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炳添完成薪火傳承:亞洲老飛人 中國體壇新一哥

2021年08月03日09:30

  來源:體育大生意 付政浩

  9秒83,這是蘇炳添跑一百米所用的時間,但對於中國乃至整個亞洲而言,這卻足以跨越89年的漫長歷史,從而書寫黃種人新的篇章。

  奧運會百米飛人大戰向來是非洲裔的專屬舞台,決賽往往清一色的黑人選手,但2021年8月1日的百米飛人大賽卻註定要載入亞洲田徑史冊。先是在下午的東京奧運會男子百米準決賽中,中國選手蘇炳添創造了9秒83的亞洲全新紀錄,從而以小組第一名強勢晉級奧運決賽,他也就此成為中國歷史第一位、亞洲歷史第二位殺入奧運會百米決賽的選手。而就在短短80分鍾後的決賽中,蘇炳添再度成功“破十”,以9秒98的成績成為奧運決賽第六名。整個亞洲再度沸騰,89年的亞洲歷史斷章就此被填補。

  89年前的1932年洛杉磯奧運會是中國人首次參加奧運會,“單刀赴會”的劉長春和如今的蘇炳添一樣是一位短跑選手,所以,中國人參加奧運會的歷史是從百米短跑開啟的。也正是在同一屆奧運會中,日本短跑選手吉岡隆德成為第一位進入奧運會百米決賽的亞洲選手,並且最終成績也是決賽第六名。但在此後的八十多年間,亞洲再無人能挺進奧運百米決賽,在大多數時間時間內,破十就像橫亙在亞洲人面前的一道天塹,甚至很多亞洲人自己都已認命,哀歎“黃種人天生不適合短跑項目”。

  奧運會被視為和平年代的戰爭,奧運會大多數比賽項目都是國與國之間的競爭,但唯獨百米飛人大戰等少數短距離競速比賽能跨越國界,被視為大洲與大洲、人種與人種之間的比拚。2004年雅典奧運會,劉翔在110米欄奪冠後對著全世界的鏡頭高喊的那句“誰說黃種人不能跑進奧運會前八”讓整個亞洲都揚眉吐氣。

  此番,蘇炳添憑藉9秒83的亞洲紀錄晉級奧運決賽,同樣獲得了整個亞洲的頌揚,日韓媒體均盛讚其是繼劉翔之後又一位“亞洲飛人”、“亞洲之光”,而且他還一舉打破了百米短跑領域長期以來的人種偏見,讓全世界開始重新審視亞洲人在短跑領域的無限潛能。

  要知道,蘇炳添奧運準決賽的9秒83不僅是亞洲最快紀錄,即便是縱觀有史以來全球所有百米短跑比賽的速度記錄,這一成績也高居第12位。蘇炳添不僅持續刷新著亞洲最快紀錄,而且勝在狀態穩定,迄今為止,整個亞洲只有14次破十的比賽記錄,而蘇炳添一人就獨占9次。可以形成對比的是,整個南美洲至今尚無一人能夠破十。更難能可貴的是,已經32歲的蘇炳添在競爭慘烈的短跑界已屬高齡選手,但他近年來卻呈現出驚人的逆生長態勢。在蘇炳添的9秒83驚豔世界之際,很多歐美記者都表示不可思議:是誰造就蘇炳添的逆生長神話?

  誠然,蘇炳添奧運決賽“只是”第六名,但蘇炳添所屬的百米短跑是奧運最受關注、競爭最激烈的賽事之一,殺入決賽的含金量和影響力不啻於一些冷門項目的金牌,所以,很多國外媒體在對其崛起過程格外好奇之餘,更多是對其充滿期許,認為其在亞洲田徑領域的影響力已直追劉翔。值得一提的是,劉翔本人在準決賽後第一時間發微博“9秒83!封神!!!”,同時呼籲網友們把好運氣都借一點給蘇炳添,而蘇炳添在賽後也專門提及劉翔,稱劉翔是照亮自己的那道光,是自己的偶像和幸運之星,而中國田徑協會則發賀信稱蘇炳添實現了中國田徑人的夢想。

  顯然,蘇炳添和劉翔這兩位“亞洲飛人”之間已經完成薪火傳承,中國田徑又迎來了一位“添”神下凡的領軍人物。當前,蘇炳添個人的商業開發成果斐然,雖然尚無法比肩巔峰時期的劉翔,但中國田徑產業如今的整體發展勢頭和所處的大環境遠勝劉翔時代,那麼,蘇炳添是否有望複刻劉翔的商業神話和行業引擎效應呢?

