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要共享家庭成果

2021年10月04日22:09

  原標題:三胎熱議,暴露了女人的生育困境

  作者:盧悅心之助

  前不久出台的“三胎政策”,引起“群嘲”。

  “群嘲”的背後,不是人民群眾內心的冷漠,恰恰相反,群嘲的背後,是我們絕大多數人內心的無奈。

  別說三胎,在一胎二胎到底是“生還是不生”的問題上,帶來的困境,已經不少。

  這些困境,讓越來越多的女性和家庭,變得迷茫又慎重。

  女人,你不生孩子,到底想幹嘛?

  說兩個來訪者的故事。

  這是兩個非常相似卻也截然不同的來訪。

  說相似,是因為,非常巧合:兩位來訪者均為女士,屬牛,今年本命年,36歲,都已婚;

  說不同,是因為,在生孩子這件事上,兩位來訪做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決定,也意味著他們走了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但是,卻都有苦惱。

  來訪者a女士,在人生特別關鍵的時刻做了兩次特別漂亮的跳槽,現在,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有著讓人羨慕的事業。

  但是,在生孩子這件事上,無論到哪裡,好像都被當成“怪物”。

  比如,在父母眼裡,她是一個“拎不清”又“說不通”的執拗女兒,一個女孩子,都三十好幾了,也不生孩子,天天瞎忙什麼?

  比如,在公婆眼裡,更是“簡直不可理喻”的兒媳婦,“兒子娶了個什麼東西”,好好一個女人,竟然不生孩子?你們還懂點事嗎?

  還比如,在朋友眼裡,頗有點“格格不入”的味道:

  當同學聚會的時候,面對“孩子都幼兒園到小學不等”的同學們在集體聊娃,她似乎根本找不到可以插入的話題;

  甚至,前同事一起約,主題都是“一起遛娃”,她無娃可遛,是不是就沒資格參加同事小圈子的聚會了?

  這像極了電視劇《我是真的愛你》里劉濤飾演的角色蕭嫣:

  電視劇里,劉濤選擇事業,在事業上也做的風生水起。

  但是,這卻讓她在同學和朋友的圈子裡,被“指指點點”,也沒有共同話題。

  這在我的一位朋友身上也高度相似。

  比如,某個週末,我的朋友和先生去逛花鳥魚蟲市場,在一家鋪子裡多流連一會兒,一來二去,就和店家聊起天來,相談也算甚歡。

  店老闆在知道了兩人還沒有孩子之後,用朋友的話說——

  只見店老闆肉眼可見地帶著無限惋惜和不理解地說:怎麼還不要孩子啊……

  朋友說:

  當一個女人很大年齡還沒有孩子,你幾乎處處可以感受到來自這個社會、甚至陌生人“評判”的眼光,這種評判並非出自有意識的“歧視”或者“敵意”。

  但是,恰恰是這種出自於別人“下意識”流露出來的蛛絲馬跡,才更顯傷人。

  就像這個古玩店的老闆。

  這些來自周圍人的或者“為你好”般的催促,或者“雲淡風輕”的惋惜,都似乎一定要把一個選擇“暫時還沒有生孩子”的女人置身於一個“女人沒孩子,一切都白搭“的無價值之地。

  這並非誇張。

  當古玩店老闆都在說“怎麼還不要孩子啊”,我的朋友感受到的,不僅僅是對方言語上的“惋惜”,更是發自對方靈魂深處、潛意識的“惋惜”。

  甚至,當對面這個人“發自心底”的惋惜來的之“理所應當”,讓人不禁馬上感覺,自己分明接收到了對方“惋惜”里“憐憫”的味道。

  並且,大有讓人感到自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穿越到了“膝下無子、晚景淒涼”的未來時空。

  似乎,如果女人,到了一定年紀,不要孩子,這個社會,不管是誰,都可以不鹹不淡地、順帶手來上兩句。

  “你反駁,就是較真,不知好歹,所以,你只能受著。”a女士最後總結陳詞。

  生育的兩難困境

  再說說來訪者b女士。

  在33歲的時候,選擇結婚,並順理成章生了孩子,現在孩子一歲半,又在被全家所有人催生二胎。

  B女士說起來就非常憤懣。

  她說:自己33歲的時候,正是事業吃勁兒的時候,當時剛跳槽到大廠,熬一熬就能上一個台階。

  但是,33歲,幾乎所有人都告訴她:不小了,既然結婚了就趕緊生孩子。

  在眾多的催促立體環繞下,本來堅定的她似乎也對自己充滿了質疑:

  是不是大家都是對的,這個年紀不生,就成高齡產婦了。沒辦法,畢竟,女人有生理上的生育窗口期。

  生了孩子的b女士再回到職場,重新開始,元氣大傷。好不容易熬了一年多,眼看著工作的方方面面開始有起色,二胎的鍾聲又敲響了。

  還是老問題:

  36歲了,如果想要二胎,再不生,是不是就來不及了?

