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飛行時代已至 太空旅行會是一門好生意嗎? | 海外周選

2021年09月19日09:30

  編譯 / 永妍

  北京時間週四上午,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公司)Inspiration4任務成功發射,揭開了 “全平民機組”上太空的序幕。在Sam Adams和Martin Guitars等公司的贊助下,這個為期三天的太空之旅正式展開。

  本次任務旨在為美國聖裘德兒童研究醫院籌集2億美元,這相當於在非常昂貴的太空旅行這個新興市場上進行了一次慈善活動。私人太空發射最近備受關注,許多媒體都會爭相報導,流媒體平台也會進行直播,不少品牌紛紛借此機會投放了植入廣告。

  電子商務公司Ship4Payments的創始人兼CEO賈里德•艾薩克曼(Jared Isaacman)是本次任務的贊助人,同時也是機組的指揮人員。其他三位成員是地質學教授西安•普羅克特(Sian Proctor)、聖裘德醫院的醫生助理海莉•阿塞諾(Hayley Arceneaux)、以及在抽獎活動中贏得門票的工程師克里斯•森布羅斯基(Chris Sembroski)。他們一行四人都不是專業宇航員,將依靠SpaceX公司的龍飛船(Crew Dragon)來確保任務的順利進行。

  北京時間9月16日早8:02,Inspiration4太空艙成功起飛,由SpaceX的獵鷹9號(Falcon 9)火箭送入太空,然後進入地球軌道,距離國際空間站(ISS)大約80英里。在經過3天的零重力體驗之後,機組人員將重返地球。9月下旬,Netflix將發佈關於這次任務的5集電視真人秀的完結篇,目前該節目的前4集已經可以觀看,Netflix還在其YouTube頁面上直播了本次發射任務。

  這次飛行還出現了許多裝備和收藏品,包括機組人員在返回地球後將在慈善拍賣會上出售的商品。這些物品包括IWC的太空主題手錶,還有以Netflix動畫片《太空賽車手》(Space Racers)中的人物為原型的火箭船毛絨玩具等。

  還有一把價值2000美元的Martin品牌尤克裡裡,在軌道飛行期間,森布羅斯基將在船上演奏。Inspiration4的官方啤酒製造贊助商Sam Adams也安排了將66磅啤酒花送入太空,並將在降落後用它們釀造啤酒(啤酒將在秋季晚些時候出售)。

  這些物品中最奇特的,是儲存在一部iPhone中的不可偽造的代幣,包括NFT版本的Kings of Leon歌曲,它將成為首支在太空中播放的NFT音樂。這些物品的競標從發射之日開始,拍賣將在11月結束。

  出售上過太空的東西,這一做法並不新鮮,未來它還將變得更加普遍。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是一個受國會監督的政府機構,傳統上一直在限制太空任務商業化。但是,隨著非NASA太空飛行任務變多,太空商品和產品植入的機會也在增加。由於商業航天公司如今不必在NASA的嚴格限制下運營,各大品牌入局太空營銷:先把產品送到太空,然後再賣回地球。

  太空商業簡史

  NASA本身通常不會出售那些上過太空的東西,但是來自NASA的物品,過去曾被個人在市場上出售。由於宇航員屬於公務員,法律不允許他們通過職位獲利,除非他們從政府工作中退休——所以他們出售曾進入太空的物品會受到諸多限制。其他在NASA任務中上過太空的有價值的物品通常被提供給博物館,或者在極少數情況下,由政府出售。

  一些宇航員保留了執行任務時使用的設備,然後出售給公眾。關於宇航員可以保留哪些物品,在當時僅僅是NASA與宇航員的口頭協定。這就導致了一個問題:歸屬權究竟在誰手中?

