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發布史上最強Surface,就問Apple慌不慌?

2021年09月24日21:30
封面來源|IC photo
封面來源|IC photo

  來源:36氪

  文/袁斯來

  編輯/蘇建勳

  Apple發佈會剛告一段落,用戶還在為iPad mini升級興奮,微軟又推出了一系列新品。

  22日深夜結束的發佈會其實就是Surface專場,微軟更新了Surface旗艦Pro X、Surface Pro 8,入門級別的Surface Go 3和雙屏手機Surface Duo二代。

  最讓人意外的是,微軟髮布了三合一產品Surface Laptop Studio,它集筆記本、平板、繪畫板一身,是四大產品線的彙合,微軟希望用這款產品將創業工作者、辦公人士、工程師、娛樂用戶一網打盡。當然,它沿用了Surface系列曆來的高價,高達1599美元,

  Surface系列走過9年,現在成了少數能和AppleiPad勢均力敵的強悍產品。某種程度上,微軟開啟了“生產力”平板這個品類,後來的iPad Pro其實算是跟隨之作。

  今年推出Surface Laptop Studio算是微軟又一次嚐試,將過於昂貴的Studio系列下放,彌補過去Surface Book系列結構上的缺陷。

  然而,微軟此舉或許很難成功。過去Acer、SonyVAIO、惠普都做過類似結構的筆記本,但因為外觀不夠簡潔,使用頻率太低,很快被拋在腦後。這次微軟仍然無法解決輕薄和性能的矛盾,Surface Laptop Studio厚度達到19mm,重1.8kg,遠超過一般的輕薄本。

  比起AppleMac和iPad涇渭分明,微軟有更大野心。他們定位於生產力工具,自然終極目標,就是做出最高性能平板。只是目前來看,Surface Laptop Studio還沒有解決根本矛盾。

  難題

  Surface Laptop Studio背後,是微軟放不下的高性能筆記本執念。

  在Surface Laptop Studio發佈前,很多人以為這次微軟會更新Surface Book 4。Surface Book在初代產品發佈後並沒有什麼反響。它其實是一款過渡產品,是微軟想將“高性能筆記本+高性能平板”二合一的嚐試。

  他們一直沒有處理好重量和性能之間的關係。

  Surface Book最大的特色就是“平板+鍵盤底座”分體形式,初衷自然是為了高性能的辦公,在當時稱得上很大的創新。但實際使用過程中,這種設計問題頻出。為了兼顧性能和輕薄,顯卡和處理器都按傳統筆記本設計在鍵盤里,如果分離需要按分離鍵,而且處理複雜任務時,系統也不允許分離。最終結果,是用戶反複回憶自己有沒有按分離鍵,體驗大減價扣,最終成為一款不倫不類的混合品。

  Surface Book一直被詬病叫好不叫座。的確,它身上一直缺少亮點。這款產品時推出對標MacBook,但入門級的售價高達1500美元,除了分離的鍵盤外,沒有太大創新。

  但微軟一直沒有放棄Surface Book,每隔幾年就靜悄悄地更新一次,只是在配置上做些調整,顯然微軟自己也沒找到Surface Book的下個方向。

  回顧當時,微軟其實錯過了一個難得的窗口期。同年Apple發佈的12英吋MacBook徹底失敗,疲弱的性能、無風扇散熱、蝶形鍵盤、1299美元的高價讓它飽受詬病,Apple此後更新也無法挽回它的頹勢。

  但微軟沒有把握機會,第二代Surface Book 換湯不換藥,反而Apple新款MacBook Pro和MacBook Air大賣。Surface Book沒有公佈過銷量,外媒曾經猜測 2代產品賣了50萬台,只有MacBook 的零頭。

  Studio系列給了微軟另一個思路。2016年,微軟髮布了一體機Surface Studio,價格最低的也要2999美元,針對的是創意人群。市場對這款性價比欠佳的產品並不看好,根據外媒報導,供應鏈最開始預估的銷量不過1.5萬台,沒想到微軟很快追加訂單,2017年第一季度訂購了3萬台。2018年,微軟推出了Surface Studio 2,售價再次提高,到了3499美元。

  這款銷量不算高的產品證明了創意人群的強大需求和購買力。微軟將兩個小眾產品合二為一,鍵盤設計成Studio系列的鉸鏈形式,其實是很討巧的做法,用戶無需掏4000美元,就能體驗Studio系列高性能。

  但或許微軟沒想清楚融合的關鍵。需要明確,Studio吸引創意人士的不僅是可以伸縮的屏幕,更關鍵的是性能,而商務人群更關注的是便攜,鉸鏈設計又犧牲了輕巧。如果生硬將商務人群和創業人群需求組合,很可能又會成為兩頭不討好的尷尬產品。

  下一代Surface

  Surface走到了必須革新的時刻。

  Surface在平板電腦市場中是一個異類。Surface剛推出時,庫克還表示嘲弄:微軟迷失了,他們想著把PC和平板組合在一起,誰知道接下來還會搞什麼花樣?

  事實證明,微軟把握住了教育、辦公、創意這些細分市場。從2014年Surface Pro 3開始,它們真正在iPad統治的高端平板市場分得了一塊市場。在生產力領域,開放的Windows系統此時反而讓微軟比Apple更有優勢。

  Surface對微軟的貢獻越來越明顯。2021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Surface帶來了20億美元的營收。在疫情前,Surface 業務就長期保持雙位數增長。

  微軟顯然不能滿足於此,Surface針對的原本是商務市場,這個定價合情合理,但在當下他們面對的對手愈發強勢。最近兩年Apple自研芯片性能越來越強悍,iPad Pro一直在分食商務用戶。雖然短期內,Surface仍然有Windows系統這一優勢,但iPad生態正逐漸健全,縮小了和微軟的差距。

  今年的新品也可以看出,微軟希望在平板這個細分領域做得更豐富。除了混合幾大產品的Surface Laptop Studio,他們還更新了入門款Surface Go 3。

  微軟對中低端線一直遊離不定,Surface 剛誕生時,價格只有499美元,是款中端價位的產品,2015年,微軟就推出過主打性價比的Surface 3,當時售價只有499美元。但Surface 3 Pro價格已經漲到了799美元, Surface 4只有Pro版本,沒有再推出平價版。此後Surface更是一騎絕塵,超過1000美元。

  直到2018年,微軟才推出了399美元的Surface GO。然而,這款產品並沒有什麼競爭力,主要在教育市場使用,對比看,同年發佈的iPad只有329美元,Surface GO的確很難脫穎而出。

  今年已經是Surface Go問世第三年,如果和其他Surface產品比,它價格低廉,銷量還算不錯,但比起走量的iPad、聯想、惠普等,Surface Go 系列可以說銷量慘淡。

  融合所有產品線,推出平價產品是微軟開出的解藥。當生產力工具可挖掘的空間越來越窄,Surface需要尋找其他可能性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