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特效藥”競速:全球在研項目上百,中國近10款進入臨床

2021年09月07日18:21

原標題:新冠“特效藥”競速:全球在研項目上百,中國近10款進入臨床

在多方因素助推之下,新冠中和抗體市場入局者越來越多,整體競爭也將進入焦灼態勢。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下,“疫苗+特效藥”被認為是最佳的防治組合手段。目前新冠疫苗已經取得巨大成功,而“特效藥”有望成為終結新冠疫情的最後一張拚圖。

在眾多治療新冠藥物研發中,中和抗體被認為是有望成為新冠“特效藥”最大突破口之一,也吸引了中外藥企爭相佈局。

近日,國內新冠中和抗體藥物研發不斷傳來好消息。濟民可信集團宣佈,其自主研發的新冠病毒特異性中和抗體注射液已完成I期臨床試驗, 以期為COVID-19的治療貢獻力量;君實生物宣佈FDA 已經恢復其與禮來合作的抗體雞尾酒療法 bamlanivimab/etesevimab 的分發。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國內在研治療新冠中和抗體藥物至少有10款:君實生物和中科院微生物所聯合開發的JS016、騰盛博藥的兩款中和抗體BRII-196和BRIII-198、邁威生物的MW33 、神州細胞的SCTA01、綠葉製藥LY-CovMab、複宏漢霖HLX70、濟民可信JMB2002等進入臨床試驗階段。此外,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楊曉明團隊也發現了對多種新冠變異株有效的單複製抗體,目前該2B11抗體的臨床申報工作正有序推進。

中和抗體能有效阻礙新冠病毒進入人體細胞,是治療新冠肺炎的有效手段。不過,隨著入局者越來越多,競爭也將趨於焦灼狀態。為了進一步推動及規範本土創新藥企在新冠肺炎治療藥物的臨床試驗,9月3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批中心(CDE)發佈了關於公開徵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抗病毒治療及預防新藥臨床試驗技術指導原則(試行)》(徵求意見稿)意見的通知(以下簡稱《指導原則》)。

對此,有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該文的發佈有望進一步推動國內各生物製藥企業正在進行的針對新冠肺炎治療的各類抗體藥物的研發進展,助推更多抗體藥物加速獲批。

新冠中和雙抗成熱門賽道

據Antibody Therapeutics數據庫統計,截至2020年9月,全球共有98個靶向新冠病毒S蛋白的中和抗體項目。其中,全球範圍內已有3款中和抗體或組合療法獲得FDA緊急使用授權,包括再生元的casirivimab/imdevimab聯合療法、禮來/君實生物合作開發的etesevimab/bamlanivimab聯合療法、葛蘭素史克與Vir Biotechnology合作研發的Sotrovimab。

再生元2020年7月初獲得美國政府滿足7-30萬患者的治療劑量(或42-130萬患者的預防劑量)訂單;2020年8 月與羅氏合作後,再生元生產抗體藥物的能力將至少提升3.5倍。

根據再生元(Regeneron)公佈的上半年業績報告,第二季度營收51.4億美元,同比增長163%。淨利潤為31億美元,同比增長245%。其中,來自新冠中和抗體REGEN-COV收入為27.6億美元,占到再生元該季度收入的54%。

財報數據顯示,再生元與羅氏聯合開發的REGEN-COV(美國以外國家及地區商品名:Ronapreve)已於7月20日首次獲日本厚生勞動省批準,用於治療輕中度COVID-19感染患者,並且已經在歐盟及美國獲得緊急使用授權(EUA)。FDA還在7月31日將EUA人群範圍擴大至暴露前預防,後續還將擴大至住院患者。再生元負責記錄該產品在美國的收入,羅氏負責美國以外國家和地區。REGEN-COV上半年在全球的銷售額已經達到35.1億美元。

禮來方面,在今年2月,美國政府已決定採購至少10萬劑etesevimab(JS016或LY-CoV016)1400mg和bamlanivimab(LY-CoV555)700mg雙抗體療法用藥,協議金額為2.1億美元,在2021年11月25日之前,美國政府有權根據與基礎協議相同的條款,並綜合禮來方面的一致意見、產品供應水平、醫療需求這些前提,額外購買110萬劑。

禮來公佈截至2021年6月30日第二季度財報數據顯示,禮來上半年總收入135.46億美元,同比增長19%。其中,新冠中和抗體在2020年為禮來帶來8.71 億美元的收入後,在2021上半年繼續增長,實現9.59億美元收入,同比上半年增幅為11%。

