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爽偷稅漏稅這事,如果出在美國會是怎樣的結果?

2021年08月27日21:13

原標題:鄭爽偷稅漏稅這事,如果出在美國會是怎樣的結果?

鄭爽被罰了!

2.99億的罰款和滯納金等可能會給其他想要違法的人提供教訓。

不過對於具有社會影響力的娛樂圈公眾人物,只守住不違法這條底線未免太過縱容。

鄭爽無異議

資料圖
資料圖

27日一早,稅務部門就發佈信息稱,鄭爽通過拆分收入、假借增資等方式隱匿“天價片酬”,未依法申報個人收入1.91億元,偷稅4526.96萬元,其他少繳稅款2652.07萬元。

據此,稅務部門對鄭爽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2.99億元。

此外,和鄭爽還在打撫養權官司的張恒及相關企業涉嫌策劃、幫助鄭爽偷逃稅款,也將依法受到處理。

對於稅務部門的處罰決定,鄭爽沒有提出異議,表示不複議不起訴,並已在規定期限內繳清全部稅款和滯納金。

稅務部門正依法督促其在規定期限內繳清罰款。

消息一出,多家官方媒體紛紛發文,對稅務部門的決定表示支援。

新華社稱,鄭爽案件查處彰顯公平正義,警示影視從業者加強自律。

新華社文章截圖
新華社文章截圖

央視表示,誰膽敢偷逃稅,誰就得付出沉重代價。

央視表示,偷逃稅,於法不容,查你沒商量,罰你有依據!

法律面前,勿心存僥倖,勿玩‘障眼法’,更不能頂風作案。

捍衛法律尊嚴,維護稅收徵管秩序,執法部門有決心更有手段。

如果說本分做人、認真演戲,是演員最基本的道德修養,那麼依法納稅就是基本的法治素養。

如若一再玩火,葬送的是演藝生涯,毀掉的是自身形象。

廣大網民一方面繼續感歎娛樂圈賺錢真容易,一方面呼籲藝人守住道德底線。

還有人感慨,娛樂圈賺錢太容易,導致小孩都想出道當明星。

各國演藝界都有不可踰越的底線

今年涉嫌犯罪的劣跡藝人不少。

從今年一月開始,包括鄭爽、吳亦凡等在內的多個藝人涉嫌犯罪。

8月16日,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檢察院經依法審查,對犯罪嫌疑人吳某凡以涉嫌強姦罪批準逮捕。

吳亦凡事件之後,張哲瀚被緊接著爆出曾在2019年年底曾參加朋友在日本乃木神社舉辦的婚禮,並與主張分裂中國“支援西藏獨立”、否定南京大屠殺的印尼前“第一夫人”黛薇夫人合影。

他還發佈過在靖國神社里開心合影的多張照片(下圖)。

其實,各國演藝界都有不可踰越的底線。

不管是鄭爽的偷稅漏稅,還是吳亦凡涉嫌強姦,或者是張哲瀚的不當行為,如果發生在國外,也難逃被法律製裁、被關注批判和抵製的命運。

在美國,演員作為高收入群體,成為國稅局調查的主要目標。

如果被查出違法,罰款都是小事,為此坐牢的也不少。

美國著名男演員、《刀鋒戰士》的男主角韋斯利·斯奈普斯2006年被控在6年時間內沒有報稅,共欠稅1200萬美元,最後被法官判處監禁3年。

韋斯利·斯奈普斯

美國真人秀節目《倖存者》第一季的冠軍理查德·哈奇在獲得100萬美元獎金之後沒有納稅,被判處51個月的監禁。

在韓國娛樂圈“勝利門”事件中,李勝利因涉“性招待”等多項罪名指控,宣佈退出娛樂圈,並被老東家YG娛樂解約。

李勝利

李勝利的好友、韓國歌手鄭俊英也因涉偷拍、散播淫穢不雅視頻,宣佈退出娛樂圈。

2019年3月,韓國總統文在寅徹查“勝利門”。

今年7月1日,檢察機關以涉嫌向外國投資者提供性交易中介服務等罪名,要求判處李勝利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2000萬韓元。

2004年,當時與李英愛、金喜善等頂級女星齊名的李丞涓因出版“慰安婦”題材的裸體寫真集,在韓國引發眾怒。

韓國慰安婦受害者公開要求李丞涓及其經紀公司立即取消寫真集發行,眾多市民團體也炮轟李丞涓“為了商業利益,不惜兜售刺痛民族感情的慰安婦題材寫真”。

事後,李丞涓向韓國慰安婦受害者跪拜道歉,承諾將焚燒寫真集原版膠片並取消發行,但這不足以平息輿論。

自此,曾是頂級女星的李丞涓形像一落千丈、事業跌落穀底,幾乎被逐出演藝圈。

歐美演藝圈同樣有不能觸摸的“高壓線”——二戰中納粹德國的暴行。

誰要敢否定大屠殺和反猶歷史,會被全行業抵製或封殺。

曾經的荷李活一線男星梅爾·吉布森,2006年酗酒飆車後發表反猶言論:“該死的猶太人,他們應該為所有戰爭負責!”

梅爾·吉布森

此事被媒體報導後,正處於事業巔峰期的吉布森幾乎被所有片廠封殺,十餘年後才靠《血戰鋼鋸嶺》翻身。

互聯網時代: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我們尊稱老藝術家時愛用“德藝雙馨”,卻對新生代明星降低了要求,只希望他們在拿著上億片酬、坐享一呼百應的影響力同時,能自覺維護正面形象即可,不少粉絲則更是覺得不違法就行。

這顯然是一種錯位。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更應講究“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對他們即便不要求克己複禮,也不能縱容其在法律和公序良俗的邊緣試探。

為了扭轉這種“德不配位”,首先娛樂圈要自我整頓和規範,國家有關方面也應出台具體措施加以管束。

同時,公眾輿論也可形成持續的外圍力量,在司法未及之處建立道德結界,讓這些“咖們”切身體會到丟掉品牌代言、失去參演影視劇和錄製綜藝節目資格之痛,才能形成倒逼效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