  2012年,美國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簽署了一項法案,確認宇航員對其中許多紀念品的所有權。這些物品的如今售價都很高。阿波羅11號任務中,尼爾•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用來攜帶月塵樣本的袋子,2017年在蘇富比拍賣會上以180萬美元成交。

  NASA明令禁止廣告或者代言,且從帶有品牌或Logo的商品中賺取的利潤非常微薄。雖然NASA的各種標誌早就出現在Vans鞋、Uniqlo衣服等各種商品上,但是這些圖像屬於公共領域,任何人都可以免費使用。

  英國倫敦拍賣行蘇富比(Sotheby's)的科學和流行文化全球負責人卡桑德拉•哈頓(Cassandra Hatton)說道:“曾經進入太空的物品,如今售價非常高。這些物品當初進入太空時背後沒有商業目的,是歷史性給予他們極高的收藏價值。”

  近年來,NASA卻也開始歡迎一些商業行為。2019年,NASA宣佈,宇航員每年有90小時的“天上時間”從事私營公司委託的營銷活動。比如某些宇航員去年在國際空間站的零重力條件下為雅詩蘭黛拍攝面部精華液的照片。國際空間站國家實驗室還與阿迪達斯合作,在空間站上測試其足球,儘管目前還不清楚在太空中測試足球有多少實際意義。

  可見,在太空中投放產品宣傳的行為不斷增加。其實在過去幾十年中,雖然NASA並不讚同這樣做,但是俄羅斯航天局的態度卻截然相反,他們已經為牛奶、拉麵、百事可樂,甚至必勝客披薩做過廣告。在可預見的未來,私營公司做太空營銷很被看好。

  喬治華盛頓大學空間政策研究所主任斯科特•佩斯(Scott Pace)解釋說:“空間探索不僅僅是探索科學或技術前沿,同時也在探索經濟活動的未來,探索地球以外可以讓我們開展經濟活動的地方。”

  太空裝備二次出售將更加普遍

  已經有三傢俬營太空企業開啟了太空之旅: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的維珍銀河、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的藍色起源、以及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SpaceX。這三家公司銷售的不僅是自己的飛船發射服務,還為太空主題品牌和營銷開路。

  維珍銀河就與安德瑪公司(Under Armour)合作,出售安德瑪運動服,包括維珍銀河的幾位乘客在飛行過程中所穿的“spacewear”。維珍銀河還和路虎合作,創造了宇航員版路虎,只提供給購買了維珍銀河公司飛船票的人。這款SUV包括一個太空飛機形狀的水坑燈,以及用維珍銀河公司第一次飛行中的一塊著陸滑板製成的杯架。

  藍色起源利用其首次載人任務的發射,發佈了Rivian公司的第一輛電動汽車(Rivian由亞馬遜領投)。

  也有一些營銷行為是偶然發生的。今年7月,貝索斯在藍色起源的飛行中將一包瑪氏彩虹糖扔過了整個太空艙。隨後,瑪氏迅速宣佈將發佈一款名為“零重力彩虹糖”(Zero-G Skittles)的限量糖果包。該公司表示,事先他們並沒有與藍色起源公司溝通過此事。

  雖然在一些人看來,這種太空營銷趨勢似乎展示了美國資本主義最糟糕的品質,但是也有人認為,這一切有更大的好處。大多數人買不起太空票,因為當前太空旅遊的價格仍然是數十萬美元水平。但是,來自這些商業任務的商品和收藏品意味著私營太空公司仍然可以用更少的錢向消費者出售相關商品,讓他們產生了一種太空歷史的參與感。

  太空收藏品網站collectSpace的太空歷史學家羅伯特•珀爾曼(Robert Pearlman)表示:“通過將品牌送入太空,我們可以和他們一起飛行,可以在航天飛行的發展過程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我們雖然買不起太空飛機的機票,但是可以吃進入過太空的彩虹糖。”

  名人在太空中留下自己身影的那一天已經不遠了。許多名人都已經預定了維珍銀河的機票,維珍銀河計劃在第一次飛行中帶上一名科學類網紅主播。私人航天公司Axiom Space,也和SpaceX簽訂了幾次飛行合同,他們將提供一個以太空為主題的“內容創新平台”,助力企業在太空做產品演示和拍攝廣告。

  更多與太空相關的真人秀節目也在拍攝之中,包括將素人送入太空的競賽節目。探索頻道(Discovery Channel)正在開發一個名為《誰想成為宇航》(Who Wants to Be an Astronaut)的節目。今年早些時候,NASA簽約了一個名為“太空英雄”(Space Hero)的節目,將把一位幸運參賽者送到國際空間站。

  雖然當前的太空旅行如火如荼,但是熱度終將會消退。正是由於敏銳地嗅到到其飛行的歷史性,SpaceX打算好好利用這次Inspiration4發射任務的熱度,並與慈善事業掛鉤。這段歷史性的太空之旅能讓大家願意出多少錢?當Inspiration4機組人員返航後,一切即將揭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