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經濟增速由負轉正

2021年08月18日05:05

  原標題:日本經濟增速由負轉正

  來源:經濟日報

左圖 位於東京灣的奧運五環標誌
左圖 位於東京灣的奧運五環標誌

新華社記者 楊 磊攝

下圖 人們戴著口罩在日本東京新宿車站附近出行。(新華社發)

  日本政府稱,隨著疫苗接種率提升,預計秋季以後社會消費恢復,年底前日本經濟將恢復到疫情前水平。但經濟界認為,日本經濟形勢尚不明朗,實現真正恢復尚需時日。加快普及疫苗接種,徹底控製疫情,是日本恢復經濟的唯一途徑。

  日本內閣府8月16日發佈的今年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速報顯示,剔除物價變動因素,GDP環比增長0.3%,折合年增長率為1.3%。雖然扭轉了今年一季度的負增長局面,但受新冠肺炎疫情特別是德爾塔變異毒株的影響,日本經濟實現真正恢復尚需時日。

  據分析,日本經濟二季度由負轉正,主要得益於出口和設備投資增加。由於全球經濟複蘇,日本的出口和企業設備投資增幅較大,居家需求中家用遊戲軟件、智能手機消費也有所增加。其中,二季度企業設備投資環比增長1.7%,在一季度-1.3%和2020年度全年設備投資負增長的基礎上實現了逆轉。據日本政策投資銀行的一項調查,本年度全產業設備投資計劃金額同比增長12.6%,特別是在低碳減排、數字化等政策引導下,製造業設備投資計劃增長18.6%。

  日本政府稱,隨著疫苗接種率提升,預計秋季以後社會消費恢復,年底前日本經濟將恢復到疫情前水平。但多數經濟學家認為,日本經濟形勢尚不明朗。

  經濟評論家門倉貴史認為,雖然二季度日本經濟勉強由負轉正,但受第三次緊急狀態影響,餐飲、住宿、娛樂等消費支出受到抑製。與同期英國GDP同比增長20.7%、美國同比增長6.5%的水平相比,日本的經濟複蘇明顯脆弱。日本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永浜利廣指出,家庭除房租外的可支配消費下降4.2%,工資收入環比下降1.7%,因此消費動力明顯不足。

  國際油價也是影響日本經濟複蘇的重要因素。2020年4月份,美國西德克薩斯原油(WTI)期貨價格曾跌至每桶37美元,但隨著經濟生產回升,今年6月份價格升至每桶70美元。永浜利廣分析認為,如果下半年原油價格保持在每桶70美元至80美元區間,日本家庭負擔將平均增加2.3萬日元至2.8萬日元,相當於消費稅提升1.4個百分點以上。對企業和家庭消費都將帶來較大壓力。

  多位經濟學家感慨,目前的日本經濟“不可預測”,雖然民間智庫也預測二季度日本經濟將呈正增長,但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的一年多時間里,日本經曆了5次感染高峰,4次進入疫情緊急狀態,沉重打擊了個人消費。消費占日本GDP近60%,因此日本經濟增長較為乏力。

  日本媒體稱,由於日本經濟形勢每月都在變化,預測越來越難。通常情況下,除非增稅前的突擊消費或發生自然災害,單月經濟形勢起伏不會太大。經濟形勢平穩運行,使每季度GDP預測有章可循。但長期持續的疫情,特別是感染地區、範圍不斷變化,使經濟預測難以按常識推論。特別是實施緊急狀態後疫情狀況改善,社會消費擴大,隨著人們社會活動增加,疫情形勢出現惡化,重新發佈緊急狀態又抑製消費,如此循環往複,使內需的波幅越來越小。加之德爾塔變異毒株流行,使疫情趨勢更難預測。很多經濟學家坦承,“不知道三個月後經濟形勢會是怎樣”。

  日本媒體稱,當前困擾經濟學家的重要現像是日本經濟的“K型複蘇”。所謂k型複蘇是指一些行業或領域景氣上揚,業績持續好轉;而另一些行業則持續惡化,形成不同行業的兩極分化。常規情況下景氣向好時,企業效益都會好轉。但疫情打擊了日本旅遊、餐飲等服務行業,使這一領域持續下滑。相反,在海外經濟複蘇的帶動下,日本的出口和生產行業出現較強勁回升,日本人居家辦公後家庭生活用品需求增加也帶動了部分行業發展。因此如今觀察日本經濟難以再一概而論,這成為疫情之下日本經濟的新特徵。長此以往,經濟分化必然帶來社會兩極分化,埋下社會不穩定的禍根。

  K型複蘇給日本企業帶來兩重天。豐田汽車公司日前宣佈,今年二季度營業額同比增長72.5%,純利潤達8978億日元,均創曆史最高水平。考慮到中國、美國汽車市場需求擴大,該公司預測今年全年銷售額將同比增長10.2%,純利潤將同比增長2.4%,利潤額將達2.3萬億日元。另外,據日本國稅廳統計,在日本政府允許受疫情影響利潤下降企業暫緩繳稅政策指導下,去年4月份至今年2月份企業緩繳稅達32萬起,緩繳金額達1.5176萬億日元。

  日本經濟學家、昭和女子大學研究員崔貞淑指出,經濟的K型複蘇不可持續,如果非製造業持續下滑,必將給製造業帶來不良影響。另外,政府通過財政投資刺激經濟時,還要考慮國債增加對財政惡化的影響。截至6月底,日本國債餘額達1220.64萬億日元,國民人均負債992萬日元。政府債務成為壓在日本人頭上的另一座大山。

  面對疫情反複,日本政府顯得束手無策。此前安倍經濟學試圖通過量寬和大規模財政刺激拉動國內需求。疫情以來,日本政府不斷加碼金融政策,近乎達到“直升機撒錢”程度,但效果有限。“促進旅遊”被媒體稱為政策失敗的典型案例。去年日本第一次進入緊急狀態之後,日本政府將旅遊作為拉動經濟的重要抓手,投入巨額補助金刺激旅遊消費。日本政府去年3次補充預算,共計列支促進旅遊補助金4.7419萬億日元。但旅遊引發疫情擴散,今年初被迫中止此項目。據京都大學教授西浦博研究小組測算,促進旅遊業務開始後,病毒感染率達6倍至7倍。結果是人員流動助長了疫情擴散。一些經濟學家稱,政府在尚未看清經濟和疫情前景時,在“加油門”和“踩刹車”之間不斷交替變換,至今未找到促進經濟複蘇的有效路徑。

  經濟界認為,加快普及疫苗接種,徹底控製疫情,是日本恢復經濟的唯一途徑。與政府的樂觀預測不同,一些經濟專家預測,日本經濟恢復到疫情前水平可能要到明年中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