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璽被蹲守、王一博被裝定位器、SM正面宣戰……狂熱的私生飯為何屢禁不止?

2021年08月04日10:34

原標題:易烊千璽被蹲守、王一博被裝定位器、SM正面宣戰……狂熱的私生飯為何屢禁不止?

作者 | 夏天

編輯 | 範誌輝

8月3日,#易烊千璽助理斥私生#話題登上微博熱搜,勸私生飯“切勿當害群之馬”。

半個多月(7月16日),SM公司也宣佈向私生飯宣戰,今後將對一切侵犯藝人私生活的行為採取最嚴厲的法律措施。在很長一段時間里,SM公司對於私生飯的行為方面多是採取勸說和教導等方式溫和處理,至此,飽受私生飯困擾的SM藝人們,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與私生飯對抗了。

SM公司在官方聲明中表示:“針對(私生)利用出租車長期跟隨藝人,或是跟隨正在軍隊服役的藝人上班、下班等行為,或是找到住處後侵入室內或停車場等,或是通過無法得知發信人的方法單方面發送快遞物品等‘私生’的盲目跟蹤等行為,公司將摒棄此前一直堅持的寬容態度,將對CCTV、照片/視頻、通信記錄、電子郵件等相關證據進行取證,採取一切可能的法律措施”。

對於無差別侵害私生活、跟蹤的行為,SM表示“這種行為不是粉絲表達愛意的表現,而是侵害藝人私生活的違法行為,是明顯的犯罪行為。根據最近製定的《跟蹤犯罪處罰等相關法律》,是可以處以刑事處罰的。”在聲明的最後,SM公司呼籲“私生”立即停止侵害藝人私生活的行為,不要因為錯誤的行為而讓自己誤入歧途。

不少網友表示,早該如此了。

在偶像行業發達的韓國,私生飯問題十分普遍。SM公司旗下不少藝人都曾飽受私生困擾,如樸燦烈的工作室曾遭兩名私生飯非法入侵,邊伯賢曾被私生飯跟蹤到自家門口,金希澈曾在衣櫃里收到私生飯誇他內衣可愛的字條。

除了易烊千璽、SM公司,王一博、朱正廷、肖戰、TFBOYS、R1SE、時代少年團、李現、趙麗穎、楊冪、龔俊、張哲瀚等明星都曾公開抵製過私生飯的過激行為。

從溫和勸導到嚴厲打擊的背後,其實是愈演愈烈的私生亂象和整個偶像工業的變化。

以愛之名,行傷害之實

“私生飯”這一概念最早來自於韓國,伴隨著韓流的入侵,而傳到國內。

儘管私生飯在飯圈並不被視為粉絲,但確實是粉絲文化的一種極端產物。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他們會跟蹤、偷窺、偷拍明星的日常,以及未公開的行程和工作,這給偶像本人帶來極大的困擾。

6月4日,時代峰峻發佈《關於時代少年團成員機場行程的聲明》表示,嚴禁在機場、廊橋、機艙內等公共交通區域對時代少年團進行拍攝,嚴禁在機場、廊橋、機艙內的一切粉絲聚集、接送機、跟機行為。聲明中明確強調,“對違反上述規定者,我們要求隨行工作人員拍攝並給予公開曝光”。

為了打擊私生,時代峰峻甚至專門開通了專掛私生的微博賬號“反窺專用小馬甲”,這也是內娛首次以經紀公司名義公開、專門且系統化地利用社交平台曝光私生飯。

7月17日,兩名女粉絲因為在王一博車上非法安裝了定位器而被刑拘,然而,這已經是她們第二次安裝定位器了。更誇張的是,她們在掌握相關行程信息後還曾在網絡上炫耀,並售賣牟利。這樣的行為不免讓人懷疑她們究竟是私生飯,還是打著私生旗號的信息倒賣者。

在日本,還出現過私生飯傷害藝人的情況。2016年,日本女團Secret Girls成員富田真由多次在SNS上收到恐嚇信,恐嚇者在她出門參加活動途中持刀攻擊,脖子、胸、背部遭男子砍20多刀,生命垂危。富田因此臉部毀容、視力嚴重受損,患上了PTSD。

私生飯的行為,不僅威脅著偶像的個人安全,也影響著公共安全。早年,TFBOYS成員王源在工作的途中,被三輛私生飯租的車尾隨並撞擊,險些釀成車禍。前不久,王嘉爾被粉絲追車導致腰部受傷,所幸傷得不重。

跟蹤尾隨、騷擾電話、敲門偷聽、門口蹲守、電梯偶遇、改票值機……種種小說情節在藝人的實際生活中上演。自以為是給偶像製造驚喜的私生飯,留給當事人的卻只有揮之不去的恐懼。

私生亂象背後,是畸形的偶像工業

如今,粉絲的影響力早已不限於圈地自萌。肖戰“227事件“、《青春有你2》倒奶打投、樸燦烈吧原吧主捲走千萬應援款等飯圈事件不斷出圈。震驚路人的同時,也不免讓人發問:如今的飯圈是怎麼了?