  可是,兩個孩子生完,前前後後,將近五年的時間過去了:從三十出頭,到年近四十,黃金五年時間的錯過,自己還追得上嗎?

  B女士問我,當然更在問自己。

  似乎,對一個女性來說,不管“生”還是“不生”,都是一個“兩難困境”。

  子宮,不應該是“原罪”,而是“權利”

  注意,我說的是“權利”,而不是“權力”。

  女性擁有子宮,這是生理上的天然所得。所以,在人類的繁衍上,女性就承載著“孕育”生命的功能。

  有人認為,這對於女性而言,是一種“不公平”。

  因為,就像b女士焦慮的那樣:“妊娠期、生產、產後恢復、哺育和撫養年幼的嬰幼兒”這個漫長的時期,會在相當長的時間里佔據女性非常多的精力。

  這是一種漫長而巨大的消耗。

  和男性相比,這個過程,使得女性在三元現實世界的開疆擴土上天然處於劣勢。並且,黃金幾年的錯失,似乎甚至有可能讓女性“永遠沒機會翻身”。

  這裏,存在幾個巨大的陷阱。

  第一,事實上,我們之所以會體驗到這個困局,是我們預設了陽性權利架構下的規則:

  為什麼在三元世界的開疆拓土、事業有成、多掙錢才是一個人“成功”的標誌?

  男女以生理結構的不同為起點,加上情感需求不同、認知不同、性格特點更不同,就幾乎註定了男性、女性是存在很大差異的。

  所以,擅長不同,分工自然也不同。

  但是,當我們把成功的標準定義為:要在三元現實世界取得成功時,這對於女性而言,本身就是一個“陷阱”。

  第二,事業和孩子兼顧,這是一個偽命題。

  忘了哪個明星似乎說過:想要“孩子和事業”兼顧,這本身就是偽命題。根本不存在兼顧,只能二選一。

  而那些看起來兼顧的,一定身後有很多很多的幫手。

  經常看歐美的明星街拍:三五個孩子,懷裡抱著,手裡牽著,車里推著,其樂融融,一家人特別有愛地出街。

  而,我們看不到的是,鏡頭外的三個保姆。

  養育一個孩子,到底要付出多少,這是沒有養過孩子的人萬萬不能理解的。

  所以,我們從心底,就不要想,自己會是一個“全能高手”:一方面把孩子方方面面照顧的妥妥的;另一方面,換上套裝,轉身就是職場女性。

  我們要降低自己的期望值。

  而這裏要找的,是一個平衡,在認清現實、並適當調整自己的期望值之後,找到一個平衡。

  你到底想要什麼?什麼對你是更重要的?

  第三,養孩子,這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事情,更不只是媽媽的事情。

  現實生活中,有一個潛移默化、根深蒂固的預設:照顧孩子,是媽媽的事。

  所以,這些年才會有諸如“喪偶式育兒”、“詐屍式育兒”這樣的名詞出現,都指向缺席的父親。

  但是,對一個嬰兒從出生就開始的哺育照顧,到幼兒時的陪伴、衣食住行、講故事哄睡覺,再到上學後的學業輔導……

  這絕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事情。這至少是夫妻雙方都需要付出的事情,更可能是需要傾注全家之力的事情。

  所以,男性要加入進來。男性的加入,是對女性巨大的支持。也是對孩子巨大的支持。

  在對孩子的引領上,父性和母性功能截然不同。

  母性功能是建立情感鏈接,帶領孩子走入關係。

  而父性功能是帶孩子走出去,走進三元世界,看到更多的現實和規則。這對孩子性格的完善,至關重要。

  第四,話說回來,如果,女性因為擔心生完孩子之後,孩子就成了拖油瓶,因為預料到以後“照顧這個孩子”全是自己的事,而遲遲不敢生孩子,那麼,不管什麼時候生,都不會是好時候。

  第五,如果你們有家庭分工,並且雙方達成一致,比如:男主外,女主內,這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問題是,既然討論一致做出了這個決定,那麼,雙方就一定要尊重這個分工。

  比如:“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分工沒有問題,前提是:雙方共享家庭成果。

  男性要知道,因為女性承擔了更多的家庭職責,所以,男性才能沒有後顧之憂,去拓展自己的事業,並且,回過頭來,還有一個被打理的溫馨的、井井有條的家。

  而女性,也不會自慚形穢,一再把掙錢多少作為衡量一個人對家庭付出的唯一標尺。

  這裏的關鍵是:不論各自承擔的責任是什麼,都能平等地共享家庭成果。

  其實,不是你生不生的問題,而是你是不是給孩子找了一個好父親,也給自己找了一個稱職的好老公。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