  曾經,中國體育的旗幟人物是姚明、劉翔、李娜,他(她)們都是在歐美佔據主流的運動中取得不俗的成績,從而為整個亞洲人成功正名。在此之後,勉強接過旗幟的則是中國游泳的領軍人物孫楊。而隨著孫楊淡出,中國體壇暫時陷入了領軍人物的真空期,當前的體育明星們或多或少都距離旗幟人物這個標準有些許的差距。比如女排當家球星朱婷的短板在於項目的國際影響力有限,足籃球的項目影響力足夠但缺乏實力超群的巨星。相比之下,逆生長的蘇炳添倒是具備成為中國體壇新旗幟的各種條件。他能夠成為下一個劉翔嗎?

  五大因素助力蘇炳添“越老越妖”

  作為全球最快速度和人類極限的象徵,百米飛人大戰向來不缺乏年少成名、才華橫溢的天才,而在2018年之前從未拿過亞運會和全運會冠軍的蘇炳添屬於一個異類,媒體總是稱他“大器晚成”,而蘇炳添則戲稱自己是“越老越妖”。

  按理說,對於短跑運動員而言,32歲已經年齡偏大,身體的各項機能已過巔峰期。而且,蘇炳添此前已結婚生子,還受聘成為暨南大學副教授並給學生上課,如何保證訓練時間也是一個考驗。但回顧蘇炳添的生涯軌跡,尤其是他迄今為止的9次破十,你會發現,他隨著年齡的增長卻不斷超越自我。蘇炳添正在“逆生長”!

  1989年出生的蘇炳添是在2009年奪得全國田徑錦標賽男子百米冠軍後才嶄露頭角,開始走入體育專業媒體的視野,2011年以10秒16的成績打破了當時的全國男子100米紀錄。但此後一直波瀾不驚,全運會和亞運會均未能能奪金,並且,直到2015年他才以9秒99的成績首次破十,當年度兩次跑出9秒99。不過,此後連續兩年,蘇炳添未能破十,一度外界猜測其年齡已大、陷入瓶頸、很難再有突破。

  終於,2018年,已經29歲的蘇炳添突然迎來了大爆發,當年度三次打破亞洲60米紀錄,而室外賽季兩次跑出9秒91的成績,追平亞洲紀錄,隨後在雅加達亞運會上以9秒92的成績打破亞運會紀錄。雖然此後遭遇傷病,但整體而言,蘇炳添的巔峰狀態起於2018年並維持至今,2021年他已四次破十,此番在東京奧運會,32歲的他更是以9秒83刷新亞洲紀錄,併成為首位闖入奧運百米決賽的中國選手。

  從2018年起,媒體們就一直在探究,是誰讓蘇炳添突破瓶頸從而真正迎來巔峰?據體育大生意記者近五年的觀察,這得益於五大因素:

  一、蘇炳添本人的刻苦訓練和超級自律;

  二、超過40年執教經驗的美國外教蘭迪-亨廷頓(Randy Huntington)幫助蘇炳添改技術;

  三、搭配多達12人的“復合型團隊”,用最前沿的運動人體科學為蘇炳添保駕護航;

  四、中國田協奉行“請進來、送出去”方針,鼓勵選手們以賽代練,斥巨資長期送優秀的田徑選手長期出國參賽;

