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田徑37年的一大遺憾--今在東京終圓滿 但這背後

2021年08月01日16:10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姚勤毅

  在男子跳高之後,女子鉛球就成了中國田徑在奧運田賽項目上的“爭金擔當”,但……

  “這枚金牌的份量太重了!”說這話的,是亞特蘭大奧運會,女子鉛球項目銀牌獲得者,如今已經56歲的隋新梅。就在一個小時前,奧運會“四朝元老”鞏立姣,以20.58米的個人最好成績完勝決賽對手,獲得女子鉛球冠軍。遠在上海的隋新梅在電話裡激動地告訴記者,這枚金牌填補了中國田徑,從未在田賽項目上斬獲過奧運金牌這一空白,也是幾代中國鉛球人的夢想,“今天鞏立姣為我們實現了!”

  37年,都是一步之遙

  多年來,中國田徑一直是徑賽唱主角,田賽唱配角——不管是中國田徑奧運首金陳躍玲、東方神鹿王軍霞、中國飛人劉翔、競走女王劉虹等人,他們都是清一色的徑賽運動員。但事實上,中國奧運健兒在田賽賽場,從來不缺家喻戶曉的英雄故事,只是同時留下的,還有很多遺憾。

  37年前,朱建華用自己的驚天一跳,讓全世界知道了什麼是“中國高度”。可惜的是,他在1984洛杉磯奧運會的最終成績定格在第3名上,並早早退役。

  而在男子跳高之後,女子鉛球就成了中國田徑在奧運田賽項目上的“爭金擔當”——早在1988年的漢城奧運會上,中國選手李梅素就獲得了女子鉛球的銅牌;四年後的巴塞隆拿奧運會,黃誌紅獲得女子鉛球銀牌;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隋新梅獲得女子鉛球銀牌。

  當時的中國女子鉛球老“三駕馬車”,連續三屆奧運會奪牌,為中國女子鉛球開創了第一個美好時代,但每一次離金牌都只有一步之差。

  這枚田賽金牌,會是曇花一現嗎

  鞏立姣,改寫了這一歷史。可為什麼是她?在隋新梅看來,鞏立姣自身的天賦和多年持之以恒的拚搏是其一,其二是一群在鞏立姣身後默默奉獻的無名英雄。

  “鞏立姣是把滑步投擲這一技術運用到極致的運動員,如今年輕一代里,沒有一個能做到這一點了。”隋新梅坦言,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國外優秀運動員都開始使用旋轉投擲,這種投擲方式非常講究技術和節奏,但對於爆發力和力量的要求,不如滑步式投擲。“差不多就像武俠小說里的‘輕功’和‘鐵布衫’,一個用的是巧勁,一個就必須百煉成鋼。”鞏立姣從小展現出高人一等的爆發力,這是她的天賦,但支撐她成為世界第一的,是21年來不走捷徑,耐得住枯燥的訓練,吃的了常人無法承受的苦——上肢力量、下肢力量、腰部力量、滑步、跳墊子……這些訓練項目,她一做就是21年,“這種苦是現在小隊員們無法想像的。”

  隋新梅口中“冠軍背後的無名英雄”,指的是鞏立姣良好的備戰環境,和背後強大的科研保障團隊。

  “我們那個時候,一個教練幾乎頂上所有的保障服務了,能拍個技術錄像就已經很不錯了。還記得當時連受傷治療都要排隊,沒辦法,隊員這麼多,隊醫卻很少。”隋新梅羨慕後輩們都能有專屬的理療師、體能師、營養師等等,“真是要感慨我們祖國強大了,竟能給運動員們配備如此專業的科研保障團隊。”

  此前中國田徑協會主席段世傑在接受採訪時就表示,目前常年跟隊服務的體能師、科研人員和醫務人員達到近百人。同時,簽約引入國際科研團隊、醫療康複機構,並與國內32家科研單位和企業合作,為運動員訓練比賽保駕護航。兩年前的多哈世錦賽上,中國代表團配置了46人的保障團隊,還將日常使用的大型治療儀器都帶到了多哈,這也為中國田徑隊創造歷史性的好成績提供了有力保障。

  此外,為了加大政策激勵力度,教練員開始實行年薪製,運動員按年度大賽成績和名次核定津貼並實施獎勵,激發備戰積極性;為了提高運動員訓練水平,中國田協加大“走出去,請進來”的力度,聘請外籍教練員,簽約海外訓練基地,許多隊伍隨外教在國外訓練。

  今天,鞏立姣以超亞軍70釐米的巨大優勢,在被歐美選手壟斷金牌的田賽項目中拿到冠軍,這是中國體育代表團參加奧運會37年來的一次偉大突破。但一切絕不是巧合,而是尊重和遵循競技體育的客觀規律,用科學的保障手段激發運動員的潛能,所收穫的成果。我們相信,中國健兒在奧運田徑賽場上全新的綻放,不會是曇花一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