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金牌榜保二博一的背後 體育總局三大改革成效初顯

2021年08月09日09:58

  

  文|付政浩

  體育大生意記者

  數字8,是國人篤信的幸運數字,也見證了中國體育諸多里程碑式的榮耀時刻。13年前的2008年8月8日晚上8點8分,北京奧運會正式開幕,中國體育代表團攜東道主之威取得了51金100枚獎牌的歷史最佳成績。奧運爭光成就隨即引燃全民健身熱情,此後,8月8日被確立為“全民健身日”,8月8日從此與體育密不可分。13年後的今天(2021年8月8日),中國體育代表團在東京奧運會上斬獲38枚金牌總計88枚獎牌,這兩項數據均追平我國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創造的境外參賽最好成績。

  在7月14日中國體育代表團成立時,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中國奧委會主席、東京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團長苟仲文就公佈四大參賽目標:一、堅決遏製我國奧運成績多年持續下滑趨勢;二、確保在東京奧運會金牌榜和獎牌榜上保持在第一序列;三、拿道德的金牌、風格的金牌、乾淨的金牌,確保不發生興奮劑事件及賽風賽紀問題,展示中國體育代表團良好精神面貌;四、努力實現“零感染”,確保代表團不發生疫情傳播。

  如今,東京奧運會正式閉幕,苟仲文提出的四大參賽目標全都圓滿完成。雖然國人早已不再“唯金牌論”,但隨著中國體育代表團驚豔東京,過去五年間關於體育系統放管服的改革,尤其是體育協會實體化改革的質疑聲量頓時減弱不少。

  從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51金,到2012年倫敦的38金,再到2016年里約的26金,中國奧運成績確實在持續下滑,每屆都比上一屆少雙位數的金牌。本屆中國體育代表團究竟做了哪些實質性工作,才成功扭轉奧運下滑頹勢?體育大生意將通過內因和外因兩大層面來做出解析。

  客觀而言,中國體育代表團取得38金、重返金牌榜和獎牌榜第二位,這一結果雖在意料之中,但過程卻充滿驚喜。在代表團成立之初,包括體育大生意在內的多家媒體都曾做出38枚金牌的研判(詳情請參看《中國奧運代表團成立,預測的38金如何分佈?》),而真正讓人驚喜的是,中國體育代表團在奧運期間長期雄踞東京奧運金牌榜榜首,這種領先優勢甚至讓很多媒體都開始猜測中國將再度成為金牌榜第一。雖然美國成功在閉幕前奪得第39金、並以1枚金牌的微弱優勢驚險反超,但中國將自己在金牌榜上的領跑位置一直把持到閉幕日當天中午,這種強勢表現讓世人意識到奧運會實力格局正在被重塑。

  在體育大生意記者印象中,上一次中國在奧運會閉幕當天猶能在金牌榜上強勢卡位,還要追溯到2000年雪梨奧運會。彼時中國在大多數比賽日都暫居金牌榜第二,而過去把持第二位次的俄羅斯只能苦苦追趕,直到閉幕式前兩天,中國在金牌榜仍以26比20領先俄羅斯。在閉幕當日的比賽開始前,中國和俄羅斯仍以28比28打平,最終在閉幕前,俄羅斯才驚險以32比28反超。儘管中國退居第三,但中國的強勢表現讓俄羅斯塔斯社都忍不住承認:過去金牌從未超過16枚的中國體育代表團從此進入“坐三望二”時代,俄羅斯把持多年的金牌榜第二位恐將不保。

  事實正如塔斯社所言,中國確實在2000年之後開始強勢把持金牌榜第二甚至進入了“保二博一”的時代。四年後的雅典,中國首次成功升至金牌榜第二,而俄羅斯從此退居第三並持續下滑。而從2004年雅典奧運會至今的五屆奧運會中,中國三次奪得金牌第二(2004年、2012年和2021年),一次憑藉主場優勢奪得金牌榜第一(2008年)僅有2016年里約奧運會屈居第三。在這其中,除了2004年奧運會開始前中國抱有“坐三望二”的心態外,其餘四屆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在奧運開始前的目標全都是“保二”,而隨著奧運會賽程的深入和在金牌榜上的持續領先,在2008年和2021年兩屆奧運會上,中國體育代表團展現出“保二博一”的氣勢。

