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布衣股價再跌13%,杭州市西湖區相關部門約談江南布衣

2021年09月26日21:57

  原標題:江南布衣股價再跌13%,杭州市西湖區相關部門約談江南布衣 來源:廣州日報客戶端

  近日,因在童裝上印有不妥文字、圖案,江南布衣童裝品牌jnby by JNBY被一眾消費者揭開其一個“隱秘的角落”。9月26日,杭州市西湖區相關部門已約談江南布衣。“西湖發佈”發佈關於江南布衣童裝印有不當圖案問題事件的通報稱:近日發現,有網民投訴江南布衣服飾有限公司生產童裝印有不當圖案。對此,西湖區相關部門已約談該企業,責成企業立即下架涉事童裝以及同類型款式服裝,對已售涉事童裝作無理由退貨處理。同時,成立由區市場監管局等部門和屬地街道組成的調查組,對該事件進行調查,並將依據調查結果依法依規進行處理。

  江南布衣股價大跌

  “童裝風波”直接影響了江南布衣的經營節奏和股價。26日,江南布衣報收14.980港元,股價下挫13.21%。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分析江南布衣財報發現,截至今年6月30日,其涉事童裝品牌jnby by JNBY的收入為6.5億元,僅次於其主品牌JNBY和男裝品牌速寫。在2021財年,jnby by JNBY48%的增長速度遠高於主品牌JNBY的30.5%和男裝品牌速寫的20.2%,成為集團品牌矩陣中的“新增長點”。

  產品銷售單價大多超過300元、門店眾多的jnby by JNBY被業界視為江南布衣的“利潤奶牛”。據悉,在線下方面,截至今年6月30日,jnby by JNBY門店數量已達470家,超過了集團男裝品牌速寫320家的門店數量,是江南布衣旗下主品牌JNBY門店數量的一半有餘。自2016年江南布衣上市以來,jnby by JNBY品牌的近五年的營收增速分別為44.8%、34.3%、20.8%、-6.7%和48%。除了2020財年外,其營收增速均呈現高位數增長。

  據悉,該童裝品牌主打藝術化和童裝成人化等特性,其打出的這兩張“差異化”牌使得其從一眾陽光可愛路線的童裝品牌中脫穎而出。記者留意到,該品牌天貓店舖童裝產品銷售單價大多超過300元,有的連衣裙售價直接破千元。

  與此同時,jnby by JNBY的設計師卻少之又少。江南布衣創始人之一的李琳曾於2018年透露當時設計團隊規模:旗下四個品牌中,JNBY、速寫和less分別約有十多位設計師,“jnby by JNBY童裝少一些,只有四個。”李琳表示。

  財報顯示,2014~2016財年,江南布衣投入產品設計、研發部門的費用分別為4830萬元、4870萬元與5670萬元,占當年營收比例分別為3.5%、3.0%及3.0%。時隔五年,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12個月內,江南布衣的服裝設計費共計2390.7萬元,較上年同期的3268萬元減少約878萬元。

  童裝、動畫作品都在規範肅清

  記者留意到,一開始,面對消費者指控,江南布衣只是在其評論區進行回覆;23日,江南布衣終於在其官微發佈道歉聲明並表示已購買相關產品者可進行退貨處理。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26日再次瀏覽jnby by JNBY天貓旗艦店時發現,其仍在正常經營,首頁並未對此事件進行任何說明,目前其在售的兒童襯衣等產品,並未出現此前消費者反映的不妥文字和圖案。

  有行業觀察者表示,就在日前,《迪迦奧特曼》全網下架,還有不少動畫作品也受到波及,原因就是作品中的暴力行為可能對未成年造成不良影響。而前不久,各大遊戲平台也都發佈了限制未成年玩遊戲的最新動作。當江南布衣的部分童裝產品可能影響到兒童心理健康被大眾獲悉後,迅速引發社會關注,這或意味著,“童裝風波”對江南布衣將是一次重創。

(官微截圖)
(官微截圖)

  鏈接:創始人夫婦已非中國籍

  據悉,杭州江南布衣服飾有限公司工商信息顯示為登記於1997年9月4日,該公司是由李琳和吳健夫婦創立。李琳是該公司大股東,也是公司法人、執行董事。李琳則負責公司服裝業務的設計與創新,把控產品整體走向。

  江南布衣2016年的招股書顯示,李琳和吳健夫婦國籍已非中國,而是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籍。截至2021年6月30日,李琳和吳健二人合計持有江南布衣上市公司61.47%的股份,按照9月26日江南布衣77.71億港元的市值計算,這對夫婦身家超47億港元。

  文/廣州日報·新花城記者:塗端玉

  圖/廣州日報·新花城記者:李波

  視頻/廣州日報·新花城記者:塗端玉 李波

  廣州日報·新花城編輯:龍嘉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