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c和iPad是不是生產力?看看FIRST訓練營年輕導演怎麼說

2021年08月02日11:44

  第15屆FIRST青年電影展於7月25日在青海省西寧市揭幕。FIRST青年電影展的前身是大學生影像節,後落戶西寧,正式更名為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其創始初衷是持續發現、推選青年電影人首作及早期電影作品,激發青年人的創作勇氣和藝術自信。

  隨著這屆FIRST青年電影展活動的開展,FIRST訓練營也如期進行。FIRST訓練營面向全球華語創作者,是一項公共電影培育項目。訓練營每年都會由優秀電影人組成導師和顧問團,與青年電影人一起進行創作,導師們也會從劇本、視聽、表演等不同維度給予青年電影人實踐教學。

  新浪數碼採訪了訓練營幾位年輕導演,聽他們講述在這次FIRST訓練營中,Apple設備為他們拍攝影片提供的幫助,以及在這些專業人士眼中,Apple設備究竟是什麼樣的?

FIRST訓練營里的Apple設備
FIRST訓練營里的Apple設備

  在開始之前,我有一個疑問,iPad Pro、iMac這樣生產力工具在你眼中是什麼樣的?是“買前生產力,買後愛奇藝”,還是只因為它美麗的容顏,所以一見傾心?

  至少在我眼中,iPad Pro最實用的功能就是床頭追劇,因為它並不支援Final Cut Pro,不能像MacBook Pro那樣勝任我的日常工作;而iMac,雖然真的好看,我卻帶不走它。

  所以我覺得他們都不如一台MacBook Pro來得實在。這可能是大多數用戶對這兩款產品的看法,但我不得不說的是,iPad Pro和iMac在專業人士手中,往往會變得不太一樣。

  比如,導演。

  M1芯片iMac,他們都說快

  丁凱是這次訓練營作品《拚圖》的導演,他談到最新的M1芯片iMac的使用體驗時,談到最多的就是一個字:快。過去丁凱剪輯所使用的設備是16英吋英特爾芯片的MacBook Pro,在訓練營他換上M1芯片的iMac。他表示全新iMac渲染速度比他之前的設備要快得多,10分鐘的影片3分鐘就能渲染完成,放到過去的設備大概要10分鐘。

  別小看節省的這幾分鐘時間。據丁凱介紹,訓練營的節奏和以往完全不同。“FIRST是特別極限的創作環境,來之前3天定的這個故事,拍攝3天,剪輯2天,調色和聲音各1天,和以往創作過程都不一樣”。可以想像,在這種緊張的剪輯和反複修改中,設備的性能有多重要。

  《拚圖》這部影片的主角,是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在丈夫車禍去世後陷入了情感困境,於是她自己幻想出28歲和丈夫相處的時光,最終她幻想的丈夫幫她走出了困境。這部影片中許多畫面都是黑白色調,剪輯時對明暗對比的要求很高,而iMac的屏幕完全可以滿足導演的需求。

  而且有一點非常重要——在iMac剪輯色彩和最後成片的色彩完全一致。Apple產品的色準一直都是人們津津樂道的,而在導演眼裡, 這一點非常實用。

  《狗兒子》的導演許哲涵對iMac的色準也讚賞有佳,她的調光師告訴她,現在在屏幕上看到的效果,幾乎就是最終螢幕上的效果。《狗兒子》這部影片講述了北京的父親,來西寧看他的兒子,結果不小心把兒子的狗丟了,從而產生了矛盾,最後又在找狗的過程中父子言和的故事。

  除了對iMac的性能和色準表示肯定,許哲涵還談到了iMac其他一些有趣的特性,比如···輕薄?

  對,是輕薄。在電影剪輯過程中,導師們會給出許多建議,許哲涵表示作為女生,一個人提著iMac去找導師討論也沒有問題,而且一根線就能解決連接問題,在大屏幕剪輯和酒店內移動性之間有了很好的平衡。

剪輯過程中導演們進行商討
剪輯過程中導演們進行商討

  此外,M1芯片的iMac在專業軟件的兼容性方面,也表現的足夠好。比如許哲涵提到,DaVinci Resolve就針對M1 Mac做了優化,調色效率非常高,能夠為剪輯爭分奪秒。

  iPad Pro變身監看器 代替傳統設備

  相比iMac以性能取勝,iPad Pro最大的作用是監看和勘景。許哲涵講述了一次他們的拍攝經曆,由於場景的特殊性,這場戲的監視器放在了電梯間,如果主場景和電梯間的門關閉,監視器信號就會中斷,最終導演想了個法子,抱著iPad Pro戴上耳機,多到一個角落,監看拍攝的畫面。

  而在一次菜市場的拍攝中,由於現場非常混亂,許哲涵和他的團隊來不及搭大監,就直接用iPad Pro當監視器,完成了這場戲的拍攝。每次在一個場景拍攝完,許哲涵還會用iPad Pro過一遍素材,如果鏡頭不夠,就可以即時補拍。

iPad Pro作為監看器使用
iPad Pro作為監看器使用

  丁凱也提到,iPad Pro配合Qtake,可以做到4個屏幕同時監看。而iPad Pro屏幕夠大夠好,也能體現畫面中更多細節。而且利用iPad Pro監看畫面和演員溝通,更容易讓演員瞭解到方向和位置,提升溝通效率。

  在勘景方面,有了iPad Pro和Cadrage App,團隊不用再扛著攝像機和鏡頭操作,在iPad Pro上就能模擬各種不同鏡頭,還能直接套用LUT,為拍攝前期最好準備。

利用iPad和演員商量走位
利用iPad和演員商量走位

  寫在最後:

  同樣的東西,到了專業的人手裡就變得完全不一樣。在丁凱和許哲涵兩位導演眼中,iPad Pro就是生產力工具,能給他們的工作提供很多的幫助,“當然也希望iMac和iPad有更多融合,期待iPad有Final Cut Pro應用”,丁凱說道。

  從去年年底,首款AppleM1芯片的設備亮相,Apple自研芯片的進程就在逐步加快。今年我們看到搭載M1芯片的全新iMac和iPad Pro,不僅體驗和以前產品保持一致(主要是兼容性方面),而且擁有更好的性能,甚至於因為這顆芯片的引進,讓多年未變樣的iMac成功“瘦身”。

  從這次年輕導演們的體驗來看,如今這些M1芯片的設備,完全可以勝任生產力工具的任務,成為人們的“得力助手”,而Apple自研芯片的腳步比我們想像得快得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