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CEO多西290億美元豪賭 預示“先買後付”時代到來

2021年08月04日00:22

  8月4日淩晨消息,據報導,Twitter CEO傑克·多西(Jack Dorsey)昨日進行的迄今最大的一場賭注,在金融科技和銀行界掀起了一場風暴。投資者們相信,數字支付公司Square以290億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收購澳州“先買後付”公司Afterpay,意味著“先買後付”的趨勢日趨成熟。

  “先買後付”依賴於一個新興的論點,即“千禧一代”和“Z世代”消費者不信任傳統信貸,但仍然希望借錢購買商品。Afterpay允許購物者將商品成本分成四期,不計利息;但如果錯過付款,則會收取滯納金。

  Square首席財務官(CFO)阿姆里塔·阿胡賈(Amrita Ahuja)在接受採訪時稱:“我們正處於這一機遇的早期。從‘先買後付’的角度來看,僅在線支付一項,我們就看到了一個巨大且不斷增長的機會。到2024年,支付額將達到10萬億美元。”

  通過這筆交易,Square加入到了一個日益擁擠的領域,與瑞典的Klarna、矽谷的Affirm和PayPal等大公司同台競技。與此同時,Apple公司也在探索這一市場。此外,該行業還面臨一場醞釀中的監管戰,因為立法者質疑這個“即時放貸”的行業,這個行業往往沒有傳統的信用核實,來確保消費者有能力償還債務。

  “先買後付”大勢所趨

  Klarna首席執行官(CEO)塞巴斯蒂安·西米亞特科夫斯基(Sebastian Siemiatkowski)週一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十年將是銀行業的劇變。該市場在如此初期、如此水平上就出現整合,讓我有點驚訝。但與此同時,我認為這就是未來的發展方向。”

  得益於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網購熱潮,“先買後付”的人氣在過去一年里呈爆髮式增長。但業內高管表示,早在疫情爆發之前,“先買後付”就已經開始強勁增長。同時也伴隨著更廣泛的趨勢,即傳統貸款機構提供更加靈活的融資方方式。

  去年,摩根大通、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和花旗集團等銀行,都推出了與現有信用卡捆綁在一起的靈活支付選項,作為對“銷售點”融資的回應。

  在過去的18個月裡,願意採用這種額外融資選擇的零售商數量出現了顯著上升。公民金融集團(Citizens Financial Group)的布蘭登·考夫林(Brendan Coughlin)稱:“人們似乎怕錯過這些融資。”

  Afterpay是“先買後付”的先驅之一,由尼克·莫爾納(Nick Molnar)和安東尼·艾森(Anthony Eisen)於2014年創立,如今在全球範圍內的年銷售額達到156億美元。

  該公司於2016年在澳州證券交易所上市,估值為1.65億澳元(約合1.22億美元)。2020年5月,中國科技巨頭騰訊斥資約3億澳元,收購了Afterpay約5%的股份,當時該公司估值約為80億澳元。

  投資者認可該交易

  與Afterpay的合作,將使Square能夠向其數百萬商家提供“先買後付”服務,這些商家在最近一個季度處理了價值388億美元的支付。此外,Square還能接觸到Afterpay的客戶,包括亞馬遜和塔吉特(Target)。

  Square將把Afterpay整合到其Cash App中。Cash App擁有約7000萬用戶,正在慢慢打造成支付、加密貨幣、儲蓄和投資的一站式金融服務商店。

  投資研究公司DA Davidson的克里斯·布倫德勒(Chris Brendler)表示:“突然之間,你可能就擁有了最引人注目的超級應用(Super App)。”

  投資者似乎對此深信不疑。儘管這筆交易較Afterpay最近的股價有30%的溢價,但這一消息仍推動Square的股價在週一收盤時上漲了10%。

  顧問公司Union Square Advisors董事總經理安德魯·阿瑟頓(Andrew Atherton)稱:“這肯定是一筆‘牛市’交易。市場正在獎勵傑克·多爾西,因為他很大膽,下了很大的賭注。”

  市場競爭日益激烈

  Square進軍“先買後付”市場,正值該行業的競爭變得越來越激烈。

  今年6月,Klarna的估值從2020年9月份的110億美元提高到460億美元,使其成為業內最具價值的獨立公司。

  在收購Afterpay的消息傳出後,Affirm的股價在週一上漲了15%。Affirm今年1月上市,目前市值約為170億美元。最近,Affirm擴大了與Shopify的合作夥伴關係,向後者的美國商家提供“先買後付”服務。

  PayPal首次進軍“先買後付”市場是在2008年,後來,其母公司eBay又收購了Bill Me。一年前,PayPal推出了“Pay in 4”,這是一項為期6周的分期付款服務,對消費者和商家都是免費的。

  今年早些時候,Apple公司開始為其支付部門招聘具有“先買後付”經驗的員工,以期擴大Apple Pay和其錢包應用。上個月又報導稱,Apple正與高盛合作開發Apple Pay Later分期付款服務。

  但與此同時,有業內高管警告稱,更加擁擠的市場可能會蠶食企業的利潤率,而慌亂的消費者也可能會被迅速增加的結賬選擇嚇跑。

  美國一家頂級銀行的一位消費金融高管表示:“目前的情況是,當你結賬時有7個按鈕(支付選項),我認為這並不是一種可持續的狀態,我們正處於過渡期。”

  監管問題是更大威脅

  一個更大的威脅是,該行業不成熟和不一致的監管環境。

  研究公司Forrester分析師艾莉森·克拉克(Alyson Clarke)稱:“這就是大家所說的‘狂野西部’,他們沒有責任確保你的財務狀況良好,有能力償還這筆貸款。”

  克拉克說,一些公司會進行“軟”信用檢查,簡單地檢查一個人的頭寸。但如果他們想借錢給你,就不會那麼盡心盡力調查。

  澳州金融監管機構2020年的一項調查顯示,21%的“先買後付”用戶在過去12個月裡沒有付款。其中近一半的人年齡在18歲至29歲之間。摩根士丹利分析師預計,Afterpay每年的滯納金收入約為7000萬美元。

  英國金融監管機構表示,應強製“先買後付”參與者將遵守其信貸規則作為“緊急事項”。在美國,一家政府消費者保護機構發佈了指導意見,敦促對誘人的“先買後付”交易保持謹慎。

  有報導稱,去年12月,Capital One成為首家阻止客戶使用其信用卡支付“先買後付”交易的大型信用卡公司,稱這種做法“對客戶和為他們提供服務的銀行來說是有風險的”。這暗示著,該市場將來可能會出現進一步的緊張局勢。

  對此,Afterpay董事會成員達娜·斯塔爾德(Dana Stalder)表示,公司歡迎監管。“先買後付只是一種更友好的消費產品,消費者明白這一點,他們不是傻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