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花木蘭到火鳳凰 她為奧運拚命:車禍都自己拆線

2021年08月02日17:32

  「人生最精彩的不是實現夢想的瞬間,而是堅持夢想的過程。」

  7月14日,中國單車隊舉行了出征東京奧運會誓師動員大會上,里約奧運會冠軍鍾天使作為運動員代表發言,並向隊友們分享了自己的座右銘。

  的確,人生的意義更在於堅持,而不是結果——在2日的東京奧運場地單車女子團體競速場,30歲的上海老將鍾天使和搭檔鮑珊菊配合,在淘汰賽就打破世界紀錄!並在決賽成功奪金!

  從上海到里約,從里約到東京,她在奧運會單車項目的賽場里,留下了一道紅色的身影,留下了一段中國故事。

  發現了寶貝

  從鍾天使6歲第一次騎上單車開始,這項運動相伴至今。

  由於出色的運動天賦,她12歲那年被浦東三少體校看中,但體校去學校挑選苗子時,鍾天使起初給出了拒絕的回應。

  但當時的體校老師王海利教練認定了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最終說服了鍾天使進入體校,開始單車項目的訓練。

  「當我發現,天使是塊單車運動事業‘好料’時,真的很高興,跟像是發現寶貝似的高興。」

  2009年,初出茅廬的鍾天使便證明了王教練並沒有看走眼。這一年,剛剛成年的鍾天使迎來了她的第一次國際賽事——世青賽。

  毫無國際賽事經驗的她卻在女子500米計時賽上騎出了自己的生涯最好成績:35秒561,力壓英國選瑞貝卡與法國選手奧利維摘得本屆世青賽的首枚金牌。

  當時,法國教練本努瓦也曾評價她天賦很高,是「為單車而生的」,但一說到天才這個詞,鍾天使總會連連笑著搖頭:「他們說得太誇張了。」

  「因為不管是從剛開始接觸單車還是到後面進入上海隊,旁邊都會有條件比我好的,但是我可能是努力加運氣,兩者結合在一起。」

  鍾天使在場邊。

  出了車禍,她自己拆線

  相較於天賦異稟,刻苦拚搏似乎才是對鍾天使更合適的代名詞。

  場地單車的賽道通常為橢圓盆形,外道比內道高,形成的坡度可達45度。回憶起自己14、15歲初次上場地的情景時,鍾天使說:

  「當時上去就是拚命蹬,因為不蹬就慢慢下來了,當時就是害怕,感覺要滑下來的感覺,所以就拚命蹬。」

  為了不從坡道滑落,為了不讓腳蹬碰到賽道,車手們必須保持高速前進,這是場地單車短距離項目最大的看點,也恰恰是令初學者感到「危險」的地方。比賽時選手們的時速可達到60-70公里,對抗過程中與對手稍有碰撞後果都十分嚴重。

  2005年,已經是上海單車隊二線隊員的她在訓練中遭遇事故。當時她們正在進行公路賽訓練,結果一輛垃圾車突然駛入賽道,來不及躲避的她被撞飛,下巴縫了七針。

  據她當時的教練回憶,為了能參加之後的全國少年錦標賽,鍾天使自己做決定偷偷把線拆了,下巴留下的疤痕,至今仍隱約可見。

  正是這股「拚勁兒」最終讓鍾天使在國際賽場上體驗到了成功的喜悅。

  2014年奪得仁川亞運會場地單車女子團體競速冠軍之後,她在2016年場地單車世界錦標賽贏得女子個人爭先賽冠軍,成為歷史上首位贏得單車個人項目世錦賽冠軍的中國選手。

  里約奧運,鍾天使的花木蘭頭盔。

  從花木蘭到火鳳凰

  鍾天使「花木蘭」的稱號,始於里約奧運會。

  在里約,「金牌搭檔」鍾天使與宮金傑在女子團體競速賽中一舉奪魁,實現中國場地單車項目奧運零金突破。與這枚金牌一起被載入史冊的,還有鍾天使頭上的那一頂「花木蘭」。

  希望能展現個人特色和中國特色,這是鍾天使對於自己極具特色的頭盔設計所做出的解釋。

  正如「花木蘭」堅毅果敢的形象,從18歲進入國家隊到一步步成為世界冠軍,鍾天使給人的印像一直是乾淨俐落、紮實向前。

  頭盔,鳳凰涅槃。

  如果說2016年里約奧運會的花木蘭臉譜設計展現了果敢、勇猛的她,那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上那一個印有金色鳳凰圖案的頭盔,則代表了經歷徘徊後愈加堅毅的她。

  里約奧運之後,既是前輩又是搭檔的宮金傑淡出賽場,鍾天使成為單車隊的領軍人。

  作為奧運冠軍,她獨自背負了許多期待和壓力,偏偏在此時,她又連接在賽場遭遇低迷。2017年全運會,無論是團體項目還是個人項目,結果都不甚理想。

  但面對低谷,「不蹬就會慢慢掉下來了」的警覺讓鍾天使保持著前進的車輪,用不停歇腳步來應對失意。

  2018年8月,鍾天使和新搭檔林俊紅一起出征雅加達亞運會,兩人勇奪女子團體競速賽冠軍。當時人們感歎:「花木蘭」又回來了,但這次,她的頭盔上印著的是代表浴火重生的鳳凰。

  鍾天使和宮金謝利約奪金。

  不再年輕,打磨細節

  隨著年紀的增大,鍾天使也面臨了一些困擾。

  2019年波蘭場地單車世錦賽開幕前夕,鍾天使在出發前最後一次賽前訓練時受傷導致肋骨骨折。此外,她還受到腰傷、膝蓋傷的困擾。

  面對年齡帶來的挑戰,鍾天使選擇的應對方法是不斷打磨細節。

  「對於我這個年齡來說,已經不像上一屆那樣能力非常強——以前如果在細節上面有一點小失誤沒問題,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去解決它。但是現在來說,自己的體能可能並不像以前那麼充沛了,所以需要在一些很小的細節上面去找,去節約、彌補體能帶來的不足。」

  已過而立之年的鍾天使顯然不再年輕,此刻推動她不斷前進的不僅是對於榮譽的追求,還有來自年輕一代在身後的追逐。

  「如果只是自己一個人在前面跑,並不會有很大的動力去往更高更遠的地方走,但是如果後面的年輕運動員一直在推著你走,一直在追趕著你走,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積極的事情。」

  對於天使來說,無論東京奧運後作出何種選擇,花木蘭和火鳳凰都印刻在了中國體育的歷史中。

  (來自 澎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