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裡河村自救72小時

2021年08月01日04:06

原標題:小裡河村自救72小時

7月20日早上8點多,62歲的李花英剛下到一樓,就看到水已從大門漫了進來。她隨手搬起兩扇木製門板試圖去堵,沒想到水流一下子大了起來,衝開了門板。樓上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發大水了!”她轉身就跑上了樓。

小區頓時騷亂了起來,左鄰右舍大聲喊著,低樓層的住戶開始往樓上跑,還沒睡醒的男人光著膀子就衝出了家,門都沒顧上關。

雨實在太大了,李花英從沒見過這樣的雨。河南省鞏義市米河鎮已連續3天經受暴雨,李花英記得,當地氣象台“前一天發了好多條預警,說這幾天有連續暴雨”,她沒記得具體的降水量,就記得是個“黃色預警”。

李花英的丈夫在鎮政府的消防隊工作,18日參加鎮上的抗洪搶險後,已經兩天沒回家了。她打電話問丈夫前線的情況,情況並不是很好,匆匆囑咐了幾句,丈夫就掛斷了電話。

她所在的小裡河村位於米河鎮北部,是個典型的山溝,周邊瀏河、汜水河等多條河流都往這裏彙聚。

張峰記得,形勢是一下子嚴峻起來的。他家在小區的二樓,20日早上,家裡的幾個小孩正趴在窗前看雨、玩鬧,他突然聽見小孩說汽車漂起來了。往窗外一看,“地面上像流著一條河”,張峰的妻子形容,“像長江一樣”。

今年4月村里剛鋪好的柏油路已經看不清了,整塊兒整塊兒的瀝青浮在水面上,水越漲越高,十幾分鐘就淹沒了一樓的半層,道路兩側被水衝出的豁口越來越多,“感覺水從四面八方湧來”。

停水、停電、停燃氣、信號中斷幾乎是在同一時刻發生的,忽然間,小裡河村的人發現自己和外界隔絕了。

一開始,王鑫(化名)並不是太緊張,他住在小裡河村中心的位置,遠離村里的主路,加上地勢稍高,洪水的影響有限,“只是雨下得很大,人不敢出門”。

意外發生在20日上午11點多,王鑫聽見“轟”的一聲,樓房前方的山體被衝出一個豁口,水迅速向樓房一側傾倒,兩三分鐘就灌滿了地下室。

這幾年,小裡河村正在進行城中村改造工程,工程的一段就緊鄰著王鑫所住的樓房,在高出地面1米多的山體上築有2米多的圍牆,建築方又在圍牆上加裝了1米多高的藍色鐵皮,水就是從工地裡衝出來的。

王鑫聽見外面有人在喊“水來了,快跑”,還有人大聲問:“誰家的女孩被捲走了?”他沒顧上細聽,因為家在一樓,水很快沿著門縫漫進了家。他妻子有些害怕,想到高層避險,剛把門開出一道縫,大水就衝開了房門,差點將他妻子衝倒,路過的幾位鄰居急忙拉住。

他嚇壞了,當時就決定讓妻子帶著孩子去親戚家避險,自己和母親留下來看護房子、照顧父親,“父親癱瘓在床,哪裡也去不了,我們總不能留下他”。

21歲的吳鈺瑞就是被衝走的那個女孩。目擊者看到,當時她背著書包出門,剛走下樓房的台階,大水就衝破了工地的圍牆,將她打翻,然後捲往地下室。她的父母在外村打工,家裡只有她自己。

後來,村民幫著打撈出她的遺體,女孩的書包里裝著習題冊和火腿腸等食物以及家人的重要證件和重要財物……“她家裡進水了,應該是準備去相熟的鄰居家避險。”目擊村民說。

雨下得實在太大了,小裡河村居民還沒回過神兒,就被大水衝擊得七零八落。

到了21日,雨勢漸小,洪水衝刷過的村子一片狼藉,大量道路損毀,房屋進水,車輛被淹。後來,有一些救援隊從外面趕來,從他們嘴裡,村民才知道受災的具體情況,進村的310國道、中原西路等都被水衝毀,外界救援力量進不來,他們只能先搶通清理道路。

張峰和妻子在雨停後就下了樓,小區里的泥水沒過了膝蓋,兩人攙扶著走出小區。他們此前在樓下的小塊空地上種了些蔬菜,現在準備看看有哪些還能收,儲備點吃的。家裡有5個大人、4個小孩,張峰妻子說:“大人無所謂,得讓小孩有吃的,吃點熱的。”左鄰右舍哪家有富餘的食物互相都會分點,張峰樓上的鄰居家裡備著煤氣罐,他們能借用做點熱菜。

因為信號中斷,李花英的丈夫20日當天回來了一趟,確認了妻子的安全後又匆匆返回了救援現場。兒子原本想接她去村外避險,因為擔心丈夫,李花英決定留下來。拗不過母親,她的兒子只能買些吃的給她留下。

趁著雨勢暫小,村民開始自發地清理道路、排水。丁誌輝和幾個村民一起借了台柴油發電機和水泵,在村里積水嚴重的地方四處跑。這名身高1.75m的退役軍人很熱心,在洪水來時救下了不少村民。

7月21日晚8點01分,鞏義市氣象台繼續發佈暴雨紅色預警信號:預計未來3小時內,鞏義市區及所轄鎮降水量將達到100毫米以上,請注意防範。

也許是因為早有準備,那晚的降雨並沒有給小裡河村帶來更大的破壞。

到了22日,村里的情況穩定了很多。道路基本能通車了,救援隊陸陸續續進了村子,救援物資陸續抵達,米河鎮政府在鎮政府門前,安排誌願者為村民發放方便麵、礦泉水,還佈置了幾處取水點供村民取水。信號在逐漸恢復,村民們開始向鄰村走去,探聽失聯的親友下落……

洪水退去的那天,張峰的妻子忍不住紅了眼眶。這位3個孩子的母親特別擔心洪水突然衝進房屋,帶走她的家人。這幾天每聽說有人被洪水捲走的消息,她都會不自覺顫抖一下。

“害怕嗎?”

“不害怕,家人們都在一起,我們一起熬過了疫情,一定能再熬過洪水。”她說,“如果我們扛過去,一定更好好生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均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8月01日 03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