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敗走微博

2021年08月11日12:29

文|李北辰

所謂喜劇,就是悲劇加上時間。

立秋那天,有位讀者跟我說:“我把微博刪了,這次是真的。”

“為什麼?”

“那不是成年人該待的地方。”

回答得很酷,更酷的是她的比喻。

她說,穿過微博廣場,孩子們圍坐中央,嘰嘰喳喳,夏蟬般評判是非,兩岸猿聲啼不住,驚起蛙聲一片……你就想吧,各種鼓噪的小動物紛至遝來,在你眼前旋轉,跳躍,不停歇,直至你頭暈目眩,逃離廣場前,你只能“閉著眼,塵囂看不見”。

我問:“你沉醉了沒?”

她回:“沉醉你妹。”

接著又說:“哎,蔡依林41歲了你知道麼?《舞孃》是2006年的歌,那年還沒微博。”

我說:“這有什麼,我們家倪妮今年都33歲了,前幾天剛上熱搜,狀態不錯。”

對話結束。

她的言辭有些極端,作為一個88年的老阿姨,誰知道她是不是只是對自己不年輕了這件事耿耿於懷。

但確實有中年人感慨,在微博容易出現失語狀態。

成年人敗走微博_新浪眾測
成年人敗走微博_新浪眾測

他們緊隨輿論聲浪,進入廣場,東遊西逛,舉目四望,卻發現自己無話可講。

但來都來了,離場前,他們會默默給關注多年的幾位博主點個讚,倘若當日孩子不哭不鬧,心情不好不壞,除了點讚,他們還會心不在焉地轉發一句“哈哈”,以示對過往的尊重。

他們有所不知,很多被他們關注多年的博主,也已勉為其難,心生疲倦。

所幸經過十年築造,這種關係已如座座孤島,倒也牢靠,還沒有被熱搜里巨大的流量池埋葬。

這種關係曾是微博的主旋律,只是世界已經改變,他們卻仍停留在當年,仍天真地認為參差多態乃是幸福本源。

成年人敗走微博_新浪眾測
成年人敗走微博_新浪眾測

世界變成了什麼?

大概就是誕生了一批年輕的君王。每日熱搜,即是他們待批的奏摺。且時間緊任務重,每個奏摺只能勾選“支援”“反對”兩項,然後迅速對微博說:next one。

這場浪潮正在席捲一切。對驕傲的成年人而言,它不似驚濤駭浪,而是日取一瓢,恰如一場觀念淩遲,每天一刀,每天一刀,溫柔地削刮你身上的成年人品質。

溫柔,是因你被打了麻藥,不痛不癢,甚至不知自己在淩遲。

最終,無論你是藤校畢業的大廠高管,性格純良的溫和女權,職業觸頂的精緻中產,都一樣,只要在這裏待久,難免會被遞上奏摺。

輿論環境逼著你成為君王。

所幸你知道自己只是個驕傲的成年人。

所幸你知道寬容,悲憫,柔軟,謙卑,或是某種聞起來像是冬日暖陽里茉莉花茶的氣味,方才配得上是“成年人”的同義詞。

成年人敗走微博_新浪眾測
成年人敗走微博_新浪眾測

倘若你就是我說的成年人,一定不覺得我在責備年輕人。

年輕人沒有錯,年輕能有什麼錯呢?

我只不過是剛剛在黃昏的小公園遛彎時,倏然發現廣場上那幫老頭老太太可真老呀,老到其存在已被忽視的地步。我印象動物世界里只有瀕臨死亡的個體才會被同伴忽視。

這才同理心氾濫,奢望年輕人能體諒甚至同情一下成年人。他們已經被驅逐出廣場中央,他們熱愛的一切都已陳舊。

所以他們可能只是在戀舊,可能只是對曾經棲息過的多樣性環境懷有鄉愁。

戀舊就讓他們戀吧。別怪他們,人老了容易沒出息,絮絮叨叨,發現沒人理他,難免心生悲涼。

你知道什麼是悲涼嗎?就是面對同一樁事,年輕時覺得“臥槽好好笑”,是喜劇。老了就覺得悲欣交集,甚至是百分百悲劇。

成年人敗走微博_新浪眾測
成年人敗走微博_新浪眾測

他們中更有甚者,自封為蹲在廣場角落的“麥田守望者”,將所見一切都當作悲劇,並且覺得悲劇中最悲劇的,就是晚輩們不覺得這是悲劇。

臥槽好好笑是不是。

所幸另有些人——恰如我,欣然將一切視作喜劇。

因為就像馬克吐溫所言:“喜劇,就是悲劇加上時間”。

嗯,時間。

現在批閱奏摺的年輕人,也會長大成人,其中內心驕傲的那部分,也會在某個日落黃昏,變得像父輩那樣戀舊,絮絮叨叨,對君王時代唸唸不忘,卻發現沒有迴響。

他們的故事又將從哪裡開始,在哪裡結束呢?

成年人敗走微博_新浪眾測
成年人敗走微博_新浪眾測

好了夥伴們,今天就到這裏吧,再說就要觸碰“這個世界會好嗎”的終極問題,我可沒有答案。

我只知道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年輕。

我還恰巧知道什麼是“正年輕”,那就是當黑夜降臨,他們仍在貪戀嬉戲,卻不知煙花殆盡。

作者:李北辰,獨立撰稿人,關心科學,觀念,與詩意。同名微信公眾號:李北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