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帆:鍛鍊在曠野中生存的能力,面對未知風險需建立自己的小團隊

2021年08月04日20:57

原標題:何帆:鍛鍊在曠野中生存的能力,面對未知風險需建立自己的小團隊

7月28日,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何帆在2021年度“安泰交響”人力資源高峰論壇上指出在未來這個充滿不確定性年代,只有在很多方面具備專業水平才能夠更好的混搭在一起,才能夠更好創新。

他還建議,企業跟年輕人去談工作的時候,要從個人的發展出發。最好的建設團隊的方式一定是尋找到一個共同的挑戰,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中讓大家能夠形成一個共同的價值觀,然後用共同的挑戰來塑造共同的經曆。

1. 擁有在曠野中生存的能力

面對人力資源數智化轉型,企業需要製定戰略,與員工實現“協同、賦能、激活、共生”的雙贏局面,最終實現組織的智慧協同與可持續發展。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何帆指出,數智時代的人力資源管理主要是由兩個問題引起的:企業和個人對自我的困惑,即到底要走哪條路;代際問題。

何帆指出,想解決這兩個問題,主要看兩種能力,分別是在體製內生存的能力和在曠野中生存的能力。

在體製內生存的能力是指很多人在剛剛進入職場的時候,就在政府部門或大的平台公司或大的跨國公司工作,這其實是進入到了一個體製。當進入到一個體製之後,這個體製能夠創造出很多機會。當體製的觸角足夠多,就能夠提供足夠多的機會。

所以,何帆認為,和那些從一開始在小企業打拚的職場人相比,如果一個人一開始就進入大廠,鍛鍊的機會會非常多,能力的成長會非常快。但凡事都有利有弊,體製的好處是能夠更快地鍛鍊一個人的能力,但是它的壞處是把這些人的能力都鍛鍊出來之後,沒有多少機會讓他們去施展自己的能力,所以體製往往成為一個消磨個人能力的地方。

“而在曠野中生存的能力,是指如果個人想創業的時候,在曠野振臂一呼,能夠有人去響應,還有人願意跟你走。”何帆道,在曠野中生存,個人必須是一個通才、全才,跟平常的萬金油型的人才不一樣,在很多的不同的領域裡面至少要達到專業的水平。

何帆表示,在未來這個充滿不確定性年代,只有在很多方面具備專業水平才能夠更好混搭在一起,才能夠更好創新。

他還指出,當個人找到了自己的興趣、能力和社會需求的匹配點,在處在劣勢的時候可能就可以更好地鍛鍊出曠野生存能力、做出轉型的選擇,最終反敗為勝。

2. 建立屬於自己的團隊

人才培養中也要注意代際的更迭。

在何帆看來,現在很多年輕人其實不太在乎金錢的激勵,更關心的是要做的這件事情有沒有“意思”。

這對於管理層來說是一個新的挑戰。他表示,有一個好的辦法就是,當企業跟年輕人去講的時候,要從個人的發展出發。年輕人不是討厭挑戰,討厭的是煩瑣的、常規性的工作。假使企業把有挑戰性的事情交給年輕人,需要告訴他們,如果這件事做好了,對於個人能力的成長會非常有幫助,會使他們具備更多在曠野中的生存能力,年輕人是十分受用的。

“在原來個人主義的生活方式占上風的時候,整個社會的分工是非常有條不紊的,一個人生活會非常的順利。”何帆強調,“但是,以後我們很可能會遇到很多來自國內、國外、經濟、社會甚至來自政治等各種各樣的風險,在充滿不確定性的情況下,這個時候你需要做的其實就是更多建立小團隊。”

他還提出,要將激勵落腳在員工個人能力成長,尤其是曠野生存能力的培養上,比如告訴員工自己掌握了技能並不足夠,要把學會的技能想辦法變成知識圖譜,教給團隊成員,這個時候年輕人就會幫助領導者帶一個團隊。當這個團隊建立起來後,實際上公司又提供了一個平台,就會形成一個正向反饋。也就是說,並不是說服員工為企業服務,而是說服員工企業鍛鍊曠野生存能力。最後的結果是個人非常開心,企業運轉也會非常順利

何帆介紹道,在網絡科學中會區分兩種關係:弱聯繫和強關係。所謂的弱聯繫指的是可能會有很多的點頭之交,但是這樣的弱聯繫在個人擴展人脈關係的是更有用的。

例如,社會科學家們發現很多人尋找到工作,包括找到男朋友、女朋友、配偶,其實不是通過強聯繫而是通過弱聯繫介紹的。但當遇到緊急情況的時候,弱聯繫沒有辦法提供幫助。

他指出,最好的建設團隊的方式一定是尋找到一個共同的挑戰,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環境中讓大家能夠形成一個共同的價值觀,然後用共同的挑戰來塑造共同的經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