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減肥切掉胃,不是偷懶,是救命

2021年08月01日08:13

原標題:為了減肥切掉胃,不是偷懶,是救命

原創 丁香醫生

醫生在努力幫你實現減肥選擇自由

減肥,可以說是當代最熱門的健康話題。

節食、運動、束腰、吃藥……各種靠譜不靠譜的減肥方法層出不窮,很多人不是正在減肥,就是在準備減肥的路上。

但 flag 好立做起來難,成功是少數,反彈才是常態。

醫學已經如此發達,醫生就沒有想想辦法讓減肥更有效更快速嗎?

■ DEPTH

手術減肥,研究百年的醫學問題

差不多 100 年前,法國醫生 Charles Dujarier 第一次通過外科手術給人減輕了體重,他用現在看起來很殘忍的脂肪刮除,做了多例讓人局部變瘦的手術。

然而,手術在 1926 年被畫上了休止符,一名模特因為手術導致腿部壞疽死亡。

也是在那個年代,美國醫生 Leyton 觀察到了為了治療十二指腸潰瘍等疾病而不得不做外科手術切除部分胃和小腸的患者,術後的肥胖和糖尿病情況有所緩解。

可惜當時人們對肥胖的認識還不是太多,這種觀察沒能繼續發展。只有少數患者因為特別嚴重的肥胖主動接受了切除部分腸道的手術,效果也不好,因為不好控制的吸收障礙而出現嚴重營養不良和腹瀉。

上世紀 70 年代開始,隨著外科手術技術的改良,通過手術減肥似乎又有了新的出路:

「抽脂手術」被發明出來,比脂肪刮除術更易實施更安全,開始廣泛用於局部減肥。

「胃旁路手術」出現了,它不切除小腸,而是把胃小腸做個新的吻合,相當於讓食物走捷徑進入小腸。主要變化是胃實際上的縮小,試圖從減少攝入量的角度控制體重。

圖片來源:UpToDate

不過隨著研究的深入,醫生們也發現了兩種手術存在「劣勢」:

抽脂可以局部減少脂肪,但並沒有改變中心脂肪的堆積,完全不能減少肥胖對健康的危害。漸漸退出了減肥手術路線,專注於塑形變美方向。而胃旁路手術牽扯到多處吻合,技術難度大,手術創傷也偏大,接受度低。

手術減肥還需要進步。

90 年代開始,更小創傷的切除大部分胃腔,讓胃縮小為「袖管」樣的「袖狀胃手術」也發明並開展起來,更容易在腹腔鏡下實施操作。逐漸成了主流的減肥手術方式。

圖片來源:UpToDate

更為重要的是,從 90 年代開始,我們也發現,胃旁路也好,袖狀胃也好,不光是表面上的容量限製,還能對控制能量平衡的眾多激素分泌產生影響。也就是說,胃的變小,並不是簡單的抽打不讓你吃,還有身體深處的聲音喊著你減少攝入,是內外兼修。

醫生的努力還在繼續。本世紀之後,更簡單無創的胃內水球、水凝膠等方式也逐漸嚐試著登上減肥舞台。胃里放個球,或者吃飯的時候先讓水凝膠占滿胃腔空間,也能幫助減少進食。

胃內水球示意圖

圖片來源:UpToDate

水凝膠示意圖

圖片來源:EMBS

100 年的拉鋸,100 年的努力,眼見著一路辛苦進步走來,每每被人談及的時候,卻也有很多詬病聲音。

確實,類似「切胃」這樣的減肥醫療手段,對身體肯定會帶來一定傷害。這麼做,是不是違背了醫生的職業準則?是不是只為了賺錢?

並不是。

發明並且不斷實踐優化「切胃減肥」,正是醫生在為治病救人而努力。

■ DEPTH

肥胖,是威脅人類壽命的疾病

胖放在人類先祖那裡肯定不是什麼壞事兒,反而瘦是帶著「病字頭」的。

在時刻面臨饑餓威脅的年代,人類跟很多動物一樣,進化出了進食超出身體需要,用脂肪來儲備多餘熱量的能力。胖一點兒就意味著可以在不確定的未來饑饉中多撐一會兒。反正由於食物匱乏,也不會有太胖的情況發生。平均壽命也不長,胖的潛在風險更不會顯露出來。

但是到了今天,人類輕而易舉就能吃飽肚子讓自己胖起來。這種曾經進化的優勢,刻在 DNA 里的脂肪儲存已經成了我們追求更高壽命的健康負擔。

一個標準的體重,絕對不止是審美要求這麼簡單,而是對健康的渴求。

肥胖帶來的中心性體脂增多跟糖尿病、高血壓、心臟病、腦卒中、睡眠呼吸暫停以及許多嚴重影響日常活動能力的慢性疾病相關,還能帶來多種惡性腫瘤的多發……

結果就是:越胖的人活得越短。

肥胖是一種威脅健康的疾病,減肥是治病需要。

■ DEPTH

肥胖人群減重,迫切需要醫學幫助

既然胖起來是人類的天性,對抗這種天性就不太容易。

曾經美國有一個爆火的節目,叫做「超級減肥王」,參賽的肥胖患者在嚴苛的節食和運動安排下,確實在節目期間快速減掉了大量的體重。

但後續的跟進報導發現,他們當中的很多人複胖了,甚至有些人比之前更重。

丹尼·卡希爾曾減掉 239 磅,贏得《超級減肥王》第 8 季冠軍。他在參賽前 430 磅;參賽後 191 磅,後來複胖至 295 磅。

圖片來源:《超級減肥王》

是他們不夠有毅力嗎?還是他們太懶惰?

