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跌至一年新低:機構趨利避害增持國債 中美利差“逆勢”高位運行

2021年08月03日00:03

  原標題: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跌至一年新低:機構趨利避害增持國債,中美利差“逆勢”高位運行

  導讀:目前眾多國際央行與大型資管機構仍在加倉人民幣國債。不過,他們此舉未必是衝著較高的中美無風險利差回報,而是基於資產配置安全性與收益性的綜合考量。

  隨著中國持續推進流動性合理寬裕的穩健貨幣政策,中國國債正迎來一輪新牛市行情。

  截至8月2日,受國債價格持續上漲影響,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盤中一度跌至過去一年以來最低點2.795%,跌破2.8%整數關口。

  多位國內大型私募基金債券交易員表示,市場對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持續下跌早有預期。從7月上旬中國央行採取降準措施起,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受資金流動性趨於寬裕影響,從3.06%一路下跌至2.8%附近。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進一步明確將延續流動性合理寬裕的穩健貨幣政策,進一步鞏固了市場對流動性寬裕的預期,驅動國債價格繼續走高(收益率下跌)。

  一位國內私募基金合夥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直言,10年期國債收益率跌至一年以來最低點的另一個原因,是近期信用風險增加,驅動越來越多投資機構大幅增加國債與高評級信用債等資產避險。目前,除了10年期國債收益率較6月底下跌24個基點,高信用評級中票收益率下跌幅度更大——3年期和5年期AAA評級中票收益率分別下降33個基點和32個基點。

  “此外,部分投資機構擔心中國經濟會在四季度遭遇較高的增長挑戰,提前買入國債進行風險對衝。”他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國債收益率持續下跌,卻未對中美利差收窄構成明顯衝擊。截至8月2日20時,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國債收益率之差)依然徘徊在161個基點附近,處於年內較高區間。

  “這主要得益於近期10年期美債收益率同樣遭遇較大跌幅。”一位歐洲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向記者直言。這無形間創造一個難得的博取中美無風險高利差回報的窗口期。畢竟,隨著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提前收緊QE政策將令美債收益率回升,未來中美利差很可能趨於收窄。

  記者多方瞭解到,目前眾多國際央行與大型資管機構仍在加倉人民幣國債。不過,他們此舉未必是衝著較高的中美無風險利差回報,而是基於資產配置安全性與收益性的綜合考量。

  “尤其是近期負收益歐債規模激增,創下過去6個月以來最高值7.5萬億歐元,眾多國家央行再度面臨債券配置博取正回報的新挑戰,增加中國國債無疑是他們全球債券投資組合實現正回報的重要選擇。”這位歐洲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直言。

  多因素驅動機構加倉國債

  “7月以來,我們一直在買入國債,並壓縮低評級信用債投資比重。”上述國內私募基金合夥人向記者透露。究其原因,一是央行此前降準措施帶動資金流動性趨於寬裕,助推國債價格上漲(收益率下跌),二是近期信用風險有所增加,驅動機構採取趨利避害的投資策略,儘可能多配置國債與高信用評級中票“避險”。

  他直言,這也是當前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一度跌破2.8%的最重要原因之一。當越來越多投資機構都採取類似的趨利避害操作,形成極強的抱團取暖效應,勢必導致國債價格持續走高(收益率進一步下跌)。

  記者多方瞭解到,近期眾多投資機構爭相增持國債的另一個因素,是近期政府債發行量低於市場預期,導致眾多投資機構紛紛在二級市場搶購國債避險。

  “此前,市場普遍預期7月政府債淨融資額約在8000億元,但事實上當月政府債淨融資額只有約2400億元。很多投資機構認購不到足額新國債,便前往二級市場搶購,放大了國債價格漲幅。”一家國有大型銀行債券交易員向記者指出。

  國債收益率持續下跌,無形間給不少投資機構債券配置組合收益率構成新的挑戰。

  “以往,我們可以通過加杠杆方式增厚國債配置收益,如今風控部門嚴控債券投資杠杆倍數,導致我們不得不尋找新的增厚固收投資組合收益路徑。”上述國內私募基金合夥人表示。目前,他們正通過IPO打新與引入雪球式期權組合,力爭能將固收類投資組合收益率提高至4.5%。

  需要注意的是,隨著國債收益率持續下跌,多空博弈驟然升溫。

  截至8月2日20時,10年期國債收益率回升至2.837%,表明部分資本開始逢高拋售國債價格,押注收益率回升。

  “這背後,是他們預期未來政府債發行節奏加快,有望緩解當前國債搶購狀況,令國債收益率趨於回升。”一位國內多策略私募機構債券投資總監向記者指出。7月30日政治局會議指出,合理把握預算內投資和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進度,推動今年底明年初形成實物工作量。這番表態令這些機構更有底氣押注國債收益率回升。

  “其實,多數投資機構也意識到上半年政府債發行節奏偏慢,去年月均發行額約在7000億元左右,但今年前7個月月均發行量只有3868億元。下半年相關部門將加快債券發行節奏以助力宏觀經濟平穩增長。”他直言。隨著市場多空博弈加劇,他們預計未來一段時間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將在2.8%-3%之間劇烈波動,為了確保國債配置組合收益安全性,目前他們已買入國債期貨進行套期保值,確保底倉資產收益穩健,再通過IPO打新以增厚投資收益。

  中美利差緣何“逆勢”高位運行

  值得注意的是,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跌破2.8%,卻未導致中美利差明顯收窄。

  究其原因,近期美債收益率大跌帶來了“神助攻”。受Delta新冠病毒蔓延導致全球經濟增長不確定性增加與避險情緒高漲、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持續釋放鴿派聲音等因素影響,7月以來美債收益率跌幅不亞於中國國債。

  截至8月2日20時,10年期美債收益率徘徊在1.229%附近,較6月底下跌約26個基點,跌幅甚至比10年期中國國債高於2個基點。

  前述歐洲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向記者表示,這無形間創造了難得的博取中美無風險高利差回報的窗口期,令他們正加快配置中國國債步伐。畢竟,市場普遍預期下半年美聯儲若提前收緊QE,將令10年美債收益率回升至1.6%-1.8%之間,由此中美利差將回落至120個基點附近。

  “這也是中美貨幣政策悄然分化的產物——當美聯儲正在討論是否儘早收緊QE時,中國央行則延續相對合理寬裕的穩健貨幣政策,勢必導致中美利差趨窄。”他認為。

  摩根士丹利美國利率策略主管Guneet Dhingr發佈最新報告指出,未來10年期美債收益率的合理估值約在1.6%,目前美債收益率之所以低於這個合理估值,主要原因是Delta新冠病毒擴散激發市場避險情緒升溫,湧入美債避險導致美債收益率暫時趨降。

  記者多方瞭解到,即便中美利差趨窄,不會影響全球央行與大型資管機構持續穩步加倉中國國債資產。

  “只要中美利差保持在120個基點上方,我們就會持續加倉中國國債。”一位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一方面他們可以通過彙率風險對衝、國債收益率套期保值等措施增加中國國債投資組合的實際回報率,另一方面當前負收益歐債規模迅猛擴張,他們也需要增持中國國債以提升整個債券投資組合的收益率。畢竟,在高信用評級國債里,當前中國國債收益率相對最高。

  7月22日,國際金融協會(IIF)發佈的最新分析報告指出,若未來10年全球人民幣儲備占中國GDP的比例從1.8%升至3%,流入中國政府債券市場的外資可能會飆升至逾4000億美元/年。其中,各國外彙儲備對中國國債的配置將繼續增加,今年一季度,流向中國國債的資金里,60%來自全球各國央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