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專家:塔利班事務上印度沒被邊緣化,而需要“戰略耐心”

2021年07月31日07:12

原標題:印專家:塔利班事務上印度沒被邊緣化,而需要“戰略耐心”

印度《印刷報》近日刊登觀察家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蘇山特薩林(Sushant Sareen)的文章,反駁了“在阿富汗局勢問題上印度被邊緣化”的說法,認為印度不該過早和塔利班接觸,而應該先觀察,需要“戰略耐心”。

印度和阿富汗政府關係密切,經常幫其訓練軍人

文章稱,今年6月初,出現了印度官員在多哈與塔利班接觸的第一個報導。當被要求確認時,印度外交部以典型的模棱兩可的方式回應,只說印度“與各利益相關者保持聯繫”。但幾天后,一名卡塔爾高級官員證實,印度官員確實與塔利班代表進行了接觸。有猜測稱外交部長蘇傑生在多哈會見了塔利班領導人,但印度外交部發言人斷然否認這一說法。事實上,在這些猜測發生後不久,在蘇傑生訪問杜尚別參加上海合作組織阿富汗問題聯絡小組會議期間,印度外交部發言人就非常明確地表明了印度在阿富汗問題上的立場。蘇傑生提出了一個3點路線圖,他說世界“反對通過暴力和武力奪取權力”,“不會使此類行動合法化”。

塔利班武裝人員

作者稱,雖然蘇傑生可能在世界會或不會做什麼的信念上不合時宜,但“世界”或者至少是主要大國和參與者,很可能不會出手阻撓塔利班在阿富汗的奪權。蘇傑生採取的立場表明,他對印度方面與塔利班接觸的問題重新進行了思考。在杜尚別會議之後,目前尚不清楚印度官方是否仍對與塔利班接觸持開放態度。這種重新思考是因為最初的接觸讓印度知道,向塔利班開放並沒有真正的把握,還是因為塔利班對印度有點冷淡,誰也說不準。

印度外長蘇傑生

作者指出,即便如此,在印度,還是有很多人一直主張“即使是捏著鼻子,印度也需要克服對塔利班的反感。”還有人一直在哀歎印度在阿富汗“錯過了公交車”,另一些人則認為印度的安全利益需要適應不斷變化的阿富汗局勢,印度不能繼續受製於“虔誠的情緒”和“政策幻想”。還有一些人讚成與塔利班進行公開接觸,並認為這不僅可以防止對印度的利益帶來損害,還可以“使巴基斯坦與塔利班的關係複雜化”。作者認為,從純粹的現實政治角度來看,所有這些論點都有其可取之處。但是,外交政策是否應該完全喪失所有的體面、道德和原則?誠然,外交不能也不應該教條化,即便如此,還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妥協的。

作者指出,就塔利班而言,既有道德論據也有現實政治論據,要與其保持距離而不與他們打交道,並且事實上表示反對和抵製,直到塔利班證明自己配得上“文明”。作者憤怒地問道,這樣一個“野蠻的政權”會為印度這樣的國家提供什麼偉大的國家利益或安全利益?

作者稱,許多印度戰略分析家一直在迴避印度如何被邊緣化,甚至被孤立於阿富汗未來的權力分配之外。但簡單的事實是,印度從未錯過在阿富汗“值得乘坐的巴士”。作者接著吹噓,印度與阿富汗人而不是阿富汗的某個團體打交道的政策非常成功。在過去的75年里,除了塔利班政權在喀布爾的短暫間歇期也就是1996-2001年,印度一直享有阿富汗人的友誼和善意。

作者認為,如果現在有一群黑暗時代的人(塔利班)叩響喀布爾的大門,讓印度難以保住自己的存在,那麼印度沒有理由恐慌,更不用說改變對喀布爾的政策了。作者建議,不要承認塔利班的任何合法性,直到他們證明值得。在最壞的情況下,印度可能會在阿富汗退居二線。但在這種情況下,印度應該表現出一定的“戰略耐心”,等待事情的好轉。事情總會發生變化,如果塔利班繼續做他們正在做的事情,世界就不能繼續視而不見,而如果塔利班確實發生了變化,那麼印度可以考慮參與進來。與其試圖向塔利班伸出援手並在此過程中玷汙自己的形象,倒不如觀望塔利班如何對待自己的人民,對印度在阿富汗的開發項目的態度,以及是否再次讓阿富汗變成恐怖主義中心,還是兌現了他們所做的“不讓阿富汗的土地被用來對付任何其他國家”的承諾。

作者認為,印度官方在沒有首先評估他們的實地行動的情況下與塔利班接觸,並不是維護印度利益的最佳方式。如果塔利班保持不重建和不改革,印度只會失去而不會從與他們接觸中獲得任何好處。印度不應像許多民主國家(尤其是那些從不厭倦吹噓自由價值觀,並在個人和政治自由上威脅其他民主國家的民主國家)那樣,跟上塔利班的潮流,而應該與阿富汗人民站在一起。 隨著時間的推移,“戰略耐心”將產生自己的紅利。

(編輯:YZS)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