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震盪,范冰冰井柏然包貝爾排隊報警

2021年08月05日21:01

  原標題:娛樂圈震盪,范冰冰井柏然包貝爾排隊報警

  作者|路遲

  從律師聲明到報警,娛樂圈這幾天一直在震動,多位明星被捲入漩渦。

  8月2日,一個叫謝明皓的男主播,在自己90萬粉絲的工作室微博上發文,實名舉報林俊傑、潘瑋柏有和吳某凡一起吸毒等犯罪行為。

  當天,潘瑋柏方通過律師發佈聲明,表示謝明皓和其他一些用戶發佈不實內容,對潘瑋柏名譽造成損害,認為是惡意誹謗,將通過法律手段維權,並將追責到底。林俊傑也發佈律師聲明,稱堅決維護林俊傑一切權益,抵製一切損害林俊傑名譽等行為,拒絕一切造謠。

  8月3日謝明皓工作室因“違反社區公約”被禁言,其過往許多造假行為也被曝光。法律人士認為,其對潘、林二人所做的是嚴重的犯罪指控,如果不屬實,需要承擔法律後果。

  一切尚未證實,事情繼續發酵。

  8月2日,謝明皓工作室發佈微博進行實名舉報

  8月4日,范冰冰、井柏然、包貝爾、何炅相繼報警,稱要嚴懲網絡上的“惡性造謠”。

  據環球時報報導,這幾位明星報警,是因為一組群聊記錄在豆瓣、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瘋傳,稱吳某凡被拘後供出多位娛樂圈藝人,並提及“產業鏈”“同夥”等內容,並號稱有“400個G的視頻資料”。

  圍觀者的胃口被繼續吊足,有一種山雨欲來的預感。

  有了吳某凡這件大事墊底,娛樂圈再發生什麼事,都不會讓人感到錯愕。過去半個月時間里,娛樂圈、明星、粉絲和圍觀公眾之間的關係,發生著悄然的嬗變。

  一方面,公眾不再輕信頂流明星,再大的咖,都可能因為偶然冒出來的一次曝光或舉報而倒下。另一方面,許多明星面對粉絲和圍觀公眾也不再能居高臨下,而是心懷忐忑,一個公眾人物或許完全意料不到,在何時何地會出現什麼人跑出來“造謠”自己。

  明星在今天依然吸引眼球,只不過吸引的是最嚴苛的道德審視,強烈的震動讓娛樂圈內部,以及娛樂圈與社會公眾之間的關係,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嚴肅對待娛樂圈變化

  不同於純粹的流量明星,作為90年代“樂壇四大天王”之二,林俊傑和潘瑋柏,算得上是一代人心目中當之無愧的不老“偶像”。

  林俊傑的實力得到了至少兩個時代的檢驗。這張“行走的 CD”唱作俱佳,無數膾炙人口的代表作傳唱至今,且妥妥吊打今天不少不知所謂的口水歌。

  潘瑋柏,出道即享“華語嘻哈小天王”的稱號,吃著說唱領先於時代的紅利,從作詞、韻腳到節奏都是界內一流。

  時過境遷,他們紅了一個時代,也來到了另一個時代——一個資本控利,底線難探的魔幻時代。

  互聯網的記憶就像功勳罪狀書,當疑慮竇生,通常會有人在第一時間去進行曆史檢索。

  然後人們會發現,事實上,林俊傑這些年一度因為私生活捲入輿論風波,比如曾在演唱會上多次被拍到親吻女藝人、半夜接送女子的照片。而潘瑋柏雖然已於2020年結婚成家,但關於他私生活的流言蜚語,這些年來也未曾止息。

  這一輪的舉報風潮,結果仍不得而知。但從“無條件喜歡”的偶像,到“也可以質疑”的對象,中間經曆了一個迅速跌變的流量明星時代,不長不短,但足夠撞擊整個社會的信任體系。

  近年來,娛樂圈亂象接二連三,除了婚外情、劈腿出軌等道德緋聞,偷漏稅、吸毒、嫖娼等一再跌破法律底線的亂象,不斷刷新公眾的想像力。

  今年年初,從鄭爽的代孕事件,到華晨宇張碧晨的“是的,我們是有一個孩子。”娛樂圈亂象不斷刷新公眾的想像力

  在過去,不管關於他們私下的傳言有多混亂,大部分公眾仍然選擇為他們的作品買單,相比起流量明星,實力派的才華,與從時代那裡積累下來的人氣與信任,在最初大體能抵消個人生活層面的信任危機。

  直到今天,一個吳某凡直接起底了整個娛樂圈的道德基準,也給公眾倫理底線掀開了一個角,人們對娛樂圈藝人的想像力,已經跌破到了一個極限。

  就像事件發酵初期網上傳開的那句說法:這已經不再是一起娛樂事件,要用脫離娛樂圈緋聞的態度,嚴肅對待。

  實際上,這些黑白分明的事情,根本不用鬧到輿論場沸沸揚揚的境地。和曾經的周立波、幾年前的薛之謙一樣,去公安機關驗驗毒,清白自知。

  敢不敢,成為“真不真”的一個重要參照系。

  像普通人一樣接受法律的測量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現在的藝人,已經不能像過去一個年代那樣容易矇混過關了。

  吳某凡這一次的力度前所未有。不僅本人全網封殺,990個相關賬號被封禁,就連曾因為替他說話而暴露自己“三觀”的三位公眾人物馬薇薇、六六與蘇芒也被封禁微博賬號。

  警方通報吳亦凡涉案信息後,微博禁言和永久關閉賬號990個

  2014年5月,內地男演員黃海波因嫖娼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後被轉為收容教育6個月。出獄後一直沒有新消息和作品,但網上依然有網友為他表示惋惜。

