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音數協遊戲工委秘書長唐賈軍:“適齡提示”處於試點階段 遊戲防沉迷工作應靠多方力量合力而為

2021年08月02日11:10

  原標題:ChinaJoy專訪|中國音數協遊戲工委秘書長唐賈軍:“適齡提示”處於試點階段,遊戲防沉迷工作應靠多方力量合力而為

  遊戲防沉迷,是一項全社會共同關注的議題,也是未成年人保護中無法繞開的關鍵一環。

  6月1日,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正式實施,其中新增“網絡保護”專章,對國家、社會、學校和家庭加強未成年人網絡素養宣傳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為保障未成年人在網絡空間的合法權益保駕護航。7月21日,中央網信辦宣佈即日啟動“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網絡環境整治”專項行動。專項行動期間,將進一步加大對違法違規行為的處置處罰力度,對於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問題,保持“零容忍”態度。

  ChinaJoy舉辦期間,21世紀經濟報導作為戰略財經合作媒體,就遊戲防沉迷議題,專訪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副秘書長兼遊戲工委秘書長唐賈軍,深入探討“適齡提示”的具體應用、防沉迷系統機製等多個相關話題。

  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副秘書長兼遊戲工委秘書長唐賈軍

  “適齡提示”已進入逐步推廣階段

  《21世紀》:“適齡提示”目前在遊戲企業內的普及程度如何?

  唐賈軍:在去年12月召開的中國遊戲產業年會上,《網絡遊戲適齡提示》團體標準被正式發佈。同時,《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版中第五章網絡保護第七十五條中也指出,網絡遊戲服務提供者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和標準,對遊戲產品進行分類,作出適齡提示。迄今,“適齡提示”已進入逐步推廣階段,並將在多個區域、企業內持續推進。在逐步推廣期間收集到足夠的反饋和問題後,我們還會對其中的標準實行進一步修訂後才能正式發佈。目前,已有多家試點企業、超過361款產品上線適齡提示。此外,中國音數協還在北京、上海、杭州、紹興、廈門等地組織了相關培訓,共有240多家遊戲企業積極參與其中。除了頭部企業,一些肩部企業,例如米哈遊,莉莉絲等也在積極跟進這一製度的落實。下一步,適齡提示的推行將會繼續擴大地區範圍,形成全行業的共識。

  《21世紀》:參考其他國家的遊戲分級製度,如美國的ESRB分級體系,其中不僅包含了年齡分級,還具體例舉出了遊戲中可能存在的少兒不宜內容,你認為未來適齡提示的應用深度和廣度是否還有進一步提升的空間?

  唐賈軍:如果仔細研究部分海外國家、西方國家的遊戲分級製度,其實也相當嚴苛。遊戲中的打鬥、博彩、文字對白等內容一旦涉及成人向都會被加以具體的限製。以美國的ESRB分級為例,這一分級製度誕生於1994年,直到今天還在根據社會各方的意見不斷地進行修正和改進。在我國,根據《出版管理條例》中第二十五條的明確規定,任何出版物中不得含有宣揚淫穢、賭博、暴力或者教唆犯罪的內容。遊戲作為出版物理應遵守該法規,遊戲中不可出現血腥、暴力等內容。因此,我國的適齡提示和國外的遊戲分級製度有著根本性的不同。參考國外分級製度的發展曆程,對於我國來說,適齡提示仍處於試點工作階段,未來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它不僅會根據行業管理要求進行調整,也會針對產業發展趨勢不斷完善自身,所以這將會是一個不斷完善的動態的標準。

  《21世紀》:參考長短視頻平台紛紛上線的“青少年保護”模式,在該模式下,未成年人僅能看到特定內容。在遊戲的防沉迷系統下,未來可能會上線類似的“綠色模式”嗎?

  唐賈軍:無論是視頻平台的“青少年保護”模式,還是遊戲的防沉迷系統,都是通過技術手段從使用時段、時長、功能和內容等方面,為未成年人打造健康友好的網絡環境。中國音數協的《網絡遊戲適齡提示》團體標準就是在遊戲防沉迷系統下,根據不同年齡段未成年人的成長特點,對遊戲作品的類型、內容與功能等多方面要素進行評估,提示其所適合的未成年用戶年齡段。“青少年模式”等技術保護手段只是防止未成年人網絡沉迷的其中一道防線。未成年人接觸網絡的過程中,家長是第一責任人,有必要對孩子進行正確的引導和監督。提升未成年人網絡素養,才是網絡保護的治本之策。

  按照“青少年保護”模式的思路,在防沉迷模式下直接對未成年人關閉遊戲內的不適宜的內容和玩法,從技術層面的實現難度和保證遊戲的功能完整性兩個方面來說,實施起來有一定難度。目前,許多遊戲企業都在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維護遊戲中的內容生態,隨著技術的不斷髮展,未來勢必會出現更加成熟、高效的內容過濾系統。

  遊戲防沉迷工作需全社會共同努力

  《21世紀》:你如何看待目前各大遊戲公司出台的家長守護平台?

  唐賈軍:我認為這些平台的存在是必要的。騰訊、網易等眾多遊戲企業均已上線了家長守護平台。守護平台會通過推送週報、月報的形式告訴家長他們的孩子每天上線遊戲的時間以及遊戲內充值的情況。此外,該平台也會提醒家長如何去正確地教育孩子,起到正向引導的作用。家長也可以自由製定一些條件,利用該平台約束孩子遊戲內行為。比如,家長可以通過這一平台將孩子的遊玩時間下調到1.5小時以下,也可以一鍵禁止孩子在遊戲內的消費行為。由此可見,這一平台將會給家長帶來諸多便利。

  《21世紀》:未成年人遊戲內充值一直是監護人的“心病”之一,而部分遊戲內未成年人退款渠道並不完善。在遊戲內退款渠道不完善、客服響應速度較慢的情況下,監護人還可以通過哪些渠道進行反饋?

  唐賈軍:一般情況下,通過聯繫遊戲運營方要求退款是最常見的方式,當然如果出現遊戲內客服響應效率較低的情況,監護人也可通過收集證據起訴遊戲運營方或者向消費者協會等機構反饋來進行維權。中國音數協遊戲工委也會定期組織諸如未成年人保護論壇、社會責任論壇等,去呼籲遊戲企業更好地對未成年玩家和家長負責。

  《21世紀》:目前很多遊戲公司加強對未成年人身份信息的審核,行業管理部門也針對此事做出許多努力,你是否可以介紹下此方面情況?

  唐賈軍:在遊戲審批的過程中,遊戲內防沉迷系統是否完善也是一項重要的評判標準。遊戲企業需要從事前、事中、事後三個方面對未成年人進行保護。企業的遊戲產品上線之後,地方主管部門也會不定期召開會議,對防沉迷系統做得不夠完善的企業進行通報批評,令產品整改下架。在這樣的管理要求下,企業就需要不斷加強、完善遊戲內防沉迷系統的功能。

  7月29日,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長楊芳在中國國際數字娛樂產業大會上表示,國家層面的防沉迷實名認證平台已建成,接入企業5000多家、遊戲超萬款,初步達成了防沉迷工作的基礎性目標。下一步,主管部門將始終把防沉迷作為重中之重,常抓不懈、一抓到底,推動防沉迷工作取得積極成效,給全社會一份滿意的答卷。

  未成年人遊戲防沉迷工作是一項需要全社會共同付出努力的事業,需要來自政府、協會、家長、企業、媒體、學校等多方面的支持,經過時間的推移而不斷髮展完善,共同構築保護未成年人成長的健康生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