針對中和抗體的市場表現,興業證券分析報告分析稱,2020年底,預計中和抗體的商業化市場空間約18.3-38.4億美元,2021年末,預計中和抗體的市場空間可達68.7-146.4億美元。其中歐美髮達國家市場空間更大,達到54.3-110.4億美元;發展中國家市場規模約14.4-36.0億美元。另一方面,中和抗體用於患者治療的市場空間更大,約62.4-132.0億美元;用於高風險人群預防時,因為價格高、預防時間短等劣勢,疫苗研發成功後很容易被替代,市場規模相對較小,或將不超過10億美元。

面對百億美元級的市場規模,國內藥企也爭相入局。目前,本土企業中,君實生物和中科院微生物所聯合開發的JS016、騰盛博藥的兩款中和抗體BRII-196 和BRIII-198、邁威生物的MW33 、神州細胞的SCTA01、綠葉製藥LY-CovMab、複宏漢霖HLX70、濟民可信JMB2002等已進入臨床試驗階段。

其中,君實生物的JS016領跑,是中國第一個、全球第二個進入臨床試驗的新冠病毒中和抗體療法。該候選藥物也受到的禮來公司的青睞,雙方於2020年5月4日達成協議,禮來以最高2.55億美元的價格買斷JS016大中華區以外的臨床開發和商業化權益。目前JS016單藥的國際多中心(包括中國)Ib/II期臨床試驗已經完成,海外雙抗體療法用於治療的III期已經達到主要終點和關鍵次要終點;綠葉製藥8月初宣佈LY-CovMab已獲準在中國開展II期臨床試驗;騰盛博藥8月底宣佈其新冠中和抗體BRII-196/BRII-198聯合療法三期試驗獲積極數據;濟民可信9月6日宣佈完成JMB2002注射液的I期臨床試驗。

而隨著新冠肺炎病毒變異株的不斷出現,針對中和抗體市場的佈局者也是越來越多,中和抗體市場競爭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

資本推動下的中和抗體市場

實際上,從中國藥品市場銷售的增長來看,目前,我國醫藥市場年增長率可以達到12%,遠遠超過全球4.6%,國內資本對創新研發的投入也保持在平均每年約20%的速度在增長,申報臨床的創新藥品種也呈逐年上升的趨勢。不過,在這些繁華的背後,隱患也逐漸凸顯出來,作為一個高科技、高投入、高風險領域,近年來這一行業的門檻卻被低水平創新拉低。

對此,軒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CEO李嘉逵在2021年全國醫藥工業信息年會上表示,創新藥企要發揮自己完善的全產業鏈研發平台的優勢,在立項的時候縮短和國際上新靶點立項的時間差,做到快速轉化。同時,尋求差異化的發展路徑,探索新的適應證實現臨床價值。

軒竹生物在今年1月宣佈收購康明百奧100%的股份,引入“Mab Edit”(抗體編輯)和“Mebs-Ig”(抗體編輯的雙特異抗體)兩大抗體技術平台。在絕大多數藥企聚焦佈局新冠肺炎中和雙抗時,軒竹生物已經開始佈局抗Ebola(伊波拉傳染病)ZMAPP三聯創新抗體藥物KM219、抗冠狀病毒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抗體KM211、抗體融合蛋白長效降糖藥物KM320、KM119(膀胱癌與卵巢癌)、免疫檢查點雙抗KM216(肺癌)免疫檢查點雙抗KM218(實體瘤)等產品管線。

“中國創新藥通過十年的發展至今以處於轉折點,今後的十年里,我們需要完成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建立創新的生態體系,其中包括創新的政策制度,創新的技術和研發水平,創新的支付體系。”李嘉逵說道,無論是傳統化學藥物、單抗、雙抗還是特異個性化的疫苗,最終都是以臨床為價值導向進行研發,而不是以整個市場和資本的指引為方向。與此同時,在行業都在聚焦新冠肺炎治療藥物市場時,規範行業標準,有針對性的差異化佈局的企業往往更能勝人一籌。

