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訴書披露:欲找“受賄證據”索要工程 商人非法入侵某廳長家

2021年08月20日07:11

  原標題:起訴書披露:欲找“受賄證據”索要工程,商人非法入侵某廳長家

  三名“不速之客”闖入官員家中,尋找所謂的“受賄證據”,並試圖以此要挾向對方索要工程。近日,12309中國檢察網發佈一份起訴書,披露了一年前發生在山東濟南一位江姓廳長家中的非法侵入住宅案具體細節。

  2021年1月,被告人聶某某、展某某被濟南市曆下區人民檢察院以非法侵入住宅罪提起公訴。12309中國檢察網公開發佈的起訴書未披露江姓廳長所在機構及其具體姓名。

起訴書截圖
起訴書截圖

  負債纍纍,商人欲尋“受賄證據”要挾廳長

  據起訴書(濟曆下檢一部刑訴〔2021〕13號)介紹,該起非法侵入住宅案的被告人聶某某,1970年出生,系濟南某商貿有限公司總經理;另一被告人展某某,1982年出生,曾因犯盜伐林木罪被判刑3年6個月,2019年7月6日刑滿釋放。

  檢方依法審查查明,聶某某通過網絡瞭解到一些省份官員因受賄被查處,遂認定山東省某廳廳長江某某也會受賄。聶某某因開設公司經營不善,負債纍纍,就想取得江某某受賄的證據,以此相威脅,讓其給自己的公司派遣一些高速公路的工程。

  聶某某先是從網絡上蒐集了一些有關江姓廳長的信息,通過多方打聽,知道了他的具體家庭住址。之後聶某某通過蹲守,掌握了江的妻子趙某某的上、下班時間,開始計劃實施自己的犯罪行為。

  起訴書顯示,聶某某對侄子張某某謊稱有人欠他的錢,需要找兩個幫手幫忙討債,張某某信以為真,就通過他人找到了展某某和高某某。展、高二人從山東新泰來到濟南,聶某某安排兩人在賓館暫住,並給予每人1000元的生活費。

  2020年9月22日,聶某某帶領展、高二人來到江某某家門口守候。7時15分許,當江某某的妻子趙某某開門準備去上班時,被守在門口的聶某某攔住。聶某某對趙某某謊稱自己是紀委的,要找她談話,隨後和展某某、高某某一起,脅迫趙某某返回家中。期間,高某某獨自離開趙某某家。

  進入房屋後,聶某某對趙某某說自己是干工程的,想向江某某要點工程干,並且說江某某是廳長,肯定受賄,讓趙某某把丈夫受賄的財物都交出來。在遭到趙某某否認後,聶某某拿出一把事前準備好的刀子,威脅對方把家中值錢的東西都找出來。趙某某被逼無奈,把家中一些財物拿出,並按照聶某某的要求擺在地上。

  隨後,聶某某夥同展某某給這些財物拍照,聲稱這些都是江某某受賄的證據,他們要保留下來,並威脅趙某某不得報警。隨後,聶某某先是安排展某某獨自離開,然後脅迫趙某某駕車把自己送出小區。事後聶某某給展、高二人每人6000元好處費。

  涉嫌非法侵入住宅,已被提起公訴

  案發兩天后,2020年9月24日,聶某某因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被濟南市公安局曆下區分局取保候審。同年9月29日,展某某因涉嫌非法侵入住宅罪被刑事拘留,11月5日被執行逮捕。高某某另案處理。

  2021年1月,濟南市曆下區人民檢察院對該起非法侵入住宅案提起公訴。

  檢方認為,被告人聶某某、展某某明知是他人住宅而故意非法侵入,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非法侵入住宅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聶某某歸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自願認罪認罰,依法可以從寬處理。被告人展某某係累犯,依法應當從重處罰;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系從犯,依法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自願認罪認罰,依法可以從寬處理。截至澎湃新聞發稿,上述兩人獲刑情況尚未公開發佈。

  值得一提的是,起訴書稱聶某某通過網絡瞭解到很多省份的某某廳官員因受賄被查處,而安徽省交通運輸廳原黨組書記、廳長施平落馬前其家中被搶一案的情形,與聶某某等所涉案件有頗多相似之處。

  據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相關判決書介紹,2015年4月28日,被告人馬劍和同案犯解某持氣手槍等作案工具,進入時任安徽省交通運輸廳廳長施平、時任安徽省財政廳社保處副處長韓劍輝夫婦家中,劫得現金、美元、各類購物卡等財物共計價值人民幣130餘萬元。案發後,韓劍輝用家裡的固定電話聯繫了其丈夫施平,施平得知情況後當即報警。

  據被告人馬劍、同案犯解某供述,2012年,他和解某等人到蚌埠投資搞工程,但工程款要不回來。2015年的一段時間,馬劍特別缺錢,想找個快速來錢的辦法。就在這個時候,馬劍看到網上報導有小偷盜竊很多官員,官員家裡有很多現金,一些官員在被盜後還不敢報警。受此“啟發”,他和解某決定效仿小偷,也到官員家裡偷錢。

  2018年4月,被告人馬劍因犯搶劫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一年後,施平宣告落馬,其妻子韓劍輝也於同期被免職。2020年10月,施平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3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60萬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