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小將》里的夢想 日本奧運男足差點實現了

2021年08月04日16:29

  猜中了開頭,卻沒有猜中結尾。3日晚的埼玉2002世界盃球場,小組賽三戰全勝的東道主日本隊,曆經120分鍾鏖戰,在比賽行將連續第二場出線點球大戰前,被阿森西奧絕殺落敗。

  從1968到2021,長達53年,日本足球還是沒能邁過奧運準決賽這道檻。此前為奧運憧憬不已、連載造勢的《足球小將》,也未能讓漫畫里戰無不勝的神蹟,在現實中複刻。

  但毋庸置疑,這支比賽閱曆豐富、球風積極進取的日本國奧,註定將成建製升格成年國家隊,繼續在2022世界盃週期,成為群雄忌憚的勁敵。

  日本隊此前表現十分出色。

  預設好的結局,沒等到

  在談及本屆日本國奧表現之前,我們必須從遙遠的53年前的墨西哥城說起。

  1968年夏天,出征奧運的日本男足同樣打進了4強,那一年,日本隊同樣遭遇了西班牙,只不過兩隊是在小組賽階段完成交手,和對手互交白卷的日本隊,最終以1勝2平的不敗戰績力壓巴西,成功晉級淘汰賽階段。

  準決賽中,日本隊遭遇了職業球員進入奧運會賽場後,一度堪稱五環旗下“宇宙隊”的匈牙利,0比5的慘敗,再清楚不過地展示了日本足球和頂級強隊的差距。但在銅牌爭奪戰中,日本隊以2比0擊敗墨西哥,歷史性地摘得季軍。

  對於彼時足球在國內尚不風靡的日本而言,這次“打雞血”般的演出,瞬間令球隊登上了神壇。

  日本隊4-0大勝法國。

  一個典型的例證是,出征墨西哥的18人,全數進入了著名足球經營遊戲《創造球會》的隱藏名人堂,而打進7球的釜本邦茂,更是以“河本鬼茂”之名,成為曆代《創造球會》遊戲的最強日本球員。

  然而,在虛擬的遊戲世界里爆紅的釜本邦茂們,終其一生,也未能再現神奇——那個年代,“衝出亞洲”之於日本隊,是遲遲未能完成的任務。

  真實的球場上,日本球迷對屢戰屢敗的國家隊期盼乃至怨念曠日持久——1981年,在再度無緣西班牙世界盃後,一位來自東京都葛飾區的21歲青年,在《週刊少年》上,首次以足球這一冷門題材,開始了長達8年的連載。

  這部徹底改變了日本青少年第一運動選擇的漫畫,便是《足球小將》。

  從漫畫劇情中早年的國際少年邀請賽,直至世青賽、巴甲和西甲,男一號大空翼的冠軍收割持續至今。而早在2014年3月,高橋陽一為《足球小將》開啟了全新的連載系列——《升起的太陽》,故事的主線劇情,就是為日本國奧隊量身打造的奧運之旅。

  在奧運篇中,日本隊的全勝戰績仍在延續:小組賽大空翼和隊友們先後擊敗荷蘭、阿根廷和尼日利亞,8強,日本隊曆經加時苦戰,7比6擊敗德國隊。儘管聽上去,這更像是個網球比分。

  而按照高橋的設想,準決賽大空翼們的對手,恰恰和現實一樣,也是西班牙隊;而決戰的對手,則是高橋心目中從世青賽到世界盃的頭號Boss巴西隊,也和如今東京奧運男足決賽的形勢一模一樣。

  然而,當淚流滿臉的久保建英們,不甘心地望著肆意慶祝的鬥牛士軍團,多次斷更的高橋,會繼續畫完準決賽和決賽,在另一條戰線上完成“複仇”嗎?

  日本隊點球擊敗新西蘭。

  無需冠軍,也足夠優秀

  自2013年9月7日正式獲得東京奧運會主辦權至今,誌在本土書寫體育奇蹟的日本隊,寄望在多個項目上迎來突破,而足球更是重中之重。

  里約奧運尚未落幕,日本足協便將“東京2020”計劃提上日程。

  早在2017年11月,曾帶領廣島三箭5年3奪J聯賽冠軍的本土名帥森保一,就接受了足協邀請,開始著手為本土奧運打造一支至少能奪牌的球隊。為此,他很早就開始考察奧運適齡球員,且橫跨3個年齡段。

