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餘獎牌掛滿牆,這個古村落有什麼不一樣?

2021年08月02日13:29

原標題:百餘獎牌掛滿牆,這個古村落有什麼不一樣?

  新華社蘭州8月2日電 題:百餘獎牌掛滿牆,這個古村落有什麼不一樣?

  新華社記者張玉潔

  村民會議大廳內,獎牌掛滿整整一面牆。細問,全村共獲得120多項獎勵,其中國家級的就有7項。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新陽鎮胡家大莊村,這個列入第一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村子,究竟有什麼不一樣?

  古宅存 民風淳

  “老先人給我們選了塊好地方。”胡家大莊村黨委書記胡雲說。相傳,明洪武年間,胡氏祖先自安徽績溪遷居至此。經過600多年的發展,形成了道路三縱六橫、有排水和防禦等功能的村莊格局,至今仍有20多處古宅院。

  在一處有百餘年歷史的老宅里,58歲的胡供信講述起家庭史。“蓋這個房不容易,從我太爺的爺爺手裡,一輩輩修,一點點蓋了起來。鬆木框架,一坡水屋頂,牆磚也是清代的。”他說。

  胡供信在這座老宅出生,見證了老院子裡貧窮卻熱鬧的歲月。他說:“小時候,院子裡住著我爺爺、大爺爺兩家幾十個人。家人都孝順和睦,兩家的飯也能換著吃。最期待的是過年,每家殺一頭豬,我媽會做拿手菜‘四盤子’,早上晚上還能各看一齣戲。”

  後來,親人考學、進城,老宅就由胡供信看管。小院子還是古色古香,卻更美更方便了。院裡通了電,有了上下水,花草長得旺。老宅中堂擺放著“甘肅省最美家庭”等獎牌。茶餘飯後,胡供信兩口子常拉起二胡唱起戲,其樂融融。

  “我們村的人都講道理、性格溫和,很少看見鄰里吵嘴。我們家裡和睦的氛圍也從來沒變過。”胡供信說。

  產業興 群眾富

  開著電動三輪車,沿著硬化的“產業路”盤山而上,百畝繁茂的櫻桃園出現在胡對生眼前。

  70歲的他,是胡家大莊村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的帶頭人。他種過蒜、Apple、葡萄,還養過豬,“基本弄什麼什麼成功”。2009年開始,他試水櫻桃種植。今年,一百畝、十個品種的櫻桃為他帶來了七八十萬元的收入。

  成事不能僅憑“勇”,胡對生的致富經里少不了“謀”字。

  對櫻桃種植來說,品質管控是關鍵。好果每斤二三十元也不愁賣,品相不好的每斤五六元都賣不出去。“天氣誰也說不準,但精心管護就會有效果。我要按照最好果子的標準去種。”胡對生說。

  今年,胡對生種的櫻桃批發價最高達到每斤28元,“不用找出路,出路找上門”。如今,果園里約有一半櫻桃樹到了盛果期,當年欠下的貸款已經還清。在他的帶動下,不少鄰里鄉親也開始搞起了果樹種植。全村果園面積超過2000畝,年人均純收入突破萬元。

  “我們村的人心齊、心強。團結起來,自己努力,什麼都能幹好。”胡對生說。

  善引領 會治理

  當了20多年的村幹部,胡雲有件引以為傲的“小事”:開會人到得齊。在一個有850戶3800多人的大村,凝聚這樣的“向心力”並不容易。

  胡雲說,過去,胡家大莊村有著鄉賢治理的好傳統。在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的帶領下,村民大多都能和睦相處,出了不少人才。而今要治好村,在不丟傳統的同時,更要把大家團結在黨的周圍。

  敢於讓村民提出問題、公平公正公開地解決問題,是胡雲的第二件“法寶”。早在2002年,胡家大莊村就製定了村規民約。“巷道不準私占一寸”等規定,村上人都很遵守,這才有了今天整潔的村容村貌。村民有意見、有矛盾,都帶到村民大會上進行討論、答覆,讓矛盾化解在基層。

  胡家大莊村積極發展產業。一些人外出搞建築、做家政、當保安,一些人在村上經營果園,一些人通過釀酒釀蜜、加工粉條致富。村集體經濟逐步壯大,還建成了果蔬存儲能力達2000多噸的氣調庫。“國家政策好了,產業結構調整好了,老百姓的錢袋子鼓了。”胡雲說。

  在農村,紅白喜事是每家的大事。村上成立了“紅白理事會”,免費張羅互助。老百姓去世,會掛上“德高望重”“惠澤鄉鄰”等挽幛。

  “我幹了20多年村幹部,黨的惠民政策越來越多,給老百姓帶來的實惠越來越多,獲得的讚許也越來越多,很有成就感。”胡雲說。

  更令他高興的是,這兩年,不少在外打拚的村民紛紛回鄉創業,或退休回鄉發揮餘熱。“鄉音未改,民風仍在,這才是最美的鄉愁。”胡雲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