提到飯圈的變化,源於國內粉絲經濟的成熟壯大。自移動互聯網、社交媒體的發展,“歸國四子”、“TFBOYS”發端的流量時代讓偶像的商業價值與粉絲牢牢綁定在一起,粉絲對於偶像的話語權的逐漸增大。

話語權大了,想要走進偶像實際生活的慾望就強烈了。雖然大家經常呼籲“離他的生活遠一點,離他的作品近一點”,然而偶像最好的作品,恰恰就是他的生活。這也是為什麼私生現象,在養成系偶像身上體現尤為明顯。

伴隨著私生飯一起發展的,還有背後龐大的灰色產業鏈。

上文中那兩位在王一博車上非法安裝定位器的兩位粉絲,便曾試圖通過王一博私人信息獲利。偶像的私人信息多是職業黃牛花錢從藝人的同學、朋友或者工作人員處購買,他們會將這些信息售賣給站姐和代拍,站姐代拍再往下售賣給廣大散粉。甚至,藝人身邊相關的工作人員,也會因為利益驅使充當黃牛的角色。

前不久,肖戰《如夢之夢》的慶功宴地址被店老闆泄露,粉絲湧進該店,導致現場的交通一度癱瘓。在流量面前,為了借力明星效應營銷,一個與娛樂圈無關的人員也沒能經受住誘惑。每個想要從偶像經濟中分一杯羹的人,都成了這場鬧劇的助推者。

現實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疏離,讓不少人將自己一路“養成”的偶像作為情感寄託。資深粉絲“瑩瑩”在接受音樂先聲採訪時表示,“看到偶像就像看到了希望,我會用印著他照片的水杯喝水,就好像他在陪著我一樣。”哪怕瑩瑩捨不得喝一二十塊錢一杯的奶茶,卻願意時不時通過應援會給偶像成百上千打錢的原因。

當問及每個月在應援上的花費時,瑩瑩表示,“每個月至少會把生活費的三分之一打給他,如果是碰到發新歌、電影上映可能會花更多,有一次不小心花完了,只能撒謊再像爸媽要,但只是偶爾。”同時,她也並不覺得這樣做有什麼不妥,原因是“因為我愛他,給他花錢我願意”。

像瑩瑩這樣的粉絲不是少數。她們活在偶像陪伴的美夢裡,而為他/她花錢是與這夢境的聯繫方式,心甘情願、不求回報。也許很久以後,她們才會從夢中甦醒過來。

結語

多方合力下,讓私生飯從偶然變成了必然,然而必然並不代表正確。

無論是上世紀槍殺披頭士樂隊主唱約翰·列儂的狂熱歌迷,還是2007年因為追星而害得父親自殺的楊麗娟,還是近年屢次被譴責的跟車、圍堵、敲門的粉絲,失控、極端的私生飯一直都存在。這樣的現象也許一時間難以杜絕,但行業與藝人和粉絲的積極行動能將影響降到最低。

早年間,公司考慮到私生飯畢竟是粉絲,過於嚴格的懲罰可能粉絲寒心,面對私生飯的行為多是進行勸說教導。現在,粉圈內部已經不承認私生飯是粉絲,私生飯的過激行為會被飯圈一致譴責,公司與粉絲站在同一戰線上。

瑩瑩談及關於私生飯時,表示“我能理解他們的想法,那種想要走進他生活的念頭,有時候會像瘋了一樣圍繞在腦海。不過我並不讚同,愛應該是把對方的需求放在自己之上,但她們並沒有。”

因為個人慾望而不顧偶像意願的私生可恥,趁機售賣偶像私人信息的投機者也不無辜。如今像SM這樣的老牌偶像公司開始拿起法律武器抵製私生飯,也是真正以行動製止這些違法行為的開始。

在無汙染的天空下,我們才能更好地看見星星的光。而在台下看著台上藝人的表演,其實就是最體面、最舒服的追“星”距離。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