  五、在短跑項目發展策略上,主管領導堅持“接力促單項”策略,通過接力比賽反哺百米短跑。

  在這五點中,師從外教蘭迪-亨廷頓是近年來國內媒體競相報導的關鍵因素之一,他被視為蘇炳添逆生長的幕後英雄。在蘇炳添百米決賽的賽後,當所有人都在替蘇炳添慶祝之際,坐在看台席的外教蘭迪-亨廷頓卻顯得很遺憾,並頗為自責。《中國日報》的記者孫曉晨與之進行了簡單的交流。

  蘭迪說,在東京的備戰訓練中,自己和團隊沒能為蘇炳添在短時間內連跑兩槍做足訓練上的儲備,因此他也“深感自責”。“蘇在準決賽付出了全部,那就很難再重複一次這麼高水平的發揮。一定程度上來說這是我的錯,我本應該把他準備的更充分的。”

  蘇炳添超級自律:蘇炳添的嚴於自律在整個中國田徑隊都有口皆碑。曾帶過蘇炳添的中國田徑隊教練鄒振先就直言,蘇炳添的身體天賦在頂級短跑選手中只能說是一般,他的成功首先歸功於他的刻苦訓練和嚴格自律。

  鄒振先曾告訴媒體:“蘇炳添的身體條件一般,他的成功主要歸功於刻苦訓練和嚴格自律。蘇炳添在訓練中從來不偷懶,嚴格完成教練團隊製訂的訓練量。而且他是真的熱愛百米比賽,他研究過幾乎所有最優秀的世界百米飛人們的技術特點。他對很多選手的特點瞭如指掌,所以比賽中不會被對手的節奏打亂。”

  自蘇炳添成名後,自律就是蘇炳添身上媒體曝光率最高的一個標籤。蘇炳添曾簡單透露過自己固定得有點枯燥的訓練生活:“每週堅持6天訓練,4-5小時一天。跑步前至少1個半小時熱身,跑步後1小時的放鬆。”生活中,蘇炳添不抽菸也不喝酒,對飲食科學搭配。早年帶過蘇炳添的廣東省隊教練曾大讚蘇炳添在飲食方面的自律是所有隊員的榜樣,運動員在省隊是統一飲食,隊內有嚴格規定,但放假回家,很多運動員都會放鬆約束,蘇炳添回家之後也嚴格按照飲食要求,依舊菸酒不沾。

  蘇炳添的哥哥蔡健發就曾回憶說,每次家庭聚會,大家都是吃吃喝喝,蘇炳添從來不亂吃東西,不吃豬肉,堅決不碰辛辣油膩食物,更從來不喝酒。此外,蘇炳添作息非常規律,他睡覺從來不會晚於晚上十點,並且不玩手機,睡前直接關機。日常的蘇炳添生活非常簡單純粹,身邊的朋友對他的評價是:“不紋身喝酒,不抽菸燙頭,不外出吃飯瞎得瑟,不喜歡逛街買奢侈品,天天就知道訓練,思考的都是與訓練相關的事情。”

  師從外教蘭迪:蘭迪-亨廷頓出身於NCAA名校俄勒岡大學,迄今從事跳遠和短跑的支教工作長達四十年,其生涯最知名的成就就曾帶出兩位男子跳遠世界巨星班克斯、鮑維爾。2013年,中國田徑協會開始施行“走出去,請進來”方針,大規模聘請世界高水平外教來執教中國田徑隊,其中就有蘭迪。最初蘭迪主要是負責執教中國跳遠隊,但他經常“不務正業”,在執教跳遠隊之餘經常點撥隔壁的短跑隊隊員們的技術瑕疵,這其中就有蘇炳添。

  2014年,蘇炳添參加的比賽比往年多一倍,但成績並不好。那年仁川亞運會後,亨廷頓通過一系列科學的測試和數據分析,提出蘇炳添在跑到50、60米時,存在節奏混亂的問題,這導致他在後半程速度和力量不夠。並開始建議蘇炳添改動作,改動作無疑是2015年蘇炳添首次破十的一個因素。