  當然,也有網友表示,如果把中國大陸和中國台北、香港、中國澳門的獎牌總數加在一起,中國仍然是金牌榜第一。但在體育大生意看來,這並非簡單的1+1=2。比如,二戰後的德國曾被人為分裂為兩個德國,當時的民主德國和聯邦德國的奧運成績都位居金牌榜前列,當兩者合併後,媒體曾以為德國將成為奧運金牌第一大國,結果合併後,兩者的優勢項目高度重疊,奧運參賽名額自然被壓縮不少,合併後的德國成績不升反降,漸漸淡出奧運金牌榜前五。

  總有人說,奧運會是和平年代的戰爭,無論承認與否,奧運會金牌榜確實是綜合國力在體育領域的一種折射和投影。此番在東京奧運會上,中國長期雄踞金牌榜榜首,且將這一領跑位置把持到閉幕日當天,這不僅讓中國看到了再度成為金牌榜第一的希望,而且也讓全世界意識到美國在奧運會長期一家獨大的格局正在被改寫。誠然,美國39金41銀33銅共113枚獎牌所呈現出的綜合實力仍然冠絕全球,但其一家獨大的格局已被撼動。隨著中國綜合國力持續增強,中國未來有望從“保二博一”的策略正式進入“保二爭一”時代。從博到爭,一字之易,心態和實力已是質變。

  對於奧運實力格局而言,中國從“保二博一”變為“保二爭一”,中美金牌之爭將成為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固定話題。而對於中國體育自身而言,東京奧運會是體育戰線在“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歷史交彙的重要節點的一場大仗大考,是實現2035年建成體育強國目標起好步、開好局的關鍵戰役。如今中國體育代表團成功通過考驗,用硬成績讓各方吃下定心丸,並讓過去五年大力推進的體育系統改革,尤其是體育協會實體化真正站穩腳跟,最大程度回擊質疑,為下一階段體育協會全面脫鉤營造一個良好的氛圍,而以體育協會實體化為代表的體育系統放管服深化改革,將成為中國體育產業未來快速發展的根基和命脈。

  三大外因令中國受益:奧運擴項、防疫成果、時差氣候無需適應

  自2008年北京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斬獲51枚金牌後,國人早已不再“唯金牌論”。但誰也無法否認,競技體育成績是體育強國的重要指標之一,奧運金牌數量多寡與綜合國力強弱直接相關。本屆東京奧運會,中國斬獲38金32銀18銅共88枚獎牌,追平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創造的境外參賽最好成績,是綜合國力日益強盛在體育領域的投射。

  在競技體育的深層規律層面,體育大生意認為,中國體育代表團能夠重返金牌榜第二、且長期壓製美國從而雄踞金牌榜榜首是多種因素的綜合結果,堪稱天時地利人和,可以從內因、外因兩個角度分開闡述。其中,外因可分為三點:

  第一、東京奧運會小項增至339項,尤其是女選手的比賽項目明顯增多。

  第二、中國防疫成效領跑全球,在歐美選手被疫情打亂訓練計劃的同時,中國選手卻可以安全系統地備戰。

  第三、在近鄰日本參賽,中國選手沒有時差、氣候、食物等外部環境的困擾,而歐美選手卻備受時差和氣候之苦。在三點外因中,時差和氣候差異是顯而易見的客觀原因,所以恕不贅言。

