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光紹: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啟動3.0版

2021年08月02日01:30

  原標題:屠光紹: 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啟動3.0版

  上海浦東以占全國八千分之一的土地空間,貢獻了全國八十分之一的GDP,十五分之一的外貿進出口總額,成為改革開放創新高地。

  目前,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已走過1.0版、2.0版兩個階段。隨著7月1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浦東新區高水平改革開放打造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的意見》(下稱《意見》)3.0版正式開啟,製度開放也被認為是高水平開放下的一大重點。

  7月31日,在由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承辦的“中國國際金融30人論壇第四屆研討會”期間,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執行理事屠光紹表示,進入3.0版之後,面臨的發展任務和發展階段與以往不同,將迎來很多挑戰,但3.0版的實施一定會助力上海國際金融中心衝刺全球頂級金融中心,上海需要在金融製度開放方面引領先行。

  金融中心建設進入第三階段

  屠光紹此前表示,回顧曆史,1992年國家提出要建設上海國際金融中心,並將其作為一個戰略任務。經過近30年的推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成績顯著。根據不同時期的發展情況和任務,可將上海金融中心建設分為三個階段。

  1992~2009年是1.0版,上海初步建立了一些框架;2009年是2.0版,國務院發佈19號文件,提出“2020年上海要基本建成與我國經濟實力及人民幣國際地位相適應的國際金融中心”的目標,並做出了戰略部署;經過2.0版以及我們共同的努力,現在應該是進入到了3.0版。隨著國際、國內環境進入新的格局,上海金融中心的建設必須提出新的應對方式,因此,在堅持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長期目標的同時,我們還要因時而變,打造“3.0版”。

  屠光紹提及,在過去幾十年的改革開放進程中,事實上製度開放(不僅限於金融製度)也經曆了幾個階段,製度開放大概有三個層面。第一個層面就是傳統貿易投資的開放,中國這方面開放程度較高,尤其是進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中國不斷跟國際先進的規則接軌;第二個層面是服務貿易製度的開放,包括現在數字經濟等領域的開放;第三個層面則涉及例如競爭中性、補貼、國民待遇等問題,由於國內外製度不同,在這方面還存在一些分歧。

  目前,金融製度的開放如今成為焦點。7月15日,《意見》賦予浦東新區改革開放新的重大任務,進一步擴大了金融、科創、貿易等多個領域的開放,助力上海國際金融中心邁向更高能級,加強國際競爭力。

  屠光紹提及,“因為金融的特殊性,包括金融風險、金融安全、金融主權等問題,中國在金融製度開放方面還是比較慎重的,但它非常重要。金融開放今年的確在加速,但開放的同時建製度更為重要。”

  例如,註冊製就是一種製度的開放。面對實體經濟的變化,資本市場的製度供給需要與時俱進,科創板正是資本市場製度供給的具體產物,以註冊製為引領,從審核、發行、上市、交易、信息披露、持續監管及退市等各方面,進行了系統化的製度供給,因此為科創板的平穩運行和健康發展提供了保障。

  上海應該引領金融製度開放

  屠光紹認為,金融製度開放的基本原則在於對標國際上最先進或最高水平的金融製度。

  “因為全球化浪潮難以徹底逆轉,而且金融體系的影響力是競爭出來的,因此必定要按照國際最高的標準。”他也提及,“也不是簡單地直接照搬國外標準,而是要考慮到中國的製度特點以及我國從發展中國家逐步向前發展的過渡期。”

  同時,屠光紹認為,我國金融製度開放還需要解決的關鍵問題是“製度效率提升和成本減低問題”。

  “製度是好製度,但是成本太高也不行,因為我們處在一個國際競爭的環境中。”屠光紹以QFII(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為例,早年中國QFII製度實行額度管理,在資本市場還沒有完全對外開放的情況下,通過QFII引入國際長期穩定的機構投資人進入中國股債市場。“一開始額度不足,後來在2019年中國取消了額度管理,但實際額度根本沒用完。”

  隨著2014年滬港通、債券通的開通,由於互聯互通製度在備案登記、資金自由進出等方面對外資而言更為便利,因此過去幾年取代QFII成為了外資進入中國市場的主要渠道。相比之下,早年QFII製度對於外資而言成本較高,包括備案時間較長、資金進出便利度不足、受彙率波動和外彙儲備水平變化的影響等。不過,近幾年來,中國監管層在提升QFII便利度方面已經多措並舉,不斷降低屠光紹所提及的“製度成本”。

  即使是互聯互通製度下,目前也仍面臨海內外假期不同的問題等。屠光紹稱,春節中國市場休市近一週,2020年市場受到疫情衝擊,這一製度規則也導致國際投資人承受了較高的資金成本。“在國際競爭背景下,製度的開放需要考慮製度成本。”

  此外,屠光紹認為,需要進一步思考金融製度開放的路徑。“金融製度開放不像某一個機構的開放,也不像市場的開放,製度開放的推進既要積極又要穩妥。”

  為此,他建議,金融製度開放也應該從試點開始,逐步地進行開放,“金融製度開放方面,上海國際金融中心責無旁貸,上海在金融製度開放方面必須起到示範引領作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