  不過,蘇炳添正式獲得批準跟蘭迪訓練還是從2017年開始。蘭迪告訴蘇炳添的身上存在一些奇怪的問題,比如發力效果不佳。蘇炳添身體強壯,但在衝刺時卻沒有很強的力量,蘭迪稱這種現象為“能量封鎖”,於是認真雕琢起跑、加速跑、途中跑等每一個技術環節,並重點調整了擺臂和起跑技術。在蘭迪的要求下,蘇炳添每次比賽前都會用皮尺測量起跑器前後腳的距離和角度,蘇炳添以前只見過保特用腳量過。蘭迪告訴蘇炳添,腳步衡量存在誤差,若想得到冠軍,分毫之差都不允許。

  此外,蘭迪反對大運動量過度訓練,執教以來很少進行力量訓練,更注重的是專項強度訓練。蘇炳添曾表示外交來了之後訓練不累:”外教訓練計劃不多,熱身時間很長,原來很多的訓練科目都融合到熱身當中,而且以前冬訓很苦,現在訓練不累。”

  在征戰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前,蘇炳添心裡一度很不踏實,因為“練得很少”、“少得自己都覺得可怕”。蘇炳添主動提出要求“練多點”但遭到了蘭迪的拒絕。最終,2018年蘇炳添迎來大爆發,不僅在雅加達跑進9秒92,首次奪得亞運會冠軍,而且當年度兩次跑出9秒91的亞洲紀錄。

  本屆奧運會,在蘇炳添準決賽跑出9秒83而決賽跑出9秒98後,蘭迪覺得很自責,他認為如果團隊做的功課更足一些,蘇炳添也許真的可以衝擊獎牌。

  蘭迪自2013年來華執教,合同約定以四年一屆的奧運會為續約週期,2016年里約奧運會獲得續約,東京奧運會後不知道他能否獲得續約。他雖然很享受在中國執教的生活,自稱在華收入比在美國多很多,但畢竟年事已高,此前也表達過希望回美國享受生活的主張。不知道東京奧運會後,他是否還能和蘇炳添繼續攜手前行。

  復合型團隊護航:百米飛人大戰不僅是體育界收視率最高、商業價值最大的項目之一,而且也是體育最前沿科技的展示舞台。圍繞著蘇炳添,中國田徑隊為其配備了一個非常高規格的復合型團隊,既有世界頂尖的康複師、體能師、醫生、營養師、生物力學專家,又有國內頂級的運動人體科研人員。其中,保羅-法爾曼、曼恩博士都是蘭迪-亨廷頓親自考察並引入的外國知名專家。

  蘭迪非常看重科技對運動員的助力作用, 他在中國田徑隊內部倡導多應用現代化訓練儀器來監控和指導訓練, 並和團隊一起設計“冠軍模型”,通過對比來幫助蘇炳添彌補短板。

  蘇炳添在運動技術診斷、運動素質監測與評價、生理監測中使用的儀器設備高達數十種。此外,蘇炳添團隊還會定期與外部團隊進行合作。比如2018年亞運會前,蘇炳添團隊專門邀請國際知名的康複師埃里克進行系統檢測,對不同關節力量進行測試,找出身體薄弱環節,進而提出個性化解決方案和訓練計劃。由薑自立博士組成的國家短跑科研團隊則利用Freelap分段計時器、Optojump步態分析系統等多種科學儀器在蘇炳添訓練時供實時的技術參數和數據支撐。總之,復合型團隊的保駕護航是蘇炳添不斷突破的重要原因之一。

  以賽代練!中國田協堅持送尖子選手出國參賽:從2010年開始,體育總局田徑運動管理中心和中國田徑協會對短跑項目實施“走出去,請進來”方針,以加強短跑項目與世界的交流融合。“請進來”主要是聘請國際優秀高水平外籍教練員及其團隊到中國來傳授經驗並帶隊訓練,比如前文所提及蘭迪-亨廷頓。而“走出去”主要是將優秀選手送到國外訓練和參賽。比如蘇炳添就曾被安排前往美國佛羅里達州進行冬訓,並在全世界多地巡迴參賽。