  在因疫情延期一年後,東京奧運會男足項目理論上的適齡球員是1997年,但森保一在3年9個月中考察的球員,從1997年一直跨到2001年,共88人,也側面彰顯了日本青訓根基之紮實,儲備之豐裕。

  久保建英。

  以2001年出生,截至目前進球名列本隊之首的久保建英為例,雖然是隊中年齡最小的球員,但自從他15歲被迫從巴塞隆拿拉馬西亞回到日本之時,就已在日本足協考察之列。

  過去3年多,久保建英一直以小打大,參與各級國字號集訓和比賽——從U17世界盃,到受邀參加美洲盃,再到代表日本國家隊出戰世預賽完成成年隊處子秀,以及上季在西甲的連續輾轉,經受的曆練層次,甚至不遜於亞洲一哥孫興慜。

  而像久保一樣少年早熟的,還有上季在荷甲出滿勤的後腰板倉滉、在意甲已經躋身優秀中衛之列的富安健洋、在德甲比勒費爾德成為球隊大腿的堂安律。

  輔以超齡球員吉田麻也、遠藤航和酒井宏樹,除去不來梅前鋒大迫勇也因球會不放行未能成行,三線均有超齡球員壓陣、幾乎是大半支成年國家隊配置的東道主,陣容著實豪華。

  森保一安慰球員。

  坐擁海歸精英與成名宿將,也難怪東京奧運開戰前,一向謹慎的森保一,首次喊出了奪冠的口號。

  而在準決賽之前,日本隊的表現也吊足了本土球迷的胃口。小組賽越踢越好的他們,是16支參賽隊中唯一全勝出線的存在。甚至,他們4-0大勝法國男足!

  遺憾的是,本世紀困擾日本隊多年的“鋒無力”,還是卡死了東道主的上限——淘汰賽兩場惡戰240分鍾,場面不落下風的日本隊,一球未進。

  失利,也成了必然。

  堂安律在比賽中。

  目標落空,但奧運只是起點

  誠然,曆代日本國腳中,《足球小將》鐵粉不在少數,但精神勝利法從來只能應付一時,日本各級青年國家隊在世青賽、奧運會上開疆拓土,說到底仍是一句話:

  尊重足球規律,讓專業的人做正確的事。

  聽上去老生常談?但事實就是如此。

  即便撇開“東京2020”計劃,近年來產量愈發驚人的日本青訓,結出的果實足以令亞洲同行羨慕嫉妒。本屆日本國奧名單中共有9名留洋球員,恰好占到全隊一半,是自1996年奧運會以來最多的。

  幾年前西甲雙雄巴塞隆拿、皇馬預備隊中大量的日本面孔,便是日本足協下的“很大的一盤棋”。一個令人牙酸的事實是,在巴塞隆拿預備隊效力的安部裕葵,因缺少比賽曆練,早在3月就被排除出大名單之列,而放在其他國家,這是絕對的即戰力。

  久保建英在比賽中。

  而在年輕球員海外留洋第一站上,多年來和J聯賽默契無間的德甲,更讓愈來愈多的日本青年國腳複刻著當年香川真司的奇蹟。本屆奧運名單中的堂安律和遠藤航,在比勒費爾德和斯圖加特都是中流砥柱。

  同時,在放行J聯賽精英留洋方面,球會更是一路綠燈。

  上賽季身為J聯賽新人王的三苫薰,被川崎前鋒近乎白送去了布萊頓,旋即租借去比甲升班馬聖吉羅斯;橫濱水手當家前鋒奧奈武·阿道,則轉戰了法乙圖盧茲,神戶勝利船則將伊涅斯塔都盛讚有加的古橋亨吾,放去了蘇超凱爾特人。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球員的輸出球會,恰好是目前J聯賽的三甲球隊。不計球隊戰績,只為球員留洋圓夢,這樣的“情懷”,已是J聯賽的行業明規則之一。

  而即將開戰的12強賽,中國隊將直面這批剛征戰完奧運會,閱曆再提升一檔的年輕日本隊。

  大空翼是一代人的偶像。 資料圖

  “看我漫畫長大的孩子們,就算不像主人公大空翼一樣懷抱著足球夢,我也希望他們能夠看過漫畫之後找到夢想,在音樂、藝術或者其他領域去發現自己真正的興趣,努力追逐自己的夢想。”

  高橋陽一當年創作《足球小將》的初衷,如今正被更多球員持續實現。

  (來自 澎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