倒入河內。安澤縣災情進入公眾眼簾。

  安澤縣一處路面塌方

  10月6日、7日是沁河水位最高的兩天,連賀龍白天奔波於受災村莊運送物資或運輸村民,晚上則徹夜守候在沁河沿岸,預備在緊急時刻隨時成為縣消防等部門的增援力量。

  然而在10月7日,安澤藍天救援隊在沁河邊的庫房被大水衝垮,全部救援設備幾乎都不見蹤影。連賀龍只好在網上發佈求助信息,懇請社會力量增援皮划艇等救援物資。

  10月10日,極目新聞記者見到連賀龍時,他表示愛心人士捐贈的裝備已在運輸途中,目前他們車上裝載的裝備都是向當地應急管理部門借的。

  除了讓人措手不及的意外,大雨加上低溫更是給救援隊的工作增加了難度。

  救援任務來得急,洪水救災經驗也不多,救援隊隊員經常只穿一件救生衣就前往一線。到了現場,水深沒到大腿,來不及思考便一腳踩進去,連賀龍和副隊長魏小強為此腿都抽過筋。

  “救援現場感覺不到冷,但晚上睡覺腿就抽筋了。最冷的時候,腿在水裡就會開始抽筋。”魏小強說。

  10月6日一早,魏小強接到通知,村里有大娘因腰疼行動不便需要轉移。趕到現場的魏小強挽起褲腿,走進沒到小腿位置的水中,將大娘背過漫水橋。次日淩晨,魏小強因為腿部抽筋痛醒,下床走了10多分鍾才緩解。

  10月6日,藍天救援隊救援一位哮喘老人(藍天救援隊供圖)

  同一天,連賀龍前往村莊轉移一位哮喘老人時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僅僅穿上一件救生衣就出發的他,遭遇了感冒和小腿抽筋的雙重襲擊。

  連賀龍兩隻襪子顏色不同

  10月10日,安澤縣的雨終於停了,但連賀龍還穿著兩隻不同的襪子,一隻黑色,一隻藍色。停水洗衣不便加上連日天氣陰冷,他的襪子還沒乾透,“成雙的襪子沒幹,只好一樣找一隻幹的穿上。”他說。

  30公里距離6座橋斷了4座

  受此前大雨影響,安澤縣路面塌陷處不計其數。10月10日,極目新聞記者現場看到的就有十多處。

  雨災之下,縣城多個地方還停電了。

  冀氏鎮商戶均用發電機供電

  安澤縣縣城內某小區和相鄰的小區已經停電5天了,僅有的一台發電機只能兩個小區共用。“我們小區一共有140多戶人家,隔壁小區多少戶不清楚。一台發電機我們每個小區輪流用2小時。”一位居民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因為停電,小區5樓住戶至今上水困難。

  從安澤縣城順沁河南行30公里至馬壁鎮,記者沿途看到,沁河上6座橋中有4座都被河水衝垮。而每座橋對岸都連接著一個村莊,橋斷就意味著物資運輸受限。連賀龍介紹,沁河流經安澤縣約百餘公里,像這樣被衝垮的橋可能有幾十座。

  “橋對面那些村子的物資到現在堅持快10天了,未來幾天物資運輸肯定是大問題。”忙著開車往村里運送物資的連賀龍皺著眉頭說,“村民要吃喝,物資要得急,但這些路橋的重建很麻煩。剛才來的路上有的路塌的只剩一半了,工程車輛進不來,天又冷,路橋修復的時間會更長。”

  途中,連賀龍在冀氏鎮停下,希望多買幾袋麵粉送到村里。但因為剛剛通車,鎮上的糧油店物資還未補足,連進了3家店,連賀龍才湊齊6袋麵粉。

  極目新聞記者看到,因為停電,鎮上的商店大多用起了發電機。

  最缺給村民送物資的無人機

  連賀龍要去的地方是馬壁鎮東里村。東里村位於沁河河東,去往東里村的漫水橋至今淹沒在水中,水深超1米而且水流湍急。進村最快的一條路受阻,要想進村,只能繞著山走。

  極目新聞記者跟著連賀龍的皮卡車隨山路行進。一條泥濘陡峭的山路蜿蜒盤繞,上山下坡10餘公里。當運送物資的車輛進入村時,村民們的臉上掛滿喜悅,這是暴雨後進村的第一車物資。

  該村村民告訴極目新聞記者,事實上9月22日東里村就下了一場大雨,河水漫過進村的橋面,車輛從那天起就進出不了村了。而村民進村出村,只能靠走另一座橫跨沁河的鋼索吊橋。但降雨此後並未中止,10月6日,這座離水面10餘米高的鋼索吊橋也被洪水衝毀。村民說,印象中從來沒遇到過這麼大的暴雨。

  東里村村內,村民的莊稼也有部分受損。“減收肯定是有的。”村民說,10月原本是玉米豐收的時節,無奈連日大雨,村民沿河栽種的玉米地都被衝毀。

  洪水退去後的玉米地

  目前,東里村村民們的吃住未受太大影響。村里曾因降雨導致整村斷電,現已經在村企的支持下恢復。

  從安澤縣城前往馬壁鎮途中,連賀龍接到了5個捐贈物資的電話,還有2支外地救援隊問是否需要外援,他都拒絕了。“皮划艇、救生衣都不需要了。現在安澤主要缺無人機,能吊20公斤重物的那種,用來給河對岸的老百姓送生活物資。”他說。

  在網上發佈求助信息後,連賀龍越發繁忙,微信好友猛增了700多人。他還接了1000多個電話,都詢問是否需要人力支援和捐贈物資。最遠的一個電話來自英國的華人企業家,對方問連賀龍是否要雨靴,1000雙夠不夠。“手機一直充著電,都快冒煙了。”連賀龍說。

  魏小強則告訴極目新聞記者,現在運送物資的行程已經往後排了好幾天,明天他又要去兩個村。“橋斷了,送物資要繞路,所以一天走不了幾個地方。”魏小強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