  由於我國在短跑領域存在技術短板,再加之“黃種人無法突破10秒”等種族偏見的觀點流布甚廣,導致我國短跑選手們在面對歐美強敵時時不自信,心理素質差。而通過“走出去”戰略,選手們常年在外海各個地方集訓,經常與世界頂尖短跑選手接觸,這有利於消除在國際比賽遇到頂級選手時的信心不足和膽怯。

  在“走出去”戰略的訓練和競賽兩方面中,競賽比訓練的地位更重要,強調以賽代練。以賽帶練非常適合短跑項目,有利於反複錘煉運動員的技術細節和心理素質。

  過去,我國的很多國家隊都更重視大賽前的長期集訓,為了一個大型比賽就讓運動員集訓三個月乃至半年之久,但在短跑領域,這會導致選手因為由於長時間運動員沒有比賽的刺激而失去比賽的感覺。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在有雅加達亞運會參賽任務的情況下,蘇炳添一年之內參加了15場比賽,這種參賽量級在以往是不可想像的。

  堅持“接力促單項”策略:百米短跑項目有其非常獨特的競技規律,中國短跑隊從2012年正式明確了“接力促單項”的策略,即通過4×100米接力隊全隊集中訓練來帶動單個選手的技術提升。之所以堅持“接力促單項”的策略,主要是能夠集中資源,系統培養頂級選手,同時選手們之間也能夠互相切磋,互相取長補短。

  自“接力促單項”策略實施後,中國男子4×100米接力隊很快成績就突破了39秒大關。2014年仁川亞運會、 2015年北京世錦賽、 2016 年里約奧運會,中國男子接力隊連續打破亞洲紀錄,同期,蘇炳添的技術也得到了非常顯著的改善,2015年他首次破十,全年兩次跑入9秒99。

  年入千萬但吸金能力有待拓展!拉動田徑產業需複製劉翔效應

  田徑素有“運動之母”的美譽度,是其它所有運動項目的發展基礎,也是奧運會比賽設項最多的基礎大項,田徑成績的優劣也是衡量一個國家是否是體育強國的重要指標。而在所有田徑賽事中,百米短跑則堪稱是田徑大賽皇冠上的明珠,不僅商業價值和觀賞性一流,而且對於整個田徑產業也有著非常顯著的拉動作用。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百米短跑紀錄主要由美國、加拿大、牙買加等少數國家的天才選手們所創造和刷新。在這其中,牙買加確實是盛產短跑選手,選手爆發力驚人,而美國和加拿大則是田徑產業高度發達,不僅本國短跑人才層出不窮,而且不斷能吸引非洲短跑選手移民。短跑除了能夠帶動田徑產業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吸引讚助商外,還能驅動最前沿的運動科學技術的研發,並在技術測試成熟後向其它運動項目轉化,用科技驅動整個體育產業快速發展。

  如前文所言,百米飛人大戰不僅是體育界收視率最高、商業價值最大的項目之一,而且也是體育最前沿科技的展示舞台。為什麼越來越多的選手破十如此輕鬆?除了人種的進化外,短跑科技產業的發達也是關鍵原因。

  世界田聯的數據顯示,1968年人類才第一次在正規比賽中突破10秒大關,在1968至2008年的40年里,只有67名跑手破十,但是2008年之後的10年中,卻有70人成功破十,“破10球會”的人數很快直接超過了此前四十年的人數總量。為什麼人類第一次破十會出現在1968年?又為了什麼在2008年之後的十年間破十人數大增?這或許與跑道材料升級有直接關係。

  合成物料鋪設的跑道在1968年的墨西哥城奧運會首次使用,這給運動員的關節更多的保護,並且還能提供一種類似反彈力的效果,讓運動員跑得更輕鬆。巧合的是,正是在這一屆奧運會上,美國跑手吉姆-海因斯(Jim Hines)成為第一個100米跑進10秒以內的人類(9.95秒)。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田徑賽類項目一舉創造了五個全新的世界紀錄,為比賽提供跑道的意大利地板生產商盟多集團(Mondo)幾乎和破紀錄的跑手們一樣歡欣鼓舞。