  東京奧運會擴項,對中、美、日這些體育大國而言無疑是利好消息。自2008年北京奧運會以來,國際奧委會一直倡導奧運瘦身計劃,但事實上,國際奧委會為了討好東道主和推行男女平權,奧運會卻一直很難瘦身。2012年倫敦奧運會共設置26個大項、302個小項,2016 年里約奧運會則升至28個大項、306個小項,2020東京奧運會則進一步增至33個大項、339 個小項。

  從306個項突然增至339個,這種擴項力度,自1992年年以來十分罕見,也在事實上打破了國際奧委會2014年通過的《奧林匹克2020議程》中對夏季奧委會最多隻設310個小項的明文規定。擴項至339個小項,也意味著金牌總數量相比往屆要增長不少,分到那些體育大國頭上的金牌數量自然有望增多。比如,日本方面強力推動滑板、衝浪、攀岩、棒壘球和空手道這五個日本開展廣泛的運動成為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並為這五個大項設置了18 枚金牌,這也是日本本屆奧運會金牌數量大增的原因之一。

  同時,國際奧委會近年來力推男女平權主張,所以,在擴充小項時,優先設置一些便於女性選手參賽的項目,除了削減男子項目增加女子項目(比如將兩個男子拳擊小項改為女子拳擊)外,還專門增加一些傳統項目的男女混合比賽,比如,本屆奧運會首次設立男女混合射擊和男女混合乒乓球比賽等七項混合比賽,這些改變均讓女子選手的參賽名額增多。最終,東京奧運會的女性選手比例已增至歷史新高的49%。

  眾所周知,中國體壇長期以來“陰盛陽衰”。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是中國重返奧林匹克大家庭後首次參加的夏季奧運會,當時女運動員在中國體育代表團的比例為39%,但此後這一比例迅速提升,在2000年雪梨奧運會時,女運動員在中國體育代表團的比例已經提升到了66%,遠超過當屆奧運會所有參加國家的女運動員占比(38%)。而在本屆奧運會中,陰盛陽衰這一現象則被進一步放大。在中國體育代表團的431名運動員中,女運動員298人,男運動員133人,女運動員數量是男運動員的兩倍不止。女運動員的占比已超過69%,而本屆奧運會的女運動員占比為49%。(延伸閱讀:《奧運陰盛陽衰的背後,藏著兩筆溯源40年的舊賬》

  至於在金牌貢獻數量方面,女運動員更是撐起了大半邊天。除了1984年奧運會以外,其餘曆屆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的女性金牌得主數量往往領先於男性。其中在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會中,中國體育代表團奪得了16枚金牌,其中12枚由女運動員奪得,占比高達75%。長期以來,女運動員的金牌貢獻比例維持在60%左右。本屆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女性的金牌貢獻比例更是超過66%。中國共有6名選手獲得兩枚金牌,其中4位是女選手,她們分別是張雨霏、陳夢、施廷懋、楊倩。所以,國際奧委會推進男女平權並大幅增加女選手參賽名額後,這對長期“陰盛陽衰”的中國體育代表團無而言是一大利好。

  至於中國防疫成效突出、確保中國選手安全安心備戰,這一外因的重要性同樣不難理解。疫情對於東京奧運會而言無疑是黑天鵝事件,疫對選手們的訓練保障資源和外部社會大環境是極大的考驗,由於疫情持續蔓延,歐美國家運動員最近兩年因為場館封閉而導致自己的居家訓練非常不系統。

  美國奧運選手65%都來自於大學校園,他(她)們是在美國奧委會(USOC)、 美國單項體育聯合會(NSOs)和美國大學生體育聯合會(NCAA)的資助下自行開展訓練,而疫情之下NCAA陷入停擺,學校停課,美國不少高校運動員只能居家訓練,平日所需的訓練器械和醫療保障均處於缺失狀態,狀態起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而歐洲更是如此,以德國奧委會(DOSB)在三月份公佈的一項調查顯示, 德國僅6.5%的運動員能達到平時的訓練水平,大多數人都只能呆在家裡無所事事。2020年4月,一段英國游泳運動員亞當·佩蒂(Adam Peaty)在自家小型游泳池訓練的視頻在社交媒體流傳甚廣。當時,英國政府啟動全國封鎖。在社會力量的資助下,佩蒂才得以購買了健身器材,並在自家後院擁有了非常簡陋的小型游泳池訓練場。

