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停新清退 幣圈大限將至?

2021年09月27日00:11

  原標題:交易所停新清退 幣圈大限將至?

  最強監管風暴來襲,幣圈產業鏈風雨飄搖。自9月24日央行等十部門對虛擬貨幣非法業務活動重拳出擊後,截至9月26日,北京商報記者求證到,已有多家交易所採取行動,火幣已於9月24日晚停止中國大陸新用戶註冊,BHEX全球站於9月25日晚宣佈永久關閉平台服務。此外,還有一些海外交易所相繼暫停營銷活動。但在停新、清退的另一面,仍有一些交易所面向國內用戶開放,甚至頂風獎勵拉新,幣圈整頓任重道遠。

  交易所迅速反應

  十部門重磅監管通知發佈後,虛擬貨幣交易所迅速作出反應。

  9月24日監管通知下發當天,北京商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火幣已於當日23時30分停止中國大陸新用戶註冊,目前僅保留中國台灣與中國香港地區新用戶註冊。

  緊接著9月25日,BHEX全球站宣佈,即日起永久關閉WWW.BHEX.COM平台所有地區的新用戶註冊功能以及所有資產充值功能,僅允許交易和提現。此外合約交易將關閉開倉功能,LETF交易關閉買入功能,杠杆交易關閉借幣功能。用戶僅可以平倉合約倉位,賣出LETF資產和歸還杠杆借幣。2021年10月23日,平台將完全關閉,之後所有人無法再登錄平台網站和App。

  針對前述消息,北京商報記者對相應交易所分別進行了求證採訪,9月26日,火幣方面公告稱,此舉主要是為響應當地政府監管政策要求,對身份認證為中國大陸地區的存量用戶,計劃在2021年12月31日前完成清退。

  BHEX平台相關負責人則回應北京商報記者,平台正在進行有序清退,後續決定持牌經營新加坡牌照的交易所,此舉主要為避免未來產生法律問題。

  在業內看來,除了火幣、BHEX外,其他幣圈交易所或相繼跟進清退行為,對此,北京商報記者向OKEx、幣安等進行瞭解,OKEx相關人員表示“暫未收到通知”,幣安則截至記者發稿未獲得回應。此外,記者另從多位交易所從業人士處瞭解到,其已經決定暫停相關業務營銷活動,但對於是否清退仍處於觀望狀態。

  “交易所並不是想清退就能清退的”,一交易所負責人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面向國內用戶開放的大大小小交易所多達數百家。其中,部分交易所各種駭客和技術類的安全事故非常多,很難保證用戶的資產安全;另外,大部分交易所儲備金不到用戶資產的30%,平台基本都是依靠新用戶充值進去,老用戶才能提現。一旦突然關閉平台就只能跑路,甚至還有一些平台關閉後直接就消失了,證據都拿不到……”

  仍有投機者頂風逆行

  從此次通知措辭來看,監管打擊虛擬貨幣的態度堅決,直接定性虛擬貨幣相關業務活動屬於非法金融活動,比特幣、以太幣、泰達幣等虛擬貨幣不具有法償性,且挑明境外幣圈交易所向境內居民提供服務同樣為非法。

  在業內看來,從“一律嚴格禁止,堅決依法取締”等嚴厲表態來看,虛擬貨幣相關產業即將“壽終正寢”,釐清灰色地帶後,比特幣時代在中國將徹底終結。

  不過,監管加碼的另一面,市場仍有暗流湧動。

  一方面,關停潮下仍有機構頂風逆行。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9月24日,北京商報記者登錄幣安發現,該交易所還推出了“KAVA和HARD交易賽、贏100000美元大獎”的營銷活動,其中包括新用戶專屬福利、參與交易獎勵等。

  此外,北京商報記者在非小號平台上發現,包括幣王交易所、Tbit交易所、Alpex交易所在內仍在進行拉新或返利活動,其中幣王宣傳“註冊即送800USDT,邀請返傭達70%”,Tbit則自稱“盈利有加成虧損有補貼,全網收益率最高”。

  針對幣安營銷行為,北京商報記者對平台進行採訪,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應,另對幣王交易所、Tbit交易所、Alpex交易所等平台,記者暫未找到聯繫方式。

  另一方面,仍有投機者試圖“富貴險中求”。 北京商報記者發現,目前仍有部分硬盤經銷商在微信朋友圈吆喝“挖礦”生意;也有不少幣民通過百度貼吧、電話營銷的方式拉人頭,甚至還有一些炒幣者宣稱“後續幣價反彈”,以此鼓動“新韭菜”入局。

  “未來幣圈企業在合規大背景下,焦點很可能會轉向國外業務,但線下C2C虛擬貨幣交易總體上是很難杜絕的。”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採訪時指出,虛擬貨幣交易本身沒有任何信用保障,存在詐騙風險,建議普通人在不瞭解的情況下,謹慎參與。但他也坦言,當前國家對於虛擬貨幣的態度是明確的,但是C2C交易是否全面禁止,且如何禁止當前還不明確。

  不過,業內資深律師肖颯則指出,虛擬幣交易“信息中介”模式,壽終正寢,不再灰色,已歸於非法範疇。不過肖颯也提到,鑒於幣價跌宕有獲利空間,未來虛擬幣的交易和理財,也可能會走向隱形,形成“影子交易所”。

  幣圈整頓任重道遠。但可以預見的是,此次監管給市場帶來更為明確的預期,與虛擬貨幣相關的機構、從業人員等存在的空間將愈發狹窄。

  監管層層加碼

  針對虛擬貨幣非法業務的圍剿,我國監管層層加碼。從2013年五部門的《關於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到2017年七部門的《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再到此次十部門的《關於進一步防範和處置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通知》。在業內看來,“灰色地帶”的釐清,進一步打破了參與者、投機者的幻想。

  “新規再次表明監管機關的態度,將過去一段時間市場上沒有明確的灰色地帶進行了釐清。”肖颯指出,後續法幣與虛擬幣兌換業務、虛擬幣之間互相兌換業務、虛擬幣交易的信息中介業務、為虛擬幣交易定價的業務、ICO、 DeFi、虛擬幣交易的宣傳媒體、第三方支付公司為虛擬幣相關業務提供支付結算服務、區塊鏈技術公司為虛擬幣業務提供技術支援、名為海外交易所實際上為境內客戶服務的業務等,或都將被取締甚至涉嫌犯罪。

  強監管後,在盤和林看來,國內幣圈基本將走向末路,全球虛擬貨幣泡沫可能也接近尾聲。他建議,對於參與者個人,要知道當前國內虛擬貨幣交易,尤其是C2C交易正在失去信用保障和法律保障;另外機構也需要按照規定調整業務內容。

  當前,涉虛擬幣服務機構延伸至導流獲客、品牌推廣、用戶運營、交易轉賬等多樣業態。一業內人士指出,建議相關機構及時關停國內違法業務,後續可將重心轉移至區塊鏈技術的研發與應用。北京商報記者 劉四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