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一小區施工噪聲汙染住戶獲賠:“我想靜靜”不該成奢望

2021年08月01日07:11

原標題:深圳一小區施工噪聲汙染住戶獲賠:“我想靜靜”不該成奢望

最近,深圳福田一小區內建築施工噪聲汙染引發周邊132名住戶不滿,由此引發噪聲汙染責任糾紛系列案件。7月23日,法院判令施工單位停止侵權並賠償損失,每戶獲賠數千元不等,受到社會廣泛關注。

說起噪聲汙染,不少人都深惡痛絕。生態環境部近日發佈的《中國環境噪聲汙染防治報告》顯示,雖然城市聲環境質量有所改善,但2020年的噪聲投訴仍高達約201.8萬件。有群眾表示,“我想靜靜”訴之無門,噪聲汙染大多時候“管不動”。

我國早在1997年3月份就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噪聲汙染防治法》,環保部門對噪聲汙染的治理力度也在不斷加大,但不可否認,在噪聲汙染防治方面仍存在“真空地帶”。

治理好噪聲汙染,關乎居民的身心健康和幸福感,也考驗著一座城市的治理能力。具體來看,應當從以下幾個方面著力。

首先,噪聲汙染需要更密切的監測,採取更多防治措施。噪聲有施工噪聲、交通噪聲、生活噪聲等,雖然事前預防都有行業標準,但全面的噪聲監測網尚未建立。我國對城市功能區的聲環境監測一年只有4次,區域聲環境、道路交通聲環境監測每年進行一次晝間監測,夜間監測每5年才開展一次。監測頻率低,日常噪聲汙染水平難以準確衡量。如果能將噪聲汙染監測像空氣質量監測一樣常態化,將有利於推進噪聲汙染防治。

其次,需要完善立法,釐清監管職責。社會生活噪聲汙染涉及環保、工商、城管、公安機關等部門,有時難以界定監管職責。因此,要完善相關法律及配套規定,形成製度合力並突破噪聲汙染的治理困境。要明確相關部門職責分工,加強監管職能。對於噪聲汙染的“受害者”,要暢通其維權渠道,降低維權成本。

此外,需要更科學的管理理念。有法可依之後,要通過嚴格執法引導公民自覺遵守。從這個意義上說,深圳這次對違規施工行為開出的“噪聲罰單”釋放出積極信號。當然,治理噪聲擾民,也不能止於開罰單,還需管理者發揮管理智慧,實現科學治理。比如,設計城市發展規劃時合理考慮環境佈局,實現“鬧靜分開”。

“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要加強環境噪聲汙染治理。這是環境噪聲汙染治理有關內容首次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多地已採取具體措施,比如此前上熱搜的“上海推出廣場舞噪聲自動預警系統”。噪聲治理要充分調動公眾積極性,監督利器、法律保障、大眾參與等手段多管齊下。希望“我想靜靜”不再只是奢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