  相比於歐美選手在疫情嚴重時只能居家訓練的尷尬局面,得益於中國防疫成效突出,中國選手的奧運備戰工作更加系統。在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舉辦後,中國多個國家隊均曾舉行疫情期間的訓練研討會,其中游泳隊主教練朱誌根在在應對東京奧運會延期舉辦系列座談會上的做過專題發言。

  朱誌根表示,游泳教練們的一個基本判斷就是,中國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有力控製為備戰奧運贏得了寶貴的時間。而且強有力的保障條件和全封閉的訓練環境使得位於各個訓練基地的運動員訓練基本未受影響。並且,在疫情中,我國奧運備戰的優勢將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進一步放大。

  東京奧運會的比賽進程也證明了這一點。7月29日,美國撐杆跳高名將山姆-肯德里克斯(Sam Kendricks)因為確診新冠肺炎病毒而被迫退賽,這率先為美國田徑、游泳項目成績下滑敲響了警鍾。過往,中國往往憑藉著前半程的優勢項目領跑金牌榜,但美國總能憑藉後半程的田徑、游泳兩大項目很快反超,但本屆奧運會,美國的游泳和田徑實力下滑非常明顯,其中游泳最終“只”得到了11枚金牌,創下了近二十年的新低。當美國在田徑、游泳兩大基礎大項中實力下滑,在金牌榜上長期屈居第二並不意外。

  三大內因:科技助力、協會實體化、國家隊共建

  相比於上述的三點外因,中國體育代表團之所以能在東京奧運會上成功阻止奧運成績下滑頹勢並追平境外參賽最好成績,更多還是因為中國體育系統近年來堅持“放管服”改革,按照“世界眼光、國際標準、中國特色、高點定位、惡補短板”的思路來加大備戰力度。具體而言,在競技領域主要體現為三大舉措:

  第一、倡導科技助力奧運,積極引入“外腦”,大力推進“引智工程”,面向國內外招聘高端體育科研人才加入科技助力奧運備戰工作,構建多學科、多領域的高水平科研團隊和復合型保障團隊。

  第二、推動體育協會與運動管理中心脫鉤,積極支持體育協會實體化,從而讓國家隊的管理更加扁平化,最終達到“ 以備戰促改革、以改革強備戰” 的目標。

  第三、倡導協同備戰,深化創新備戰,創新國家隊組建和運營機製,鼓勵體育協會與地方共建國家隊。

  首先,加強科技備戰是最近五年備戰東京奧運會的最大特色和亮點之一。在里約奧運會僅取得26金後,體育總局內部在總結失利教訓時就曾提出一點,相比歐美強國,我國科技助力奧運的力度不足。而作為接棒劉鵬的新任體育總局局長,苟仲文對科技助力奧運有著天然的優勢。他早年曾擔任國家信息產業部副部長,在北京市任職時曾兼任中關村管委會黨組書記,分管過中關村高新科技園,所以他在空降國家體育總局後,大力倡導科技助力奧運。

  2017年年初,國家體育總局提出科技助力奧運備戰的決策部署,隨後國家體育總局訓練局、國家體育奧體中心等一批國家訓練基地紛紛與一批高科技企業進行合作,從而讓這些訓練基地從單一訓練場地供給向科研、訓練、醫務和教育一體化多元供給轉變,為國家隊奧運備戰提供更加堅實有力的保障和服務。而在體育總局體科所的牽頭下,多個單項體育協會也與中關村的高科技企業進行合作,通過科技成果轉化來助力各支國家隊日常訓練備戰。