  從這個時候開始,娛樂圈內無演技、無唱功的流量明星開始越來越多,黃海波這樣的實力派,甚至會讓人懷念。

  2015年,成龍的兒子房祖名自首吸毒,被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與2000元罰金。

  人們發現,黃海波、房祖名原來都只是一個序幕,預示著一場“大戲”的開場。

  2014年8月,演員柯震東吸毒被北京警方查獲

  也就是從幾年前開始,真正優秀的影視作品越來越稀缺,而流量明星產業在我國進入野蠻生長時期,從鹿晗到蔡徐坤,沒有多麼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靠驚人的數據就能竄上流量池頂峰。

  在那個時候,人們仍然很難想像,許多當紅明星都會在不久後的將來一夜跌落千丈。

  想像不到在2018年,范冰冰被罰8.8億,在這件事背後,更讓人想像不到的,是演員明星的天價片酬。

  想像不到在2020年,曾經的偶像劇小王子羅誌祥,一夜之間變成了花心事件的“時間管理大師“。

  2020年4月23日,周揚青發微博爆料羅誌祥的出軌行為,並質問道:難道你都不睡覺的嗎?

  可能也想像不到,2021年,清純小白花鄭爽會因代孕被封殺。緊隨其後,一位頂流明星被五千萬粉絲擁躉著簇擁著時,也正在暗戳戳從粉絲中挑選誘姦對象。

  而這些名人在事發前呈現在社交平台上的模樣,無一不是歌舞昇平,歲月靜好的青年榜樣和公益先鋒。

  在資本的精心設計下,站在歡呼、掌聲和聚光燈中央的人,會產生一種虛幻的權力感,彷彿自己已經擁有了至高權力,永遠有資本和粉絲站在背後為自己撐腰。不知不覺,他們已然站在懸崖,人前荒腔走板,身後岌岌可危。

  實際上,從范冰冰翻車的那個時候開始,娛樂圈藝人劣跡受到的懲處力度,就已以肉眼可見的力度提升。

  一個范冰冰,將娛樂圈撕開一條口子,背後暴露天價片酬和翻雲覆雨的資本遊戲。藝人稅務問題直接點燃了大眾心頭的一把火。可以忍受演技不好,可以忍受耍大牌,人們也知道他們收入高得令人咋舌,但最後發現是以一種違法的方式來獲得時,強烈的相對剝奪感就激起了怒火。

  吸毒、嫖娼、強姦,這些娛樂圈劣跡的重災區,在今天,被迫被置於了一個供審視與監督的聚光燈下。

  諸如“鄭爽208萬”這種擊中大多數普通人心臟的關鍵詞,往往會自動成為最好的輿論利器,剖開娛樂圈的滿壁瘡痍。

  據張恒爆出的聊天記錄,鄭爽的一部影視劇拍攝時長77天,片酬高達1.6億元,折合每天約208萬人民幣

  只要是公眾人物,只要挑戰並欺騙了公眾的感情,一道一直以來建立在欣賞、尊重與良性市場規則上的牆,崩塌了。

  一直以來,明星們一遇事就發律師聲明,言之鑿鑿,字正腔圓地為自己維權,一副名人多是非的無奈感。

  在說一不二的法律面前,明星背後那套公關體系不堪一擊,一個公眾人物的影響再大,名氣再高,也不再能當作護身符。

  這個時候的公眾,真心希望他們像普通人一樣去接受法律的測量。

  但願沒事

  流量至上的娛樂圈,可以不需要唱功、演技就躋身到流量高台。如果少年心術不正,在獲得更高更紅的地位後,很難保證持續的“德藝雙馨”。

  造星產業已形成一個運行速度極其之快的完整鏈條,當明星成為快消品,一年打造一個,要祈禱下一年不會翻車。資本的逐利性,則需要在最快的時間內壓縮耗盡熱度與話題,娛樂圈似乎越來越變成了熙熙攘攘皆為利往的“低門檻”名利場。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更糟糕的是,這種普遍的流量思維,先帶火了飯圈,又衍生到更早期、更廣領域的藝人群體。

  中央網信辦整治不良粉絲文化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效

  十年間,微博靠粉絲經濟起死回生,互聯網的話語權和監督權,也逐漸從精英群體轉向普通網友。“抵製”,對於一個明星而言,成為比沒有資源、無戲可拍更致命的事,公眾有無數種方式向不喜歡的娛樂產品與藝人說“不”,緊接著,從代言到商業活動紛紛倒塌,即便不是流量明星,在流量為王的語境下,誰站在公眾對面,誰就是流量的敵人。

  在接連幾次的重磅藝人翻車後,瀰漫輿論的一個熱議,是諸多藏汙納垢的劣跡藝人,會不會被一鼓作氣牽連出來?

  人們也難免惋惜,唏噓為何德不匹才,為何明明正道光輝非要歪門,砸自己招牌?

  而一個或許可以持以樂觀態度的猜測是:經此一遭往後,純粹為才藝或顏值而追星的粉絲數量,希望能有所減少。

  在竭澤而漁的娛樂圈變得更加魔幻、瘋狂之前,吃瓜群眾也需要擺正心態,讓事實說話,用法律決斷,謹慎追星,在真相大白之前,不站隊,不表態,更不輕易投入情緒。

  范冰冰、井柏然、包貝爾、何炅都已經報警了。法律是公正的,但願他們都沒事,給公眾留下一點信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