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金3銀!這是奧運會歷史上拿獎牌最多的夫妻

2021年08月08日17:04

  誰是東京奧運會上金牌、獎牌最多的夫妻?他們又拿下了多少獎牌?這絕對算得上一個有趣的冷知識。

  或許大多數人印象中是中國射擊的冠軍夫妻杜麗/龐偉。在東京奧運會上,杜麗已是教練,而丈夫龐偉射下一金一銅,兩人的奧運獎牌數更新到了4金1銀3銅。

  荷蘭泳壇的冠軍夫婦克羅莫維德尤尤和費爾·維特曼本屆賽事沒能斬獲獎牌,兩人的獎牌數也停留在了4金1銀。

  這兩對夫妻都不是那個正確的答案。

  正確的數字是——12金3銀。它們的主人是英國場地自行車傳奇夫婦傑森·肯尼和勞拉·肯尼。

  他們甚至也是奧運歷史上,收穫金牌和獎牌數最多的冠軍夫妻,勞拉也成為本屆賽事為數不多的冠軍媽媽。

  傑森·肯尼在東京摘金。

  不是騎自行車的“辣妹與萬人迷”

  對於肯尼夫婦來說,他倆摘金奪銀的步伐似乎太過輕鬆。8月3日,在短短20分鍾內,夫婦倆就各自在女子團體追逐賽和男子團體競速賽中摘得銀牌。

  3天后,勞拉又在女子麥迪遜賽中斬獲金牌,以累計5金1銀成為奧運歷史上最成功的女自行車手,同時也力壓馬術明星夏洛特·杜雅爾丹成為英國奪牌最多的女運動員。

  要知道,18個月前,她的肩膀和手臂還遭遇了骨折。

  丈夫傑森在收官日拿下自行車凱林賽的金牌,最終也以累計7金2銀力壓英國傳奇車手威金斯爵士(5金1銀2銅)與霍伊(6金1銀),連續四屆奧運會斬獲金牌。

  兩人在萬人迷身後親吻。

  毫無疑問,這是奧運歷史上成就最偉大的伉儷。

  如果不是2012年倫敦奧運會排球比賽中,坐在大衛碧咸身後觀賽的傑森和勞拉接吻被攝影師拍到,這對英國自行車隊的金童玉女還不會那麼快走出地下戀。

  那屆奧運會上,這對情侶拿下4枚金牌,他倆的戀情很快隨著那張照片成為整個英國的頭條。提及兩人的戀情,勞拉經常開玩笑說自己不相信一見鍾情,因為當她16歲時,第一次在自行車雜誌上看到了在北京奧運會上奪金的傑森。

  “那時候,他20歲,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喜歡樂隊男孩那種——高瘦的長髮男孩,而不是像他那樣大腿粗壯,一個像是老媽剪的髮型,還有著毛茸茸的胸部。”

  年輕時的勞拉和傑森。

  勞拉總喜歡調侃兩人的第一次見面。那是2010年,她進入英國國家隊的第一天,18歲的她向所有人打招呼,但傑森看上去更專注於手中的咖啡。

  “克里斯·霍伊爵士走來,見到偶像的我有些激動地叫了出來。”那時候,傑森才抬起了頭。

  儘管不是一見鍾情,但兩人卻是日久生情。2012年因為一副弄壞的耳機,兩人才開始了私下頻繁的聯繫便逐漸走入愛河。直到戀情曝光,英國報紙把他倆叫作“騎自行車的辣妹和大衛碧咸”。

  這個昵稱讓勞拉有些發笑,“任何認識我倆的人就知道,我們和大衛碧咸夫婦完全不同。”

  勞拉很清楚兩人共同的職業,共同的經曆讓彼此更加珍惜這段感情——“他經曆了我經曆的一切。”

  傑森在東京繼續收穫之旅。

  在勞拉眼裡,傑森是這個世界上最對的那一個,“當我回家時,當我經曆這些情緒時,我可以告訴他,他知道我的感受。”

  相比賽場上的光芒四射,兩人都是低調異常的人,除了傑森在肥皂劇《東倫敦人》中完成了一次與眾不同的求婚。

  儘管已經訂婚,但在里約奧運會上,英國代表團禁止男女同住,但短暫的分離並未阻止他倆在賽道上的飛馳——傑森拿下了3枚金牌,勞拉則贏下了2枚金牌。

  5枚金牌成了最好的結婚禮物,當年9月,這對金童玉女跨入了婚姻的殿堂。他們的婚禮拒絕了一家雜誌開出的巨額報價,並且要求觀禮的客人向英國癡呆症協會捐款,而不是送他倆禮物。

  勞拉(右)拿下東京奧運自行車女子麥迪遜賽金牌。

  照顧兒子還是繼續職業生涯?

