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索共建共治共享 浙江探基層治理“智”與“治”

2021年08月05日21:12

原標題:求索共建共治共享 浙江探基層治理“智”與“治”

中新網杭州8月5日電(郭其鈺 許疏影)共同富裕重在“共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製度是其中應有之義。

  在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路上,從創新社會矛調機製到建立數字智治平台,再到提供智慧化現代社區服務,該省各地基層治理的數字技術之“智”中,無處不蘊藏著以人為本之“治”。

將矛盾糾紛化解於無形

  半個多世紀前,將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的“楓橋經驗”成為政法戰線的一面旗幟。如今,創新發展“楓橋經驗”依然貫穿於平安浙江、法治浙江建設始終。

  2016年,湖州市吳興區人民法院建立起浙江第一家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並創造性地將常溪人民法庭整體入駐該矛調中心,旨在將司法功能延伸至“最後一公里”,參與基層社會治理。

  湖州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公證處負責人費桔章是吳興區矛調中心公認的“金牌調解員”,他曾幫助一對江西夫婦追回了10萬元的房屋中介費,圓滿化解了這起涉及江西、浙江、上海等地的跨省購房糾紛案。

  “我們調解糾紛時應窮盡一切方式和努力,如果調解員能提高調解率,一線法官的壓力就會大為減輕。”費桔章說。

  吳興區人民法院院長陳靜表示,此舉構建了“調解優先、訴訟斷後”的功能佈局,推動了信訪數量、矛盾糾紛數量、訴訟數量“三下降”。

  如今,浙江1360個鄉鎮(街道)實現“基層治理四平台”全覆蓋。2020年該省縣級矛調中心共接待134.9萬人次,受理矛盾糾紛66.2萬件,化解成功率94.9%。

民眾在矛調中心調處化解糾紛。 郭其鈺 攝
民眾在矛調中心調處化解糾紛。 郭其鈺 攝

數字智治為基層善治賦能

  基層治理難,難在事務千頭萬緒。小到鄰里糾紛,大到防汛抗台,這些棘手問題卻能被紹興市越城區綜合信息指揮中心輕鬆化解。

  走進越城區綜合信息指揮中心,一塊73平方米的巨幕大屏就是越城區社會治理矩陣式智治平台。

  “該平台打通平安建設信息系統、警務(交警)管理等19個平台系統,整合10餘個掌上APP,貫通區、鎮街、村居、網格、群眾五個層級,最終實現縱向到底,橫向到邊。”越城區綜合信息指揮中心副主任盧山介紹。

  在浙江全省推進數字化改革的當下,運用數字化平台進行基層治理已不再是“新鮮事”。如杭州市蕭山區盈豐街道正依託“城市大腦蕭山平台”開展基層治理。

  作為杭州亞運會的主戰場和主陣地,大量工程項目及入駐商家是對基層治理的更高要求和考驗。對此盈豐街道打造城街一體數字駕駛艙,全天候、全時段、全方位滾動式排查、監測轄區各點位實時情況。同時以小網格撐起大系統,形成“數字化+網格化”雙線聯動治理模式。

  “做好城市管理,就是要進一步精細化、智慧化、人性化。所以我們下決心用數智治理更新治理方式,進一步築牢平安基層基礎,以全域平安護航亞運。”盈豐街道黨工委副書記張丹說。

浙江某未來社區。 彭埠街道 供圖
浙江某未來社區。 彭埠街道 供圖

激活村社智慧基因

  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範區,既需重視技術之“智”,也不應放鬆治理之“慧”。

  作為蕭山區第一大鎮的瓜瀝鎮,根據“城市大腦+未來社區”模式,構建起了數字化鎮、村社、戶三級治理體系——“瀝家園”。村民在“瀝家園”註冊後,會獲得一張專屬數字“名片”,村民用這張名片可以獲取村鎮新聞、參與公益活動、發佈反饋訴求。

  “我們村里發佈一個活動通知,以前村幹部得一個個打電話,一早上都湊不齊人數,村民還抱怨聽不到信息。現在村里平安巡防、普法講座等活動,在平台一發佈,幾分鐘就搶完了。”瓜瀝鎮東恩村黨委書記、村主任王建剛說。

  與傳統村莊的數字化轉型不同,瓜瀝鎮七彩未來社區基層治理的數字基因與生俱來。

  走進七彩未來社區TOD公交綜合樓,“室內”公交站、立體停車場、電影院、健康服務站等多種功能被植入。居民可以在這裏享受24小時、365天無休辦公的社區智慧公共服務,還可就近辦理社保、醫保、市民卡、違章處理等與民生密切相關的261個事項。

  未來社區正是浙江共建共享共富的“實景化”呈現,其作為與美麗鄉村相配套的“城市單元”,正讓浙江共同富裕“未來式”夢想照進現實。(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