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請陰謀論者造一種滅蚊病毒,造不出就進監獄!”

2021年08月05日00:11

原標題:專家:“請陰謀論者造一種滅蚊病毒,造不出就進監獄!”

從2020年至今,一些西方政客和媒體大肆炒作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劍指武漢病毒研究所,將溯源問題政治化。中山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吳仲義日前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所有的國家和組織“都該停止這種‘實驗室泄漏論’的胡說八道”“堅持實驗室起源假說的人,請自己去證明,比如在實驗室里製造一種能消滅世界上所有蚊子的新病毒,如果不能在三年內造出來,就請統統進監獄。”

7月16日,21位中國科學家和1位在中國工作的英國學者聯名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英文版發表題為《關於SARS-CoV-2起源——盲眼鍾表匠的論證》的觀點文章,運用經典進化理論——“盲眼鍾表匠”,有力論證了為何新冠病毒只可能來源於自然,而不可能人為製造。中山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台灣“中研院”院士吳仲義是該論文的第一作者兼通訊作者。

吳仲義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專訪時解釋說,首先,新冠病毒的演變很好地遵循了自然規律,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它可能在非自然界產生;其次,如果沒有經過在人類身上試驗,科學家根本不可能創造出如此適合在人類中傳播的毒株,“簡單來說,(產生新冠病毒)是只有大自然才能做到的事情,人類做不到。”

“一些人在宣揚‘人為論’‘陰謀論’‘實驗室泄漏論’時,一個主要的觀點就是認為像新冠病毒這麼完美適應人體的病毒,怎麼可能來自於‘盲目、漫無目的的’大自然?這是科學思想上的可怕倒退——一下子退回了200多年前一個牧師的思維。”這名中國科學家表示,正因為新冠病毒是人類有史以來見證的最“完美”的病毒,它才必然是自然演化的產物。

“哪怕是最頂尖的人類科學家,當他想要‘製造’一個完美適應人群的病毒時,他也不會知道到底要造什麼樣的東西。這就就好比哪怕最富有技術和經驗的電子產品公司,想要一次性設計出一款全球最受歡迎的手機,也是不可能的——最‘完美’的產品一定脫胎於市場的檢驗和反複的打磨。”他進一步解釋道。

吳仲義表示,因此他與其他科學家的推論是,在新冠疫情暴發前,相關病毒就已經在野生動物和人群中經曆了反複的互相感染,並在這個過程中逐步積累了適應人體的突變。在入侵人間的過程中,病毒屢敗屢戰,直到演化成今天這種極其適應人群傳播的狀態。與普通感冒相關的人類冠狀病毒的進化史也佐證了這一觀點,這些冠狀病毒在全球傳播之前已經在人類和野生動物之間相互感染與傳播了數百年。

這名科學家解釋稱,也正是因為如此,“病毒來源於自然,實驗室對病毒進行增益研究,進而出現事故導致泄漏”的假說也是陰謀論——“不經過一段相當漫長的時間,一種從未在人類身上出現過的病毒不可能完美地適應環境,成為現在的新冠病毒。”

吳仲義認為,2019年早些時候不同地區出現過的一些零散的新冠疑似病例,這些報導和上述推論是相符的:即病毒在從某個自然界的原發地到入侵人群並在人類間大暴發之前,應該已經曆了多次失敗,只不過在大暴發之前,一些新冠病毒與人類的偶然接觸,因為沒有造成大規模嚴重後果,而被忽視了。

據中國外交部此前介紹,已有至少55個國家向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致函,反對將溯源問題政治化。與此同時,為支援和配合世衛組織開展第二階段全球溯源工作,中方已向世衛組織提交下階段溯源工作的中國方案。

吳仲義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的科學家們正在積極提出各種模型和假說。他的團隊對世衛組織的建議是,病毒溯源必須有一個模型,這就好像要抓搶劫銀行的嫌疑犯,需要嫌犯的各種信息,知道他的身高和模樣。但現在的情況是,很多人都喊著要溯源,但很少有人明確溯源到底是在“溯”什麼。

“比如,有些人建議在動物身上尋找一個跟感染人類的新冠病毒非常相像的毒株。如果這是世衛組織想要找到,那麼讓我告訴他們,如果找到了這樣一種動物,以新冠病毒現在的傳播範圍,很大概率它們身上的病毒是人類傳給它們的,而非相反。”他表示,世界需要一個更加科學的溯源模型。

“這次全球疫情之所以失控,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科學與科學家的聲音太過微弱。如果全球能以科學的態度積極應對,原本去年5月就可能結束新冠疫情。”吳仲義稱,病毒起源是一個科學問題,也應當被作為一個科學問題、而非政治問題來對待。

“這就好像,一個對物理學一無所知的人,有可能說出什麼有關宇宙起源的明智話語嗎?”他這樣反問道。

環球時報-環球網報導 記者白雲怡 曹思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