  此番,在東京奧運會上,中國帆船帆板奧運健兒盧雲秀勇奪女子帆板RS:X級奧運金牌,這是時隔13年後,中國代表團再次拿到的帆船帆板項目奧運會金牌。消息傳來,中國航空工業空氣動力研究院(以下簡稱航空工業氣動院)一片歡呼。航空工業氣動院體育科技事業部部長王崇利透露,他們長期為帆船帆板國家隊提供全面的航空氣動力科技支持。

  至於以創紀錄成績奪金的賽艇女子四人雙槳隊,則得到了航天科技集團十一院的技術支持,航天科技集團十一院專門為賽艇選手們改良了風洞技術。此外,32歲卻逆生長的蘇炳添同樣也是科技助力奧運備戰的受益者,中古田徑協會專門為蘇炳添組建了多達12人的“復合型團隊”,加強體能訓練、技戰術監控、生理生化指標監控、運動負荷監控等訓練工作的科學攻關研究,通過最前沿的運動人體科學為蘇炳添保駕護航(延伸閱讀:《蘇炳添:亞洲老飛人,中國體壇新一哥》)。

  在國家隊與地方共建層面,體育總局積極支持國家隊選擇那些項目發展基礎好、競技成績優異、各類資源充沛的地方省份進行國家隊共建。比如,國家體育總局就與浙江省簽約共建中國(浙江)國家游泳隊,而中國田徑協會則考慮到雲南省的海拔優勢、訓練條件、保障力度非常出色,於是與雲南省體育局簽約共建國家馬拉松隊。

  另外,本屆奧運會上成績喜人的國家舉重隊長期入駐山東體育學院進行備戰,充分發揮高等院校教學、科研、競賽、訓練一體化的優勢。至於多支國家隊長期在北京體育大學集訓、國家射擊運動中心與清華大學長期共建國家射擊隊,早已成為業內佳話。總之,通過各種形式的國家隊共建,成功打造“科研-訓練-保障”三位一體無縫銜接、充分融合的訓練體系,一改原來訓練與科研、後勤保障脫節的落伍風貌。

  在體育協會實體化層面,國家體育總局自2017年以來,推動了中國籃球協會、中國乒乓球協會、中國羽毛球協會、中國柔道協會、中國賽艇協會等多家奧運項目協會與原有的運動管理中心脫鉤,全面推行協會實體化,充分調動“專業人幹專業事”的積極性。

  通過堅持推進項目協會實體化改革,把項目管理中心的權利下放到各單項協會,讓各單項協會自主承擔備戰奧運會、組建國家隊等一系列工作,從而達到“以備戰促改革,以改革強備戰”的目的。並且協會實體化改革後,國家隊的管理更加扁平化,各層級責任主體更加明確。乒乓球、賽艇、皮划艇等項目在東京奧運會的驚豔表現已證明了體育協會實體化的可行性和必要性。

  據體育大生意瞭解,此前,體育系統內部對於體育協會實體化尚且有一些不同看法,但隨著東京奧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取得優異成績,這些質疑的聲量明顯變小,未來,隨著東京奧運會的結束,體育協會實體化會在今年年底進一步推進,未來更多的奧運項目的協會完成實體化。

  作為我國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重要歷史交彙期的重大國際賽事,2020東京奧運會是對我國新時期體育系統改革初期成果的一次檢閱,同時是實現2035年建成體育強國目標起好步、開好局的關鍵戰役。鑒於中日兩國的歷史恩怨和兩國人民之間的微妙感情,東京奧運會是一場必須打贏且贏得漂亮的戰役,稍有差池可能就會導致體育系統改革發生波折。畢竟,體育協會實體化改革的同時,新體製、機製與傳統體製、機製也不時會發生碰撞,各方有些質疑實屬正常。好在,國家體育總局在東京奧運會上成功實現了四大參賽目標,而優異的成績也進一步凝聚了共識,為後續體育協會實體化改革營造了更加和諧的氛圍。

  註:本文所用圖片來自網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