我們並不能這麼簡單地指責。節目中嚴苛的減肥方式,在實際生活中無法持續,真正的肥胖患者在控制體重上所要應對的壓力和意誌力,超出普通人的想像。

能量攝入低於能量消耗,聽起來是簡單的「管住嘴,邁開腿」,但人體維持體重的這套機製非常強大,抵抗天性要付出百倍的努力。

隨著你的努力,體重下降,一方面身體消耗的熱量減少了,想要吃的比消耗更少越來越難,另一方面身體渴求脂肪的天性根本不會束手就擒,在注意到你的減肥企圖之後,它們會努力分泌各種促進食慾的胃腸肽食慾刺激素(ghrelin),然後還要減少抑製食物攝入的瘦素、肽 YY、膽囊收縮素、胰多肽……

這樣就導致了一個結果:肥胖個體需要比常人還要減少 15% 的熱量攝入才能維持「正常」體重。

能夠通過這些方式成功減肥並一直維持下去的人是少數,努力過但是失敗了更是常態。

對於那些更大體重的人來說,原本在執行運動減肥方面就先天不足,很多運動因為體重過高而執行困難,更加依賴於飲食控制來減肥的難度翻倍增加。

在大體重的巨大健康威脅面前,迫切需要點兒更激進的醫學手段減肥。

一路發展而來的醫學減肥措施,正是為了滿足這些人的需要。這些手段變得越來越微創,而且從單純減少體重到減少體重的同時著眼於改變激素分泌更長期控制體重,已經越來越接近於符合人性的自然減重。

越來越多的肥胖者也因為這些治療而獲益。一項隨訪多年的研究發現,接受減肥手術的這些肥胖者平均壽命比未接受的多了 3 年。不同手術方式的減肥反彈(體重減少小於手術前的 5%)雖然有不同,但最多也只有 50%。

這是減肥手術為肥胖人群帶來的,真實的健康收益。

■ DEPTH

使用技術的人各有目的

但技術本身沒有善惡之分

當然,這一切在今天並不是完美的。

這些醫療手段在無限接近自然,但依然有些問題沒能完全解決。手術方式還是有創傷風險,術後的營養管理也需要耗費精力。水球、水凝膠等方式發明時間較短,是不是也能同樣影響激素平衡還沒有定論,而且並非一次性手段,需要多次治療……

因此,這些手段並不是大眾減肥的首選,只適合於更高肥胖風險的人群。對他們來說,肥胖帶來的健康風險和心理困擾,遠高於減肥手術本身的弊端。

到底胖到什麼程度要去考慮手術醫療手段的干預?國內指南目前是這麼說的:

不可否認的是,有不少不正規的機構,利用身材焦慮的浪潮,讓很多不滿足手術條件的人也做了手術。這不是幫助,而是傷害。這可能也是減肥手術被有些人詬病的原因。

但這不代表醫學減肥技術不應該存在,更不應該指責那些因為飽受肥胖困擾而選擇手術的人。

使用技術的人各有目的,但技術本身沒有善惡之分。

對抗天性通過努力打敗食慾和激素,成功減肥的人,當然值得一個讚。但那些已經做過努力,卻依舊受到肥胖折磨的人,也應該有選擇醫學手段減肥的自由,擁有健康正向的人生。

這正是醫學之美。

希望我們的社會,能夠對身材和審美有更大的包容,不至於讓人被身材焦慮壓迫著,錯誤地選擇本不該做的手術減肥;

也希望我們的社會,對選擇背後的痛苦多一點點理解和體諒,讓真正被肥胖所困的人不要因為「指責」和「羞愧」,錯過可能改變的機會。

本文審核專家:

張 岩 山東大學齊魯醫院 消化內科 主治醫師

參考文獻

[1] Gonzalez A , Hartge P , Cerhan J R , et al. Body-mass index and mortality among 1.46 million white adults.[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0, 363(23):2211-9.

[2] Greenway F L , Aronne L J , Raben A , et al.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of Gelesis100: A Novel Nonsystemic Oral Hydrogel for Weight Loss[J]. Obesity, 2019, 27(suppl 1A).

[3] Karamanakos S N , Vagenas K , Kalfarentzos F , et al. Weight loss, appetite suppression, and changes in fasting and postprandial ghrelin and peptide-YY levels after Roux-en-Y gastric bypass and sleeve gastrectomy: a prospective, double blind study.[J]. Annals of Surgery, 2008, 247(3):401-407.

[4] Leigh Perreault, MD. 肥胖的遺傳作用和病理生理學. UpToDate臨床顧問. 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zh-Hans/obesity-genetic-contribution-and-pathophysiology. (Accessed on Feb 5, 2021).

[5] 王勇, 王存川, 朱曬紅, 等. 中國肥胖及 2 型糖尿病外科治療指南(2019 版)[J]. 中國實用外科雜誌, 2019, 39(04):6-11.

策劃製作

策劃:Eric | 監製:Feidi

製圖:小羊 | 封面圖來源:站酷海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