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困在熱搜里的飯圈女孩 最終成了資本的獵物

2021年08月02日13:18

  原標題:馬上評|困在熱搜里的飯圈女孩,最終成了資本的獵物

  “頂流明星”吳亦凡因為涉嫌強姦罪,被警方刑事拘留之後,吳亦凡的官方微博以及工作室的官方微博,都被平台註銷。此外,微博方面還關閉了錯誤導向超話108個,解散違規群組789個,已禁言和永久關閉賬號共990個。

  從微博官方公示部分處置賬號來看,這些賬號有的是零粉絲的,或者粉絲量極少,最大的賬號也不過5萬粉絲。顯然,當下的飯圈亂象,乃至荒淫無恥、毒害未成年人的娛樂圈甚囂塵上,這些被封賬號背不起所有的鍋。

  如今瘋狂飯圈成了一門娛樂工業、平台以及明星共謀的、收割粉絲的流量生意,粉絲不再是娛樂消費者,而是淪為被流量精準操縱、剝削的對象——從錢財、精神到肉體。

  如果說“外賣小哥被困在系統里”,那麼,飯圈女孩則是被困在了平台數據裡面,成了數據的奴隸,娛樂資本的獵物。

  流量明星時代,數據就是一切,愛豆可以五音不全、沒有像樣的作品,但可以通過刷數據保持愛豆在娛樂界的咖位。數以百萬計的粉絲,給自家的愛豆鋪花路,不得不拜服在“流量拜物教”之下,“你不投 我不投 xx何時能出頭”這種類型的洗腦口號橫空出世,粉絲們被操縱著瘋狂地做超話、跟評、“反黑”、買熱搜、“換房間”。娛樂資本精準控製著天量的分發、監控、應援渠道,粉絲被操縱著做應援、捐錢、刷數據,乃至拉踩引戰、刷量控評,甚至是人肉搜索、人身攻擊、惡意舉報,無所不用其極。

  流量當道的娛樂業已經不再是娛樂業,而是基於社交網絡、流量對於粉絲的精準操控、全面剝削,無情壓榨著粉絲的時間、勞動、錢財乃至身體。粉絲打榜稍不努力,捐款的錢少了,應援不積極,就要遭到社群歧視、有組織的圍攻、網暴,被罵成“白嫖”“私生飯”。這讓個體粉絲無力抗爭,不得不疲於奔命,甚至一天要花幾個小時用來做數據、組織應援,活活地被困死在數據里、熱搜榜上。結果,我們看到的就是,明星換件衣服、打個噴嚏都可以上熱搜。這是輿論場被綁架,也是天量級的粉絲被操縱的結果。

  另一方面,熱搜本身就成了一門生意,挑唆著粉絲群瘋狂捐錢、踩踏、內卷。據之前媒體報導,一些機構與娛樂大V長期合作,販賣微博熱搜,花“5萬5就可買進熱搜前三”,熱搜四十至五十名只需花2.5萬元。有的公司有六台根據微博規則設計的服務器,可以把大號的熱度炒得更高,每台服務器的開啟價格高達1萬元。這種赤裸裸的操縱,讓本不富裕的粉絲,不得不籌錢為維持自家愛豆的熱度而燒錢。

  另一方面,熱搜榜本身成了愛豆之間咖位爭奪戰,甚至有意挑動爭議,讓粉絲忙於爭番位、引戰、捐款BATTLE,鬧得不亦樂乎。這背後都是平台資本在斬獲流量的真金白銀。2019年,發生過蔡徐坤微博“轉發量過億”的鬧劇,之後,北京警方端掉了製造假流量的“星援”App背後的犯罪團夥。數據是假的,錢卻是真的。

  飯圈的流量魔咒,不僅“氪肝”,逼著粉絲做數據運營,而且“氪金”,逼著粉絲為愛豆花錢買熱搜,更可怕的是,一些毀人三觀的“醜言醜語”,大行其道,給社會尤其是青年人傳遞了極其惡劣的負能量:女生追男明星被說成“坐地排卵”,毫不知廉恥,極大降低了社會的文明閾值;有些意見領袖為博眼球,不擇手段,把明星性侵、玩弄女粉絲說成“活菩薩”“發福利”。

  這些極端無恥的言論,為女性粉絲被玩弄、被“捕獵”,提供了輿論氛圍,成就了整個灰色產業上的齷齪一環。在這種“毀三觀”的輿論加持、攛掇之下,導致一些女粉絲喪失基本的自我保護意識和廉恥心,成為資本和明星的雙重“獵物”。

  有了流量加持,構造了天量的虛假數據;有了數以萬計的粉絲的無腦服從、尬吹,讓流量明星活在了數據營造的幻象里,動輒千萬粉絲,百萬轉發,服務器宕機,讓他們有了能蔑視公德、踐踏法律的幻覺,甚至有了玩弄、性侵女粉絲的膽量。吳亦凡被拘留之後,一些粉絲還在商量著如何去“探監”,甚至“救人”,讓人驚掉了下巴。

  吳亦凡涉強姦案的曝光,應該成為全面清理烏煙瘴氣的娛樂業、流量經濟的契機。流量應該向善,粉絲不應淪為被操縱的獵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