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桌|我國進入洪澇多發季節,四位學者談“韌性城市”建設

2021年08月04日07:41

原標題:圓桌|我國進入洪澇多發季節,四位學者談“韌性城市”建設

“韌性城市”已上升為國家規劃。今年全國兩會上發佈的“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提出“順應城市發展新理念新趨勢,開展城市現代化試點示範,建設宜居、創新、智慧、綠色、人文、韌性城市。”這是我國五年規劃中首次提及“韌性城市”這一概念。

當前我國正處“七下八上”主汛期和防汛關鍵期,洪澇災害極易威脅人們的生命財產安全。那麼韌性城市建設對應洪澇災害乃至應對氣候變化能發揮怎樣的作用?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就此採訪了四位相關領域的學者,分別是複旦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王壽兵教授,上海交通大學城市治理研究院穀曉坤副教授,同濟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成水平教授,華東師範大學生態與環境科學學院何岩副教授。

關於韌性城市的內容,出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推進新型城市建設”的章節中。規劃還要求:“建設源頭減排、蓄排結合、排澇除險、超標應急的城市防洪排澇體系,推動城市內澇治理取得明顯成效。增強公共設施應對風暴、乾旱和地質災害的能力,完善公共設施和建築應急避難功能。”

什麼是韌性城市?

王壽兵:

韌性城市,是指對各種自然災害或社會經濟波動具有較好忍耐力或彈性的城市。韌性強弱既取決於城市自然生態系統本身結構和功能,也取決於城市社會經濟系統結構和功能強弱。

穀曉坤:韌性城市提出主要是出於主動干預和應對城市的重大災害風險。隨著氣候變化加劇,極端天氣出現的概率增加,城市可能面臨以前沒有機會或很少遇到的自然災害種類。比如某市對於黃河洪水的防範經驗應該是豐富的,但是對於瞬時暴雨引起的城市內澇,作為內陸城市,經驗並不多。

洪澇災害對於韌性城市建設有何啟示?

王壽兵:

啟示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我認為是以下兩點:(1)必須繼續旗幟鮮明的大力推進韌性城市建設,尤其是在城市規劃和設計階段就應將相關目標加以貫徹;(2)韌性城市建設既要注重有形的城市生態基礎設施、應急設施等硬件建設;又要注重無形的社會組織能力、應急管理能力等軟件建設;還要加強涉及人心、人性和人生的心件建設。

穀曉坤:

一般認為,城市相比自然,由於人工的干預程度大,自然生態風險會增加,相應城市的韌性就會下降。南方河網密佈,就是對暴雨洪水的一種天然適應狀態。國土空間生態安全是一個城市或地區韌性的自然基礎,城市在規劃和發展中,其實是應當有一個整體綠色生態空間的識別、保護和修復的整體方案。

智慧城市和韌性城市的平衡也很重要。城市的電網和互聯網是智慧城市的基礎,智慧城市在日常的運行過程中可以起到提高效率的作用,但是城市電網和互聯網本身又是城市基礎設施中的脆弱部分,遇到重大自然災害,電網和互聯網中斷而產生的影響,會成為應對災害的致命缺陷。所以,韌性城市和智慧城市之間應當有一個平衡,特別強調對電網和互聯網本身脆弱性的風險評估、備用方案、冗餘預留等。後面可能還是要對互聯網、智慧城市的短板和風險有更高的警惕。

政府部門和居民公眾對自然災害的應對經驗需要特別加強。一方面是政府部門,在自然災害的應急狀態下,城市政府的治理能力應該說是起到最重要的作用,這個又是功夫在平常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公眾,應當加強對公眾應對自然災害的各種知識的宣傳和教育,這個其實也是政府部門應對自然災害的日常準備工作的一部分。

從生態環境的角度來看,韌性城市如何建設?

成水平:

我覺得海綿城市建設任重道遠,城市內澇發生和水體富營養化正說明海綿城市建設的必要性與緊迫性。

傳統的城市建設,土地利用性質發生改變,城市出現大量不透水下墊面,增加了地面徑流量及峰值,從而給城市排水帶來壓力,造成城市局部內澇;城市面源汙染增加,且隨地面徑流進入城市水體,帶來城市水體汙染。

海綿城市理念,就是要利用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一方面,通過保護與修復(增加)綠地、濕地、河道、湖泊等,保留和增加城市雨水的滲、滯和蓄的空間,控制地面徑流量,削減徑流峰值,防止城市內澇;另一方面,通過源頭生態攔截、過程生態控制、末端生態淨化等綠色基礎設施和生態基礎設施的攔截、降解和去除作用,控制城市面源汙染,削減進入城市水體的汙染負荷,防止水體富營養化。通過自然系統和近自然系統的恢復與重建,保護與修復城市水生態系統,促進城市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是打造韌性城市的重要環節。同時,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將為碳達峰碳中和做出重要貢獻,是重要的削碳、彙碳途徑。

何岩:

結合工作實踐,談兩點個人看法:

第一,加強城市梯級調蓄系統的規劃和建設。

當前城市高密度的開發,構建梯級調蓄系統是非常有必要的,即充分利用現有的空間來裝水,同時這些空間又兼有多個其他用途,這往往需要多個方面(排水,河流,道路,公園,綠地,生態,城市開發,休閑和旅遊等)來通盤考慮設計,當下還存在不少問題,但這將是未來發展的方向。

城市梯級調蓄系統的構建可以實現雨水從小區-管網-公園綠地(城市道路等)-河湖逐級調蓄。對於小雨和中雨,通常在小區裡面設置一些調蓄實施(植草溝、綠地等)可以做到15-25 mm的雨水調蓄;對於50 mm的降雨量,可進一步利用管網或排水管網末端的調蓄池(5-10 mm)以及河湖(20 mm),這樣就可以做到大約50 mm的調蓄空間,即可滿足一個南方城市大約1小時內5年一遇的降雨量;如果要應對100 mm或者更大,就需要充分利用整個城市的蓄水空間,包括公園綠地、城市道路以及河湖等,這就需要合理設計超標雨水的蓄水-排放通道,包括充分利用道路、綠廊、水系溝渠等。

另外,每個小區和工業區內部也需要考慮和設計極端情況下的蓄水可能性,並採取措施來保障,以確保強降雨時的局部調蓄。因為極端情況下不可能把所有的水排入城市公共空間,而是需要贏得時間,緩慢將雨水排走。

第二,合理界定城市海綿系統在雨洪管理中的作用。

城市海綿系統的建設正是基於緩解排水防澇與溢流汙染控制的矛盾,提出了“滲、滯、蓄、淨、用、排”的六字方針。雖然城市海綿系統有消減和緩解內澇的作用,但其“滲、滯、蓄”的雨水調蓄功能是有條件和極值限製的,難以應對大暴雨和持續長時間的強降雨。

另外,相對於其緩解內澇的作用,城市海綿系統在改善城市生態上的功能更重要,可以削減初期雨水的面源汙染、平衡水資源、緩解城市熱島效應以及增強綠化景觀等。因此,在城市海綿系統設計建造中,需要合理界定城市海綿系統在雨洪管理中的作用,不能因為海綿系統建設而降低排水管網系統的標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