  相比於以前的選手在土地或者草地進行比賽,摩擦力過大削弱選手速度,如今,越來越多的高科技跑道和更加輕盈的跑鞋不斷問世,助力選手們不斷打破紀錄。此外,短跑比賽對選手們的食品營養、科學訓練、儀器檢測、藥物治療等保障工作都提出了最苛刻的要求,每提高0.01秒,就需要各種最前沿科技的通力配合。而短跑最重視的體育訓競的科研化、數字化、數據化、智能化,這無疑也是當代體育產業發展的新趨勢。

  據體育大生意瞭解,在運動人體科學營養品的研發中,短跑的科技含量是最高的,其次是游泳、自行車,而舉重則相對技術比較成熟。短跑比賽看似是選手在比拚速度,實則往往是各個國家的經濟實力和科技實力的綜合比拚,這也是美國、加拿大和牙買加選手們往往取得優異成績的關鍵。而以運動天賦出色而聞名的南美洲至今無人能破十,原因也不言自明。

  百米短跑對於整個田徑產業乃至整個體育產業的商業拉動價值、技術轉化價值非常顯著,而對於蘇炳添本人而言,作為劉翔之後的又一位具有國際知名度的“亞洲飛人”,蘇炳添個人商業價值潛力巨大。蘇炳添的知名讚助商有:運動服飾品牌NIKE、汽車品牌斯柯達、潤滑油品牌雪佛龍、食用油品牌金龍魚、快消品牌益達口香糖、農業品牌史丹利、高端親膚洗滌品牌好爸爸、百事可樂、英特爾等。每年的讚助商費收入超過千萬大關。而且他陽光謙遜、敢於挑戰自我的個人形象非常適合多元化的商業代言,有很大的拓展空間。

  此外,蘇炳添還偶爾會以嘉賓身份亮相《奔跑吧,兄弟》等綜藝節目以及王者榮耀職業聯賽(KPL)等跨界活動。在2021年上映的電影《超越》中,蘇炳添作為貼身指導,幫助主演鄭凱更好地體會角色。此外,蘇炳添還先後於暨南大學和北京體育大學(2019級博士)深造,從2018年,蘇炳添就成為暨南大學的副教授,這些舉措也都有助於提升蘇炳添的個人形象和商業價值。

  而在蘇炳添之前,劉翔是中國田徑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旗幟人物,根據《福布斯》雜誌的統計,劉翔從2003年至2012年的收入高達5.35億元(稅前收入,不扣除經紀公司分成),巔峰時期的2007年有多達17個代言。在福布斯的上榜運動員當中,這個數字高於李娜職業生涯4.5億元的收入,僅次於姚明9年NBA生涯20億元的總收入。劉翔是蘇炳添的偶像,而在重塑個人商業價值和帶動中國田徑產業發展這兩方面,蘇炳添顯然也需要向劉翔看齊。

  當年,“劉翔效應”讓各省體育局開始加大對田徑的投入力度,我國田徑運動在競技成績、校園推廣、大眾健身以及產業化發展等方面發生的一系列變化。而對於蘇炳添而言,雖然個人的綜合影響力尚不能達到昔日劉翔的高度,但眼下中國田徑產業相比劉翔時代明顯更加發達,體育產業的大環境也更有利,中國田徑產業正在迎來行業爆發期。所以蘇炳添也有著劉翔當年不具備的優勢條件。

  總之,蘇炳添在百米短跑領域的成功有望進一步喚醒全民參與田徑運動的熱情,從而充分發揮田徑運動在大眾健身中的基礎性作用,進而盤活整個中國田徑產業。當然,中國田徑產業需要的不只是一個劉翔或蘇炳添,而是需要更多能夠接棒的“亞洲飛人”。

  註:本文所用圖片來自網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