和記黃埔醫藥(上海)有限公司首席科學家蘇慰國也表示,創新驅動是藥企核心發展的重點,

在新藥創新方面需要聚焦新靶點的研究同時,做好臨床轉化也是至關重要。

“目前,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在研的項目,中和雙抗甚至多抗占有較大的比例。這也是由於不少科學家認為,結合了不同的靶點才有希望得到更好臨床的療效,但是這些項目無論是在技術還是基礎研究上並未成熟,需要更長時間、更多的投入。另外,對企業來說,在新冠肺炎的疫情和資本推動下,紮堆研究新冠肺炎治療藥物,如中和抗體藥物成為常態,但這很可能帶來後續的產品幾乎沒有臨床價值,也沒有市場的價值,所以,企業需要做好權衡。”蘇慰國說道。

華興證券研究所負責人、醫藥行業首席分析師趙冰博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在新冠肺炎治療藥物市場領域也是同樣的情況。目前,佈局中和抗體的企業很多,但是是否用於新冠治療是個好選擇,還不一定。如果有便宜廉價的化學藥率先上市,中和抗體就不一定有市場競爭力了,所以背後的風險也亟需做好把控。”

眼下,在疫情的機遇與挑戰並存的市場環境下,創新藥企業迎來蓬勃發展,新生代的創新藥公司在成立10年內市值可以超過許多傳統製藥巨頭,這也使得高速發展之下的各類問題愈發彰顯。

CDE發文劍指新冠肺炎治療藥物

為了進一步推動及規範本土創新藥企在新冠肺炎治療藥物的臨床試驗,9月3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批中心發佈關於公開徵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抗病毒治療及預防新藥臨床試驗技術指導原則(試行)》(徵求意見稿)意見的通知,明確指出,為促進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抗病毒 藥物研發,規範臨床試驗設計, 特製定此次的指導原則。該指導原則適用於預防、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化學藥物和生物製品(預防用疫苗和恢復期血漿治療除外)。

在《指導原則》出台後,有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該文的發佈有望進一步推動國內各生物製藥企業正在進行的針對新冠肺炎治療的各類抗體藥物的研發進展,助推更多抗體藥物加速獲批。“畢竟,在此文件發佈之前,不少生物製藥企業對於抗體藥物的研究雖然很多,紮堆進行,但是依舊有很多公司不知道應該如何設計臨床,更好的進行臨床試驗研究。”該人士說道。

對於此次《指導原則》的發佈,趙冰博士認為,這是針對所有新冠的治療、預防藥物,不僅僅指中和抗體,而隨著這一文件發佈,“群魔亂舞”的現象將有望得到遏製。與此同時,在CDE的指引下,針對新冠肺炎治療的相關藥物機制將會更為明確。

“此次CDE製定此《指導原則》的目的是‘促進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抗病毒藥物研發,規範臨床試驗設計’,對於堅持科學規範研發路徑的申辦方,不存在‘提高準入門檻’的影響。” 君實生物醫學科學部高級醫學總監李卿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也表示,君實生物目前在研的相關產品一直遵循科學規範的研發路徑,並保持與監管和臨床專家及時溝通。我們中和抗體藥物的臨床試驗標準是高於《指導原則》標準的,沒有影響。

在美國暫停供應雙抗體療法後一個月,8月27日,美國宣佈已經重啟禮來/君實新冠中和抗體的分發。而根據公開資料,之所以做出這一決定,是因為美國疾控中心(CDC)監測美國巴西突變株(P.1)與南非突變株(B.1.351)比例已經超過11%。體外分析試驗中,禮來/君實中和抗體對這兩種突變體沒有中和活性。再生元的中和抗體對這兩種突變體仍有中和活性,因此使用不受突變株影響。

除此之外,疫情形勢嚴峻也成為美國作此決定的重要因素,在德爾塔突變株大流行的背景下,德爾塔突變型感染者占美國所有已確診COVID-19病例的近96%。本次雙抗體療法在美國恢復分發,仍包括了對雙抗體療法授權使用的限製。FDA僅允許在對雙抗體療法具有耐藥性突變型流行率較低的州、領土及美國司法管轄區使用。

根據君實生物公開的數據,截至目前雙抗療法已恢復授權使用的州、領土及美國司法管轄區合計22個,尚未恢復授權使用的州、領土及美國司法管轄區合計37個。

目前,新冠藥物以化學藥和大分子生物藥為主流,主要包括RdRP抑製劑、蛋白酶抑製劑、中和抗體、大分子非中和抗體藥。隨著新冠肺炎疫情逐漸常態化,中和抗體的長期價值將會愈發凸顯,多款治療性藥物將進入關鍵的後期臨床階段。後續誰將搶占更多市場份額,值得關注!

(作者:季媛媛 編輯:徐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