  2017年8月,他們的兒子阿爾比出生了。這對已經擁有10金1銀的冠軍夫婦決定暫時退役,回歸家庭。“自從我成為父親,我就知道我不可能在訓練中再一心一意。”傑森這樣解釋自己的決定。

  如今夫婦倆的獎牌數已經變成了12金3銀。相比這個創紀錄的獎牌數字,肯尼夫婦最自豪的一刻恰恰是去年6月,他們2歲的兒子阿爾比成功地學會了騎自行車,勞拉還特意在社交網絡上發佈了這段視頻。再過幾天,阿爾比就將年滿4歲。

  一邊是追逐夢想,一邊是撫養孩子,對於這對冠軍夫妻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難以把握平衡的挑戰。

  “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想念小傢伙。”在拿下團體追逐賽銀牌後,勞拉看著兒子的照片,立馬拋開了一切,哪怕她剛剛丟了一枚金牌。

  “我一直想要成為一個年輕的媽媽,但我也不想讓這個身份妨礙我們的職業生涯。”勞拉想向自己和所有人證明,自己和丈夫可以做到這些,“我們希望用兩個人的經曆去教會阿爾比什麼叫做堅持。”

  在生下阿爾比6周後,勞拉就和傑森一起開始恢復訓練,她在2018年3月的世錦賽上就作為母親獲得一枚銀牌。

  “我們大大低估了作為父母要兼顧職業運動員的難度。”傑森坦承,只有兩人重返訓練場後,才意識到讓兒子留在家裡有多麼困難,“作為父母,你的工作就是照顧孩子,但我們也有自己的目標,所以總有內疚感。”

  勞拉在比賽中。

  不過,對於自行車的熱愛讓兩人盡力平衡好家庭與夢想的關係。兩人在兒子稍大一些後,就會儘量帶著他去訓練。“當然,阿爾比的存在也讓我們的訓練和後勤工作變得更加複雜。”

  雖然很辛苦,但勞拉和傑森看到阿爾比學會騎車後,莫大的感動讓這對冠軍夫婦差點落淚。

  去年年初,嚴重的撞車事故讓勞拉肩膀和手臂遭遇骨折,她從未受到如此嚴重的傷。

  “這是我職業生涯中最艱難的幾週,我想‘我為什麼要這樣做?’但很快我有了答案,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阿爾比。我們不能無緣無故讓兒子跟著我們犧牲。”

  傳奇繼續,夫婦倆的競爭尚未結束

  在東京的賽場,肯尼夫婦依然是無法撼動的傳奇,兩人的獎牌數不斷刷新著人們的認知。

  英國傳奇車手克里斯·霍伊爵士也開玩笑說,自己並不清楚究竟兩人依靠什麼取得了如此偉大的成就。

  “我是退役後才有了孩子,或許作為父母,孩子帶來了壓力和困難,但我相信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阿爾比也平衡了肯尼夫婦從訓練比賽中獲得的感受,也擴大了他們的視角。而在激烈的奧運賽場,這樣的視角可以幫助你應對無所不在的壓力。”

  霍伊認為家庭和父母的角色讓肯尼夫婦相輔相成,“當勞拉緊張或者擔心太多時,傑森的冷靜可以讓她安定下來,而勞拉也能促使傑森振作,他們是為了自己熱愛的自行車運動和小男孩阿爾比而活,而戰鬥。”

  在他看來,這對冠軍夫婦結束平日的訓練和比賽,回到家都會接過照顧孩子的工作,自行車不再是他們生活的唯一,週末也成為固定的家庭陪伴日,“他們不需要媒體額外的關心,他們滿意於自己的生活。”

  當然,傑森也開玩笑,他們夫妻間也有著獎牌數的競爭,“有時候這很有意思,這就像是一場你追我趕的比賽,我們誰都不想輕易輸掉比賽。”

  在奧運會前,他曾經預測妻子勞拉將超越自己的獎牌紀錄,但也強調,“或許這也只是短暫的。”

  霍伊則相信勞拉會實現這一點,“我堅信她能夠獨立站在傑森之上。”

  兩人在里約奧運後的合影。

  傳奇在東京上演,或許還將在巴黎繼續。勞拉並沒有退役的想法,這甚至讓傑森也有些猶豫起來,“在前往里約奧運會前,我堅持自己已經受夠了,想要退役,我確實也離開了,甚至一年都沒做什麼。東京可能是我的最後一屆奧運會,但這一次我卻沒有那麼堅定,有些隨波逐流。”

  不管如何,故事還將繼續,肯尼夫婦的傳奇還未到終結時。

  (來自 澎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